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Jobs
向乐葵选举教育运动
2012年5月11日 傍晚7点56分
428是由下而上的社会运动
尽管传出冲破围栏和集会者暴力等事件,向乐葵选举教育运动组织主席伍世浩指出,428黄绿静坐大集会是一场成功的集会,因为打破513的恐惧,这是自茅草行动后,马来西亚民主运动的成长。

他指出,这场集会也形成由下而上,全民主动出来的社会运动。

他昨晚在由林连玉基金霹雳联委会主办的“诉说你我的故“诉说你我的故事:一起经历的428”分享会上进行分析时如此表示。

他透露,从净选盟在4月4日宣布428后,很多人都自从自发出来,如净选盟妈妈团进行网络联署和印传单,以及很多人自行挂布条和派传单。

他表示,这场集会最重要是人数,无关乎冲不冲破栏杆,只要集会人数达到了,目的也就完成了。

“庭令是不合理和不合法的,我们是可以进入广场的,但是否要进入广场因人而已,我个人认为,既然比赛都赢了,回家就好。”

金融培训讲师陈丽丽表示,她和父母那一代人不同,上一代的华人都不会出来示威,会认为这是人家的事,对这个国家没有归属感。

她说,由于无法再对政府的腐败无视于睹,她毅然决定要上街。

育幼园院长周梓鸣表示,他在709时通过网上看到很多很震撼的画面,就开始酝酿想要上街,直到428的出现。

他说,在网上看过很多有关催泪弹的新闻,真正经历时才知道身体会很辛苦,呼吸会很不自然。

他坦言,虽然事前有准备口罩和盐,但在紧张时刻根本就来不及派不上用场。

独中老师纪瑞芬表示,她对这场集会即期待又怕伤害,她期待大家上街时不会害怕有什么后果,但她也害怕,因为无法预期政府会有什么行动。

她说,她以前上街都不敢向家人提及,上街其实是基本需求,但在两、三年前,上街是很奇怪的事,是不能说的秘密,亲友都会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你。

“独立广场封得一时,封不了一世,人民在追求民主国家的过程中,会被打压一时,但我不相信会被打压一世,只要我们人民有醒觉。”

拉曼大学生李金汶表示,他曾错过226,他不想再错过428,希望能参与在改革的过程中。

他表示,他从苏丹街开始出发,身处该地令他非常感慨,因为无法预知苏丹街在未来的日子是否能保住。

“我们是手无寸铁的人民,却遇到水炮和催泪弹,让我们一把眼泪一把鼻涕。”

他认为,投票不是投给政党或政治人物,是投给我们满意的政策,那才是真正的民主。

家庭主妇叶秀晴出席了向乐葵选举教育运动工作坊后,自动自发为净选盟派传单和举办了一场讲座,并且在讲座上筹获了一笔钱,召集了很多人出席集会。

为了召集更多人出席集会和完成公民责任,长达两个星期,她无法很好地照顾家庭。

她曾在金宝身穿净选盟衣服送花给警察,她的孩子问她为何要如此做,她回答:“妈妈希望警察能成为我们的好朋友,警察应该成为人民的好朋友,可惜现在不是。”

“这是我们的国家,我的孩子将来要活在这里,即使我们去了国外,我们还是马来西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