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Jobs
余德华
2012年7月10日 傍晚6点48分
处理民生课题,何须三催四请
2012年6月25日,新山中华总会永久会员魏保钦以“政治义工”的名义发表了“当地义山的后代子孙究竟还有多少人在边佳兰”的言论后引起当地人的不满,他于7月1日前往边加兰,向边加兰义山联合会致歉。

他也当场献议,协助该联合会向社团注册局注册为合法组织,并向在场人士声称可在数日内解决此事。

魏氏办事神速,三天内,即7月4日,内政部发出的批准信已交递联合会手中。联合会目前还在审核章程,并预计会在不久召开首次会员大会,并依据《社团法令》,正式推举联合会委员。

同一日,马华前柔州行政议员刘文丰通过自身管道,要求联合会发出公函,“要求”马华总会长拿督斯理蔡细历医生介入此课题。

翌日,刘氏复指名联合会主席夏恭亷及一名代表,陪同他会见某州内"高级官员",以商讨义山课题。

联合会要求派出多名委员旁听,惟不获接受,刘氏坚持只有夏氏与一名代表随行。联合会于7月7日晚召开会议,并一致否决此建议,同时,会议中亦决议,夏氏可出席与柔州“高级官员”的会面,惟不得以联合会主席身份承诺任何有关边加兰义山的事宜。

由于夏氏已在早前答应刘氏有关会面,因此,两人于7月8日依据原本行程出发。

惟联合会在过后询问会谈细节时,夏氏不愿透露详情。

前车之鉴

对于边加兰义山课题的上述事态发展,本人表示观望态度。

犹记今年1月份,当《边加兰之子协会》(Persatuan Anak pengerang)获得内政部批准后不久,协会内部出现歧见,该协会主要以争取合理赔偿数额为斗争目标,其副主席卡斯兰阿都拉(Kasran Adbullah)却坚持反对石化计划进驻。

因两者理念不同,318反石化集会前,卡斯兰脱离该协会,并另行成立一个《边加兰居民行动委员会》(Jawatan Kuasa Bertindak Penduduk-penduduk Pengerang)。

同理,魏保钦对边加兰义山课题立场上的“急转弯”,以及对义山联合会合法化的积极协助、内政部的“火速”配合、刘文丰的突然介入等事件发展,其耐人寻味之处,无疑令当地居民颇多议论。

处理民生课题,何须邀请?


针对联合会被要求向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发出公函,“希望”蔡氏协助介入义山课题之事,本人表示遗憾。

本人认为,此举毫不必要,对义山祖坟后裔而言,亦不恭敬。须知,民生事务是从政者的份内事,有诚意者,何须三催四请?

再者,边加兰义山课题非地方性课题,边加兰自救联盟上个月25日在国会召开的记者会,也被各大电视及平面媒体所导报;另外,边加兰属国阵堡垒区,居民以马华党员居多。其区会秘书丁乃忠甚至对本人提及,已多次要求马华中央回应,但未获下文。

居于上述两点,为何马华中央由始至终,未对边加兰课题表态?甚至需要联合会发出公函请求蔡氏“关注”此事?

因此,需对此课题交代的不是联合会,反而是身为联邦政府和柔政府决策者的马华。

注:作者余德华是峇吉里国会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