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非种族路线国阵党建议遭拒绝<br>杜乾焕:去种族化靠公民社会

发表于  |  更新于

杜乾焕独家专访(一)

民政党中委兼槟州行政议员杜乾焕(右图)认为,由于国阵的主干成员巫统、马华和国大党都是以种族作为基础的政党,因此欲推动国阵迈向非种族路线政治的压力必须来自外界,而国阵内部的多元种族政治力量非常薄弱。

“我认为改变的声音应该来自国阵外部,多于来自国阵内部。我同意我们已推动好的开始,但是我不确定民政党的声音是否够强大,巫统依然是主导国阵的霸权,马华和国大党也是以种族作为基础的政党,而他们正是国阵主要的3个大党。”

杜乾焕是在本周一,即民政党大会结束隔日,于《当今大马》位于吉隆坡孟沙的办事处接受《当今大马》中英文版以及《当今大马网络电视》的独家专访时这么表示。

指公民社会比内部压力更重要

针对民青团长马袖强所提出的“解散14成员党合并为单一的国阵党”建议,以消弥日益高涨的种族主义情绪时,他承认说,仅靠民政党的呼吁是无法改变由种族政党主导的国阵。反之,来自公民社会的压力才是更为重要的改变力量。

“我同意,除了民政党在大会上的呼吁,国阵内部的确没有改变的动力,但我想在国阵外有不少来自公民社会和反对党的压力,这是相当重要的,但是我无法确定这些来自外部的呼声要如何转换成压力。”

马袖强(左图)在上周五的民青团全国代表大会上语出惊人,建议解散所有14个国阵成员党,合并为一个多元民族的单一 “国阵党” 。不过此建议已遭到包括首相兼国阵主席阿都拉在内的多数国阵领袖所拒绝,。

杜乾焕支持马袖强的建议,并表示有关的建议获得基层的重视。虽然在目前的政治现实下,国阵党的建议无法实现,但若是民政党认为那应是朝向的目标,就必须率先提出。

无论如何,他也无法确定民政党是否会一直坚持提出国阵去种族化的建议。

巫统及主流媒体强化种族角色

谈及国阵内部的种族政治,杜乾焕认为巫统以种族角度为各政党分配角色,并通过主流媒体的取角在人民之间加强类似的角色分配印象,让多元种族政党如民政党也身不由己地深陷种族主义的泥沼。

面临压力民政曾打华裔首长牌

根据他的观察,当民政党在面对压力时,也必须诉诸种族论述,包括采用“投选民政党来保住槟州华人首席部长”的竞选手段。

“在过去,当民政党失去首席部长职的风险很高时,我们就需要诉诸此方式。我不知道下届大选是否会重演,我只能希望不会。”

不过,他直言,虽然自己是党中委兼槟州行政议员,但是并非隶属民政党的权力核心,因此无从确定有关的种族论述究竟是否属于党中央的竞选策略。

杜乾焕也表示,虽然投选槟州华裔部长的情绪仍然存在,但是他也观察新的趋势的出现,即一般民众已经不太在乎首席部长是不是华人。反之他们更关注首席部长是否有能力,能否制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以及确保经济继续成长。

【点击观赏独家专访短片】

以下是独家专访的对答摘要:

刚结束的民政党大会提出了多项课题,包括解散14个国阵成员党,合并成为一个多元国阵党的建议,以及代主席许子根支持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等等,似乎比较能重振民政党的形象?

我也希望如此,这些都是基层领袖认为重要的课题,首先是强调国阵要迈向非种族的路线,虽然这项建议在短期内无法达成,因为种族政党依然占主导位置,尤其是巫统。

第二是由于近来所发生的课题,导致党基层关心司法界目前的状况,因此有必要查个水落石出。我认为没有任何方式,比成立一个皇家调查委员会来得更好。

我认为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我祝福他(许子根)并希望他能坚持下去推动这项议程,成为国阵里的中庸理性的声音。

你是否赞成“国阵党”的建议?

这是一个理想,但是我不认为能够在目前或短期内落实,因为主要成员党如巫统、马华和国大党都依循种族政治的意识形态,以保护自己所代表族群的利益,作为政治路线。

为何要提出一项无法落实的建议?

如果你认为是国阵应该朝向的目标,那就应该由你率先提出,希望能够在目前做出一些努力,看要如何朝之迈进。对我来说这个单一政党(国阵党)走的是更为进步的非种族路线。

但根本就没有内在动力来推动这些种族政党,转化成为非种族政党,他们不断赢得大选。你认为会有什么原因促使他们做出改变?

