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反击扭曲709的伪命题

求真  |  发表于  |  更新于

今天许多没有参加709游行的朋友都有话说,在民主社会这是一个非常正常的事。709后我透过网络媒体、平面媒体、社交网媒及与人交谈中发现,还是有许多没有人在现场的荒谬言辞。人在现场的我尝试从各种实事求是的“角度”(这肯定比蔡细历的信口雌黄的“角度论”)更加踏实及最有说服力了。

 

一、否认网络媒体与社交网媒的照片与录影

 

网络媒体怎么寻找那么听话的镇暴队、催泪弹、水炮车、大队的制服警察作为我们这些公民媒体的布景与临时演员?而且许多照片及录像都是第一时间上传youtube及facebook或博客等等的。这一题说明了许多人连基本的普通常识都没有啊。

 

二、人数不上5000还是6000说

 

我个人就从熟悉的苏丹街出发,在空旷的大街上,我们来回奔走,凝聚了数千人后我们就与Kota Raya对面的人群配合(如果没有错误,他们应该是一早就守候在中央艺术中心Pasar Seni出发的),从这里我们看到的人群已经过万,再看富都车站左右两面,天桥上面大街上都布满了人群,如果没有相片录影,你可能说凭空想象,凭空捏造。

但是认真的问自己,当市中心都被四面八方的警力封锁,街道上的商店都完全停止营业及车辆都完全不能开往市中心的状态下,还有多少闲人呢?在图文并茂及实地录像之下,除非是眼睛瞎的,大概都不会质疑人数少过数万的。更何况我还没有列举数千被包围在独立体育馆的人群及许多冲破重围在回教堂集合的群众呢。

 

最可笑的是,利用封城与恐吓以非法集会罪名提控群众等等措施,都再在说明了国阵政府不惜利用强暴公权利来减少集会人数。然后,就在大游行后迫不及待地宣布人数只有数千人,这种此地无银的心态正好说明,国阵政府放弃以理性听取不同的意见,却以掩耳盗铃的心态来掩饰人民对公正选举的强烈诉求。

 

三、人群受雇佣说

 

在711的时候,我在一家商店看到中国报说人数只有5000到6000,我随口问了老板娘说,你认为有多少人?她说不知道,应该报章的报道不假。

我说,我人在现场,现场人数密密麻麻,还有许多马来群众挡在水炮车与催泪弹前保护游行民众。她借题发挥说这些人是收到几百元才来的吧,我说吃饱没事干,为了区区的数百元来让布满警力的对付?

而且事实无法否认,许多现场的集会者都受了伤包括反对党领袖等等。国阵大力反对示威游行的怎么可能与群众配合演苦肉戏?真正的问题是,那些没有在现场的人不负责任的凭空想象,歪曲事实胡言乱语。

 

四、示威导致商家大损失说

 

709我们看到整个市中心如一座死城,但是是谁有权利封路封城,让市内的商家不能正常营业?另外,是否大多数商人都认为国家不应该有和平集会以为国家民主与选举公正游行?必须强调现在的商人不是50、60年代的商人,只看到眼前的小利就以为稳定压倒一切(人民的权利)。

现在的商人会思考腐败的制度源自不公平的选举,他们当然也会支持干净与公平的选举的。不然为什么每一次大选只有少数党员的反对党能够在市中心以数万选票中选,特别是2008年的大选,为什么反对党可以囊获差不多直辖区全部的国会议席,难道当中没有商人的大力支持吗?

希望那些以商人受损失论调的国阵领袖或其朋党,不要以为商人都是好像他们那样的鼠目寸光,否则以后干净选举运动成功后他们就必须再教育了(他们的家人、朋友、好友都可能是他们的老师)。

 

五、示威导致动乱说

 

没有在现场的朋友或国阵动乱说者,最喜欢天马行空,把集会人群视为不成熟的暴民。那些没有机会到现场“观察”的人应该上youtube或google上面搜索bersih rally,看看是否自己太天真,太不负责任了呢?

 

人在现场,经历了至少三次催泪弹的直接伤害。我没有看到太多的慌张与暴力相向,反之我看到公民的冷静、忍耐、纪律、团结互助。在我被催泪弹洗礼眼睛时,本能的向后退,旁边听到YB颜贝倪说,你ok吗?用清水冲洗眼睛后,旁边戴上标志的医护人员递来酸柑滴在我的面巾上教我放在鼻子下面呼吸,果然就不再感到催泪弹强烈的呛味了。许多身边的不认识的朋友都纷纷把盐巴、清水递给他们身边的朋友,这哪是不顾别人逃生的场景呢?这就是活生生的真正马来西亚人的团结互助。没有太多埋怨,只有鼓励和打气。

 

第二次在富都车站对面面对催泪弹的时候,因为清水也撒完了我们逃向后山坡的时候,还看到一些回教徒把一些纸皮与毛巾铺在路上旁若无人的跪下祈祷。因为眼睛太呛无法拍下这和平对抗的一幕,但是这一幕深深地震撼了我的心灵。暴政只能逞一时之勇,但是人内心对公义、公正的诉求却是永恒不变的。

试问那些大放厥词——示威动乱说的是否摸摸良心,自己公然撒谎及歪曲事实心里有平安吗?如果换着是他们面对这样的催泪弹、水炮车、当街被群警殴打,他们不会愤怒吗?他们不会反省谁才是真正的爱国者吗?

