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共产党”标签该休矣!

发表于  |  更新于

在冷战时期,若政府指明你是“共产党”或“共产党同情者”,你就倒大霉了。内安法令“名正言顺”伺候你!遗憾的是,1989年马来亚共产党签署了合艾条约,宣布放弃武装斗争,卸甲归田,可有些人甚至连家都不能回(只因陈平等是华裔,所以十恶不赦?)。东马的砂共(又名北加里曼丹共产党)亦在1990年同意解散,马来西亚的共产党正式走入历史,再大的胆也没人敢拿起枪支搞“共产主义革命”了吧?

“共党”标签转嫁反对者身上

然而,国阵已无牌可使,所以内安法令、警察法令等从共产党转嫁到异议者和在野党支持者身上,甚至不愿将扣在他人头上的“共产党”标签拔掉。行动党便是最佳的例子,这个奉行中间偏左的政党,约定俗成下被抹黑为“共产党”,莫须有为“反马来人、反回教”等。随着人民党自1989年删除了“科学社会主义”,又有部分人并入公正党,真实意义上的左翼政党已销声匿迹。但2008年后,新型的左翼势力复兴,那就是社会主义党。

社会主义党,党如其名,是左翼政党。就算他挂马克思头像,穿格瓦拉衣衫,也没啥大不了的。他们“反资本主义”、“反全球化”,热衷于街头运动、扶贫济穷,是基于意识形态使然,乃是左翼政党的特色。既然马共已解散,陈平、拉昔迈丁等即走入历史,社会主义党还原历史,给予马共在历史上客观的评价,为反殖民主义战士平反,何罪之有?不过,在国阵法西斯政府的威权统治下,在国阵“伪史观”的洗脑之下,歌颂马共等同于反国家、反马来人,孰不知仅是意识形态冲突,各自都打着“爱国主义”旗号而已。

努力制造“共产党同情者”

近来净选盟2.0大集会反应热烈,国阵以逮捕一批左翼分子为由,借题发挥,把“共产党复辟”为主题,把净选盟和在野党等打成“共产党同情者”。再经由亲国阵的极右种族主义者的煽风点火,连行动党也无故遭殃,由于行动党在民联里的角色举足轻重,国阵惟有玩弄土著的种族情绪,继续把莫须有的“华人沙文主义”、“共产党”等黑帽子夸大,把行动党批得体无完肤,把非土著都诬蔑为“共产党同情者”。看来马共不管有无投降,“共产党”标签惟恐永远都不会消失似的,非但使国阵的种族政治更嚣张,非土著国民在这片土地上也永无宁日。

日前,砂行动党马拉端议员指国阵达雅领袖忽略达雅群体时,竟然被抨击“共产党谋害达雅领袖与无辜百姓”,将风牛马不相及的事一块牵扯,是国阵议员的特色之一,无理取闹是其次。国阵议员指的明显非马共,亦非砂共,而是行动党;接而引起行动党议员的不满而集体离席,是情有可原的,当你被侮蔑成“杀害达雅领袖和凌辱达雅百姓”时,行动党议员没有理由不生气。一、行动党的理念和共产党差十万八千里;二、行动党1978年东渡砂州,砂共已进入衰歇状态,更不可能亲共通敌;三、行动党没有“杀害达雅领袖和无辜百姓”,砂副首长严重诽谤他党与其代议士。

“为什么我提到共产党,你们就那么敏感?”,砂副首长问道。当你被严重侮辱、为民请命却无故被扣上“共产党”黑帽时,你会否不敏感?如果我说人联党以前也是“共产党同情者”,国阵友党议员和人联党议员有何感受?然而,我说的是真人真事,若按照早期人联党的情形来看,他们无异于西马的社会主义阵线,一个被国阵定格为“共产党同情者”的左翼政党联盟。

人联党被掴醒了吗?

人联党在草创时期是反殖反帝的强势在野党,我们应当分清的是,共产党搞的是武装斗争,用武力推翻现有政权,主导思想是马列毛主义;左翼政党走民主斗争路线,遵循的是议会民主和选举制度,不是所谓“共产党”。砂副首长查布已非第一次羞辱行动党,翻查新闻档案,查布于2010年在陈平归国的课题上,已搬出伊班人被共产党杀害之言论,直指行动党是“共产党”。

砂共最初于1963年成立时名为“砂共产主义组织”,1971年创建北加里曼丹共产党,进行反英反马、北加独立的武装斗争。砂共领袖文铭权和黄纪作在参与武装斗争之前,就是人联党的领导人之一,砂副首长无疑是赏人联党耳光,重重地、狠狠地掴了人联党一大巴掌,也往国阵议员的脸上扫了一巴掌。