我同意,除了民政党在大会上的呼吁,国阵内部的确没有改变的动力。但我想在国阵外还有不少来自民众、公民社会和反对党的压力,这是相当重要的,但是我无法确定这些来自外部的呼声,究竟要如何转换成为压力。

马华和民政党的大会,是不是已经沦为一个用来回应巫青举剑的舞台?

从某个角度来说是的,巫青团举剑的行为是非常负面的,尤其是对非马来人来说,是一项种族政治的象征。

可能民政党的高层领袖认为他们必须做出回应,以提醒其他政党的领袖停止类似种族主义的做法,其中一个方式就是建议所有成员党解散并合并为一个多元种族的政党。

民政党的建议一经提出,马上遭到其他国阵领袖的拒绝,面对政治现实,民政党似乎只能提出建议。

是的,我同意。从实际上来说,这项建议无法走得太远,但若是公众发出很强的声音拒绝种族政治,我想这可以是一个开端。我们必须认识到,改变的压力不只来自内部,而且内部的压力不够大,我们可以提出这样的看法,但是效果不会太大,我们只能够希望来自各阶层的人士能够集体抗议种族政治。

我认为改变的声音应该来自国阵外部,多于来自国阵内部。我同意我们已推动好的开始,但是我不确定民政党的声音是否够强大,巫统依然是主导国阵的霸权,马华和国大党也是以种族作为基础的政党,而他们正是国阵主要的3个大党。

当然东马也有多元种族的政党,但是我不确定他们能够在什么程度上会组成联盟,以提倡非种族政治,这可能可以加强他们的声音。我也不知道是否有人在进行这样的努力。

事实上,就连号称多元种族的政党如民政党、民主行动党和人民公正党,依然是由单一种族所主导。这已经是一项问题,更崩说种族政党。

我同意,从国阵的角度来看,各成员党的角色多少是由巫统所决定,而且也不断获得主流媒体的取角所加强,他们认为民政党虽然自诩为多元政党,但是基本上依然是一个仅次于马华之后的华基政党。

你可以尝试跨越族群谈论马来人的贫穷问题,园丘的贫穷问题,但是我不确定巫统和国大党会踊跃地支持,或主流媒体会给予高调报道。

经过设计的印象,设定你是一个华基政党,所分配到的也是华裔选民占多数的议席。由于种族课题经常成为政治讨论的主要内容,民政党也经常陷入种族论述当中,虽然它自称是多元政党。

当你谈论印度人的贫穷问题时,国大党会指你侵入它的地盘;当你谈论马来人的贫穷问题时,巫统又会做出同样的指责。

这是主要的限制,一个多元种族政党尝试接触非种族问题,但是其他种族政党却认为你入侵了它的地盘。许多民政党领袖也受到种族政治的影响,虽然他们在言论上会遵循多元种族路线,但是我不确定他们的政治思想是否已受到种族政治的影响,这就是马来西亚的政治现实。

有时民政在选举时也会采纳种族论述,呼吁选民支持以便保住华裔首席部长职。

虽然我是党中委兼槟州行政议员,但是并非属于党的权力核心,因此我不确定自己是否能传达核心领导层的思想或声音。

但你说的对,若我指你的说法是错的,那我就是不诚实。尤其在当民政党处于高度的压力之下时,当民政党失去首席部长职的风险很高时,就有需要诉诸此方式。我不知道下届大选是否会重演,我只能希望不会。

但是这个方式逐渐已不管用,人民不会太在乎首席部长是不是华人,当然还有一些类似的情绪存在,但是首席部长的能力,以及他是否能够制造就业机会、确保经济成长,这才是人民所期望的,我已经听到越来越多这样的言论。

杜乾焕个人档案:

年龄:63岁

婚姻:已婚,育有3名孩子

出身地:槟城

党职:民政党全国中委、民政党槟州联委会副主席

官职:槟州行政议员,掌管经济规划、教育、人力资源、科技与创新部门

教育背景:马来亚大学分析经济学学士(1971年)、英国利兹大学发展经济学硕士(1973年)、马来亚大学经济学博士(1982年)。

政途:1972年开始在国民大学经济学院任教,1982年响应“三结合”运动加入民政党,1993年申请提早退休并受委为上议员,1995年首次代表民政党参与大选,中选为马章武莫州议员,官拜槟州行政议员。他至今连任马章武莫州议员和行政议员职长达3届。

独家专访杜乾焕(二):

杜乾焕总结“纠正国阵”经验,更中庸、开放和廉洁改革失败

独家专访杜乾焕(三):

下届大选反对党未必大胜,杜乾焕预测许子根将上京

独家专访杜乾焕(四):

种族冲突再次爆发机率小,研发不足经济竞争力剧跌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