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528南洋报变事件5周年纪念到来之际,《当今大马》独家专访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是令新闻工作者振奋的事情。专访一开始,马哈迪医生劈头就说:“一些访问的问题我是不会回答的。我不喜欢《当今大马》,它曾经对我作出很多严厉的批判。”

这样的开头,真有意思。《当今大马》的负责人们不曾忘记在马哈迪当权时,他们的记者不被允许进入巫统的最高理事会会议场所进行采访。他们也不曾忘记马哈迪在任时,警方如何突袭搜查《当今大马》的办事处并扣押他们的电脑。在这样的背景之下,马哈迪如果摆出喜欢他们的样子,那才是假得很呢!

首相阿都拉要听真话,但是这么久以来,我们听官场的声音,很少听到什么真话,相形之下,马哈迪这一句“我不喜欢《当今大马》”,是一百巴仙的真话。这句话听在《当今大马》支持者耳里,觉得舒服,因为不喜欢又接受其专访,正是对《当今大马》的影响力和地位的肯定;听在痛恨《当今大马》者的耳里,也很舒服,因为这表示马哈迪和他们一样,都不喜欢《当今大马》。这样就提高了他们不喜欢《当今大马》的合理性。

一个一路来不曾喜欢《当今大马》的强势前首相,或者可以说是曾经打压过《当今大马》的当权者,现在愿意接受《当今大马》的专访,而且是很坦率的回答了所有的问题,对那些谆谆善诱其党同志和职员不要接触《当今大马》的政客和大人先生们来说,也许会感到不屑,视为不过是专访了一个过气的政客,没什么大不了。但是,对争取新闻自由的朋友们来说,其意义在于告诉所有依附新闻媒体的政治人物和商贾,以及新闻工作者本身,媒体是活的,世间事物是会转化的,最终是朝进步方向行进,期间会有垄断、打压和各种破坏,但这些局限都是可以被打破的。

《当今大马》坚持了六年,才有今天的成绩,使不曾喜欢它的前首相愿意接受其专访。这是叫人心感欣慰的。这不是说凭马哈迪的接受专访就能够奠定《当今大马》的地位,而是这个专访可以用以说明一种改变,是一个媒体从弱转强,从小变大的过程中所取得的成绩。我们希望《当今大马》接下来会有更多更好的成绩摆出来,让打压者收手,让不坏好意者死心,让不知情者知道有这种在封锁中突围的媒体的存在。

5月3日世界新闻自由日当天,许多媒体都堂堂皇皇的表白了他们要争取新闻自由的心迹。现在他们看到马哈迪医生接受《当今大马》的专访,应该替《当今大马》、替新闻界,当然也替他们自己感到高兴。我建议那些有心要争取新闻自由的媒体,能够把《当今大马》专访马哈迪医生的内容加以报导,甚至情商转载,让国人知道这个不曾喜欢《当今大马》的前首相对新闻自由有了新的看法。表面上看,这是替《当今大马》作宣传,其实,视为我国媒体争取新闻自由的一点进步,亦无不可。

为迎合读者的知情权,媒体之间互相引述对方的新闻和评论,应该受到鼓励。新闻工作者应该有更大的胸怀,勇敢面对同业的竞争。同业之间有竞争,私下却可以保持一种朋友协作的关系。不要成为报霸,一看到竞争者出现,就要不择手段加以围堵消灭,令人不齿。我看《当今大马》专访马哈迪医生,除了专访的内容,专访本身就具有新闻价值。我希望其他媒体敞开胸怀,报导这则新闻界里的新闻。

读《当今》,掌握时政脉动

《当今大马》誓言说真话,监督当权者,捍卫公义。我们没有政要商贾撑腰,不受政治或广告商宰制,唯一的老板就是你——人民。

在新闻自由路上,我们需要你的加入与陪伴。你的订阅,让独立媒体走得更远。

点击阅读作者
的其他作品
阅读更多相关内容 :
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