人联党早期是多元左翼政党,不乏伊班人党员,在60年代如同社阵,都被国阵政府指责和马共、砂共有暧昧关系,左翼分子大量被镇压和逮捕,抛头颅、洒热血者大有人在,这是人联党一部可歌可泣的斗争史,是该党最值得歌颂的地方,和当今投机买办的人联党差远了。人联党的成就始于1969年大选,也始于1970年加入国阵,随后逐渐淡化意识形态,连社会主义的影子都淡然无存了。而砂共在鼎盛时期有上千人之多,在砂州各地零星展开武装斗争,但随着人联党入阁停止援助和不敌政府军的重炮袭击,死伤惨重;黄纪作率众(75%)于1974年谈判招降(斯里阿曼行动),仅剩下的洪楚庭一支(25%)继续战斗。

多元政党在国阵名存实亡

可恶的是,国阵将东西马共产党“种族化”,随意纂改历史,加油添酱,只要是为共党说话者,都属“共产党同情者”,都“反国家、反君主、反马来人、反回教”。凡事都有前后、单反两面,砂副首长说“共产党分子杀害达雅领袖和无辜百姓”、“华人、马来人、伊班人都受到共产党威胁”,但无可否认砂共里也有为数不少的土著同志。马共不仅有华裔,还有马来回教徒所组成的第10支队,而事实不是被官方掩盖,便是大加抹黑,将马来共产党员指为“叛徒”或“被华人利用”。

在砂共游击队也不例外,据说第三支队就有为数不少的伊班人战士。在众多游击队员招降后重组的过程中,砂共伊班人领袖乌邦更于1977年被委任为副司令。共产党如同左翼政党,是超越族群和宗教的,不能一概而论。当然,国阵政府会声称“某某族被某某族”利用,“某某党美其名多元,其实多数是某某族”、或“某某族大团结”、“某族制某族”等,完全忽略了多元种族政党在我国民主进程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及贡献;相反地,国阵只是个拼命玩弄种族情绪,实行种族分治和不惜为个人与家族利益牺牲的政党,美其名称“种族英雄”、“族群代表”,不仅危害了大马人的思维,也阻碍了大马国族的确立与族群间的团结。

多元政党在国阵内已名存失望,人民进步党和民政党的式微,源自于国阵种族政治的逼迫,他们既不是马华、国大党,却自比为华裔、印裔的代表,无疑是为了博取选票而自我贬低、自甘堕落。人联党亦不例外,从早期极力主张多元到“不投我,华社没有副部长、华人没有代表”等言论来看,诸如此类怪奇现象。伊班人和达雅人散播在国阵各政党,和民联各友党,也没人提出“伊班制伊班”;因此,查布的“伊班人被杀害”根本无法掩盖史实,毕竟伊班人不是国阵的产物,伊班人有人加入政府军,也有人曾加入砂共的斗争;伊班人更有人加入在野党,阿弗烈查布你这土保党的伊班人代议士凭什么胡说八道、篡改历史并污蔑行动党议员?

砂行动党代议士尊严受辱

行动党代议士集体离席是对查布侮辱行动党的反应,并非行动党对共产党敏感,更非行动党“不同情伊班族群”、行动党“没良心”。三名公正党员好无动静乃是事不关己,并非他们不随同行动党杯葛砂副首长的言论,若查布想试试,不妨讥讽公正党是“共产党同情者”、“公正党不同情伊班族群”等,看看三位公正党里的两位土著代议士有何反应?这是尊严受辱的问题。只因行动党议员皆为华裔,所以查布可以任意污蔑他人或某族群是“共产党”,抹黑他人政党是“共产党”,以便能刻意掩饰掉国阵统治下,达雅族与砂州原住民长期受到欺瞒、压迫和忽略的真相,更表露出国阵达雅族代议士的懦弱无能。

砂州选中,砂土著已经由选票严重警告国阵,他们长期备受的耻辱已忍无可忍,贪污腐败、夺人田地、滥伐树林等真相现已大白。国阵就尽量去炒作“共产党复辟”吧,社会主义党是“共产党”、净选盟2.0是“共产党”、行动党是“共产党”,只要是反对国阵贪污腐败、朋党裙带、以公谋私、滥用权力、嚣张霸道、反民主反人民“功绩”的人们都被比喻成“共产党”吧!

国阵是个不求长进、毫无新意、严重退步的种族主义集团,他们试着把反对者都一杆打翻成“共产党”,孰不知东西马共产党都寿终正寝、都缴械投降了,国阵现今所指的是什么样式的“共产党”?国阵自己的所作所为不正是变质的“共产党”的所作所为吗?国阵害怕“共产党”,因为他们心里有鬼,所以内安法令、警察法令、印刷法令、煽动法令、机密法令等无处不在,若人民各个都是被逼到墙角,乃是凶神恶煞的“共产党员”,国阵法西斯政府早已休矣!

注:作者部落格

http://anti-generationism.blogspot.com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