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鹰收购案掀垦殖民不满
路透社指纳吉或后院着火

发表于     更新于

联邦土地发展局备受丑闻缠身后,首相纳吉不久前撤换舵手。外国媒体认为,如今马来腹地已生民怨,或会影响纳吉的领导地位及大选盘算。

《路透社》指出,联土局乃纳吉父亲,即第二任首相拉萨的政治产物。其主要职责在于照顾垦殖民,使他们通过种植油棕,提高经济地位。

全国222个国会议席中,垦殖民为主的选区至少有54个,因此他们向来是国阵政府在的选举铁票部队。当城市马来人目前大多数背向巫统与国阵之际,垦殖民的举足轻重地位更加地彰显。

不过,联土局与旗下的全球创投公司(FGV)却百病丛生,面对管理不当甚至贪腐滥权的指控,其中最新的案例就是印尼飞鹰种植公司的收购案。

拉菲兹深入垦殖区演讲

如今,在野党凭借这些争议进军巫统堡垒,力图逆转垦殖民的支持对象,开拓政治版图。

《路透社》报道,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见图)本星期天(8日)赴霹雳州宋溪演讲。这个地方原本是个开矿小镇,但如今的经济活动主要在油棕和橡胶业。

拉菲兹向现场约300名出席者喊道,“我们将撤换我们的首相和政府。”此言,获得热烈回响。

“联土局债台高筑……政府将拿垦殖民的钱来还债。如果我们不制止之,我们的下一代也要背负这些债务。”

“为何我们挣扎求存?”

当地一名64岁的垦殖民卡立里(Khalili Kasim)向《路透社》表示,联土局不应该花钱收购飞鹰公司,反之应该把钱用在提供垦殖民房屋贷款或教育援助。

“有地者应该是有钱的,但是为何我们部分人仍旧挣扎求存,同时活在贫穷线以下?”

环球创投在去年6月献议以6亿8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印尼飞鹰种植公司的37%股权。不过,此事遭遇包括股东公积金局在内的激烈抗议,认为出价过高,最终告吹。

同年12月23日,收购案再度复活,只是改由联土局出价5亿540万美元(约22亿6000万令吉,每股580印尼盾),献议收购飞鹰37%股权。

这次收购同样面对反对声浪,其中包括联昌国际银行集团主席兼首相纳吉胞弟纳西尔。他质疑联土局以173%溢价收购飞鹰实有不妥,呼吁联土局出面交代。此后,拉菲兹更报案要求警方调查联土局管理层是否渎职。

而纳吉上周突然宣布由巫统新山国会议员沙里尔接掌联土局,取代任期届满的原任主席依沙。不过,后者仍维持FGV主席的职位。

半数人会转投在野党?

垦殖民之子协会主席玛兹兰(Mazlan Aliman,见图)表示,过去,巫统在大选所向无敌,因为它牢牢地掌握落在垦殖民地区的54个国会议席。

他估计,若飞鹰收购计划通过,则他直属家人和亲友当中,将有半数会在选举时转投在野党。

“如果此事发生,则国阵将在下届大选吃败仗。”

《路透社》表示,在野党过去不断追击一马公司丑闻,但是这种看似复杂而遥远的课题,无法挑起垦殖民的兴趣,反之,这次“切身”的飞鹰收购案,加上环球创投疲弱不振的股价,导致垦殖民开始心生不满。

虽然第14届大选要到2018年才必须举行,但政府消息告诉《路透社》,纳吉可能会提早大选,而时间可能落在今年下半年。

独立民调中心主任依布拉欣苏菲安(Ibrahim Suffian)表示,只要巫统能在大选之前设法灭火,说服选民,则飞鹰收购案的政治冲击就能消弭。

惟他补充,“但这事情还未完结,后续依然有来。”

当今大马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