 

第三次面对催泪弹的攻击,那时候我们在被迫离开独立体育馆范围(苏丹街尾)只好转移到市中心,在Ampang路的大道上站得坐的都井然有序的听哈达博士与蔡锐明先生在没有扩音器的辅助之下演讲。

后来镇暴队终于在人烟远处发射催泪弹,我看到一些马来群众开始呕吐、咳嗽一大片,我递上哪滴上酸柑汁的面巾与大瓶的(在唯一有开门的几间商店买来的珍贵的)矿泉水给他们冲洗眼睛。休息了一阵,我提醒那些还在走廊的朋友继续前进。

其实从苏丹街走到安邦路,谁不累呢,但是为了完成最多人数聚集的使命,我们必须咬紧牙关继续前行。就这样我们终于和在安邦大道就是国家橡胶局大厦对面的马路上与带头从富都车站带头挺近的哈达博士队伍汇合。这时候已经凝聚成千上万的人,我还看到一些拄着拐杖的公民朋友及各族的朋友都轻松地走着。

在KLCC前面我们再度被镇暴队攻击,为了躲避我们开始靠近KLCC购物中心,有些商店纷纷拉下铁门,我们有些朋友告诉工作人员不要怕,我们是和平的(we are peace)在这里疲惫的我们开始寻找一些地方坐下,开始讨论这次集会游行的点点滴滴。

有人说净选盟尤其是安美嘉不应该选择体育馆,应该坚持街道。但是当我们疲惫的身躯却喜悦的意志分析后发觉这都是应对可能面对叛君指控的方法,无论如何公民的醒觉、大多数人(数万或更多)都冲出了封城与各类恐吓的阴影用和平与坚定的意志为国家民主进程刷新纪录。

 

值得一提的是,我在柔佛与马六甲的网友(回来他们也纷纷写下了人在现场的纪录)都纷纷地在封城后赶到酒店会合,这种精神哪是什么闹动乱可以解释的。别忘了我们大家都手无寸铁,有的只有对国家的责任感与对人民的托付感。当我从709回来后朋友都说我们是英雄,我淡淡的说,只要我们告诉更多人真相国家的腐败才能被民主改革掉。

六、乱来的正义说

 

有这样的人,他们为了保护自己的饭碗或既得利益,不惜出卖良知歪曲事实。我必须强调参与这场和平大集会(或者有人喜欢说示威也罢),都是因着对国家的困局、人民的困苦、制度的腐败的理解后怀着爱国爱民的良知来面对许多的困难包括可能面对死亡(这里不再细数因由,大家可以参考许多709的人在现场或更多的相关文章)的后果毅然用双脚走出国家的选举改革与和平集会的见证。

那些没有良心的所谓乱来的正义是昧着良心,袖手旁观的小人,他们在民主历史的史册上只能被列为“闲人”。我不想老套的说如果警方没有施暴,我们就不会受伤这些说辞。我要强调的是人在现场,我对每一个出席者都有着无限的感激与尊重。因为我们凝聚成为街头抗争的和平与成熟的美景。

709那一天。我们言行一致地共同谱写正义必胜的坚定信念。那些没有出席游行的朋友也有许多默默为我们祷告的、工作缘故不能参与的、各种原因不能出席的,我们都希望大家把这美丽动人——处在民主进程临界点的709的故事告诉更多人。他们可能是您的亲友、同事、教友、弟兄姐妹、兄弟姐妹、家人、双亲等等。让我们以实事求是的精神告诉那些还来不及参与的朋友,让那些有机会接受民主教育洗礼的朋友在不需要经历水炮车、催泪弹与暴政围剿的特殊经历里也能分担公民改革国家命运的重任。

 

只有越来越多人了解真相与选择站在公正的“角度”(不是蔡细历的角度)看待国家正义的必要性与人民共同命运的关系,才会有力地反击那些在民主进程里做“闲人”的言论与毒瘤。国家要进步就必须人民先自我醒觉,人民要体会公民权力(empowerment)就要接受公民通识教育,以成为负责任的真正的公民,成为国家真正的主人,您的决定非常重要。

 

后709让我们穿出漂亮及意义深长的黄色衣服,让全国人民都再次被提醒干净选举的八项诉求,只是要确保公正的选举,让人民以和平及民主的精神参与革除国家千疮百孔的贪污滥权,让真正的和平与全民的团结互助在马来西亚的土地上发光!

注:作者部落格 http://2thepplwaywp.blogspot.com/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