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吉特是林吉祥的堂哥

    发表于     更新于

学术之道和蒙混过关,两者之间,往往颇有不少雷同之处。《李天命的思考艺术》揭示:“学术研究通常需要引介术语,蒙混过关则往往需要玩弄术语。”长话短说,总之,术语是学术的工具,也是蒙混的面具。

李天命博士跟着在这一本n年长销的经典之作,做出这般解释:“蒙混的伎俩之一,就是有理论时就讲理论,有数据时就讲数据,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就用术语去唬人。”

旅游部祭出一堆专业术语

NONE 风风火火的180万架设面子书专页晋入2.0版,引起天下和 内阁 “高度重视”之后,部长和旅游部后来发布的声明,碰巧的是,不但兼有理论和数据,而且不得不开始祭出一堆佶屈聱牙,不知所云的专业术语。

但是,你不能因此一味抨击专页的游戏不好看;先听一听部长所言,确有两、三分 道理 :“但谁知道,参与这个游戏的网民已数万人,我们不能单凭主观的设想,应该从数据来判断。”

黄燕燕辩称自己不是专家

何况,据报道称:180万的部分乃是用作“软体执照(software licensing)、开发硬体(dedicated hardware deployment)、伺服机费用(application server engine)及管理资料库(collection and management of database)”。

燕燕姐,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嘛?《当今大马》 报道 ,旅游部长黄燕燕医生在记者会上听了这道问题后说:“让我告诉你,我不会回答,因为我不是专家。你是否专家?当我们不清楚一件事情时,就无法澄清。”

不懂却要签下180万开支

Correct x3。当我们不清楚一件事情时,就无法澄清。当医生不知道是否是流泪是因为感冒,还是感动,他怎么下药呢?但是,病人看到账单就应该知道:如果药单多达马币1800000,那一定肯定不是普通感冒。

ng yen yen pc parliament 160611 03 但是,这么一提,既然部长本省其实搞不清楚什么是什么,当初为何公然签下180万的开支?这样关键的一刻,为何不能尝试google一下,明白实际的状况之后,才能见客?

Wiki上的解释,多着是。 这里 那里 ,都是。Application Server呢,当然 也有 。倒是collection and management of database,有些晦涩,像是术语又不像是;浅见猜想,这里可能是指资料的搜集和管理,而不是信息库的意思。

这一些,都不是问题。对一个马来西亚的市井小民还是天下的网络草民,谁会在意旅游部采购的那一台伺服机硬体,这些年月是和外人同房,还是个人dedicated地睡在一张属于自己的单人床呢?

整个过程疏漏之处不胜枚举

问题在于,从这般的回应,我们可以推想,整个过程疏漏的地方,其实不胜枚举;因为部长不是专家,所以习惯把一部分的部门作业 外包 (outsourcing),结果我们看到第二家园官网中文版的彻底狗屁不通:

“字母i.申请人年龄低于50岁必须证明流动资产价值至少令吉,000和离岸收入10000林吉特每月。”

林吉特与林吉祥是否兄弟?

chinese translation error my 2nd home 150611 小事,小事。因为我也不是专家,所以我再三细读,总是读不懂。什么?你也一样读不懂。毋庸置疑,显然的,你的水准和我一样。不必装模作样了,你也不是专家!

说真的,就是像南非Huddlemind Labs戴夫杜阿特(Dave Duarte)这样的 专家 ,恐怕也不能告诉我们“林吉特”是不是林吉祥一父一母、一父异母、异父一母、异父异母,人在海外的堂哥了。

大家联想翩翩之余,自能体谅部长的为难和难为之处:当一个不是专家的部长,到来处理专家的本行,结果“文字内容与真正意思有可能出现 落差 ,那是无可避免的事情”。除了对着林吉特苦笑,林吉祥还能怎样?

当今大马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