悼六四的中国情与本土结

    发表于     更新于

【时政】南望

六四25周 年,人在香港,又去了维多利亚公园的烛光晚会悼念。我勉强算个六四世代,1989年夏虽未在天安门广场上亲历学潮,终身难忘的六四镇压记忆,却是在神州边 陲的台北烙下。25年回望,如何及为什么悼念六四,不同世代的理解可以差异巨大,台、港两地社会内也迭有争议。两地近年来追悼六四的中国情与本土认同之 辩,尤堪玩味,也让我们得以重新审视自身的六四情怀。

当今大马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