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辩论不中用,落实改革才重要

Andros Toh  |  发表于  |  更新于

马华党选终于提名了。这次的党选也印证了之前政治评论员所预测的,这是马华建党以来最激烈的党选。激烈的程度,源于308大选后马华经历有史以来的大败后,党内领袖都大举改革旗帜来逐鹿中原。提名过后,形势不但没见明朗,反而陷入扑朔迷离的迷雾中。

总会长之战,由马华当红炸子鸡翁诗杰对垒过气部长蔡锐明。翁诗杰是马华近年来一个异数。作为一个不听话的孩子,在马华这种家长式的圈子内还没有被最高领导层斗倒,当中的功夫就足以令人对他刮目相看。三年的副总会长,在他身上我们依然看到马青的热血愤慨精神,对许多话题颜面不改的鞭策,一改马华一路来唯唯诺诺的形象。

可以这么说,从2001年南洋报业收购事件过后,在华社心目中,马华唯有翁诗杰可以付托,民间草根人民认识翁诗杰的,应该还多过认识黄家定和马华。顶着雪州唯一幸存的华裔国会议员的光环和鲜明的形象,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出征龙头宝座。

蔡锐明曾经是马华的资深部长,在9年卫生部长任期中算略有表现,不过不失。当年两人同属b队,不料今日竟在沙场上兵戎相见,政治之善变可见一斑。竞选的高潮,当属原定这个星期三的辩论,不过由于翁诗杰公务在身未克出席,辩论唯有改为论坛。很多人对翁诗杰的缺席视为逃避,其实翁诗杰乃马华第一辩手,本身和对手有过几场经典的辩论。第一场经典辩论,是1991年在雪華堂舉行的政治寄生虫辩论,对垒时任社青团团长,现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题目为“马华和行动党,谁是政治寄生虫”,那时翁诗杰才初出茅庐,林冠英却有不凡的政治历练,本来无论如何说都不是一个同等级的对手。无奈时任马华马青的领袖们坚拒不出,唯有让翁诗杰挑大梁。翁诗杰也不负众望,没有把马华的颜面给丢了,至于谁胜谁负,历史自有公论。

接下来,翁诗杰俨然就是马华辩论的代言人。几场脍炙人口的辩论赛,包括哗FM停播前最后一晚,再次邀到翁诗杰和林冠英上电台辩论,作为封麦前最后的高潮,还有就是风云巨辩,伙同魏家祥对垒倪可敏和邓章钦,都证明了翁诗杰辩才无碍。过去的记录证明,翁诗杰从来就不曾抗拒辩论。

这次的缺席是由于公务在身。对于坊间流传翁诗杰没有勇气面对对手,我们不妨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如果总会长候选人为了自己的仕途而牺牲公务,把自己的责任交给副手,这又算不算一个负责任的领导人呢?如果翁诗杰这么做,就等于树立歪风,因私忘公。作为部长和执政党可能未来掌陀人,这样的一个做法如何取得华社的信心。党选涉及的是个人事务,成败荣辱都只系于己身,但是部长的公务,涉及的就是全国人的切身利益,孰轻孰重自然一目了然。

其实,辩与不辩,只不过是形式上问题而已。总会长候选人自推出各自的竞选宣言后,双方都没有太多的着墨在如何落实其竞选宣言上,反而不断就一些流言、黑函和不确实的数据在不停的争执,原本应该是主角的竞选宣言和政改方案,竟然沦落到配角的身份,那更不用冀望候选人可以实际地谈谈起政纲落实方案。竞选宣言固然重要,但是如果候选人没有诚意谈如何落实,那么就算是在辩论会上,那也不能起到什么作用,同样的,宣言就只剩下宣传的价值,并不能对国家、政党、人民的前景起到革新的作用。

星期二的第一场署理总会长辩论,就恰恰应验了上述论点。辩论里面的其中一个主角,并没有好好的把自己的宣言和落实方案向广大的听众叙述,反而不断引用一些无关痛痒的生活例子来含糊过去对手的提问,这不是把整个难得的辩论糟蹋了么?所以说,如果有诚意的向本身正当党员叙述政纲,也不一定要等到辩论会啊。

人民在308大选后已经给了广大的政治人物一个讯号——改变!同样的,广大的马华基层党员也在这个转捩点发出变革的声音,希望看到马华千仓百孔的党务和问政系统可以顺应时代改变,迈向卓越问政的健康道路。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