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警告华人别学犹太人政经兼掌<br>阿末称若爆发不测要子根负责

刘嘉铭

更新

ahmad ismail umno bukit bendera penang pc take down koh tsu koon photo stunt 080908 02 坚持不为“华人寄居论”道歉的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阿末依斯迈,今日再次语出惊人,召开记者会警告大马华人切莫尝试像“美国犹太人”一样,在掌控经济之余,得寸进尺试图控制政治。

他指民政党代主席许子根与该党其他领袖,坚持要求他道歉的强硬立场,已经激怒全国的马来人与穆斯林,若再咄咄逼人将导致马来穆斯林向华人做出反击,届时许子根与民政党必须负上全责。

阿末也进一步鼓动马来穆斯林的情绪,建议巫统打铁趁热,借着目前马来穆斯林情绪高涨的时刻,在各州召开穆斯林大集会,动员与团结马来穆斯林的声音,成为马来人大团结运动的起点。

指阿都拉要求再开记者会

ahmad ismail bukit bendera umno penang racist cina tumpang 050908 04 阿末(右图)祭出首相阿都拉早前的言论为自己辩护,庆幸阿都拉“了解这项课题”,并要求他再度召开记者会,因此他才选择在今午于槟州巫统大厦召开记者会。其他出席者包括巫统槟州署理主席阿都拉昔、州秘书阿查哈、大山脚区部主席慕沙等50名支持者。该州主席就是阿都拉。

首相阿都拉与副首相纳吉明日将会见阿末依斯迈,要求后者对其行动做出解释。

阿末发表一份长达14页的声明,在后半段促请华人“不要象美国的犹太人一样,控制了经济还不够,还要控制政治”。

“最重要的是拉近我们的团结,以便国家能和平,所有人民能和谐生活。如果出现危机,国家不稳定,华人要做生意也困难。”

点击此处阅读阿末14页的声明全文。

建议各州召开穆斯林大集会

阿末在文末也指出,随着基层马来人及穆斯林情绪高涨,巫统应进一步乘胜追击,动员和团结他们的声音成为马来人大团结精神的运动起点。

因此,他建议全国各州在近期召开穆斯林大集会(Forum/Konvensyen Himpunan Umah),并尽可能公开给广大基层参与。

道歉与否攸关马来人尊严

早前,声称代表全国马来人及穆斯林的阿末坚持未犯错而不道歉,声称这不再是政党的课题,而关乎到马来人和回教的尊严。

“虽然道歉非难事,但为了马来人的尊严,就算任由他人评论,我也坚持不道歉,我愿承担风险。”

他警告,民政党等华裔领袖要求他道歉的举动,已挑起全国马来人及穆斯林的怒火,恐怕将危及国家安全。

“我对国家的安宁感到担忧,也对马来人及穆斯林的崛起感到惊讶。我接到很多电话及短讯,要求我不要道歉,并提出了很多华人伤害穆斯林及马来人的事件。”

“别逼马来人至墙角而反击”

ahmad ismail umno bukit bendera penang pc take down koh tsu koon photo stunt 080908 sequence 阿末抨击,许子根与民政党领袖,以及拥有个人议程的记者,刻意挑起华人情绪来逞英雄,施压一名穆斯林巫裔领袖向华人屈服,已激起了马来人的怒火。

“我要他们知道,把这当成是马来人的一项警告。马来人及穆斯林已多次被挑衅,我们是为了维护国家的稳定而保持容忍,但是要紧记!穆斯林及马来人的容忍度是有限的,不要将我们推向墙角,逼我们为了生存而转过身来排挤华人。”

他也表示,如国阵认为其言论难以承受,那么就将之视为是马来人及穆斯林的警告,与巫统完全无关,不必再施压巫统领袖让他们陷入两难。

阿末把目前的紧张局面归咎予许子根和民政党,要他们对任何不测负起责任,“若我国出现不幸的事件,我要许子根和民政党负责”。

若子根不道歉就开除民政党

另外,阿末重申,许子根是要为其领导弱点寻找“代罪羔羊”,逃避华人不再支持民政党的事实,“他们(华人)的确说不喜欢许子根”。

他宣称,槟州国阵在大选挫败不仅是因为华人不支持许子根,而是他们根本就憎恨许子根。

“马来人更不用说,他们是如此地憎恨擅长演戏的许子根......我长这么大从未看过一名领袖如此擅长耍太极”,接着他提高声量说,“我要提醒,不要忘了我们马来人也晓得耍马来武术”。

因此,他主张许子根让出槟州国阵主席职给马华,因为其领导已导致国阵在大选中惨败。

同时,他促请国阵各成员党领袖开除民政党,因为后者已破坏成员党之间的关系,“否则许子根应向华人、马来人及穆斯林道歉,因为他导致局势紧张至此”。

“他应该负起责任,但是了解他的都知道,他会一贯地再度大耍太极。”

驳许子根没有权力委市议员

阿末也再度强调本身不是种族主义者,否则就不会与民政党及马华合作多年。他自称在领导巫统升旗山区部期间,协助国阵赢回这个行动党堡垒,获得该区部所支持的民政党领袖,更纷纷成为该党的主干领袖,包括许子根、谢宽泰和丁福南。

阿末反驳许子根指他是因为在2006年无法受委市议员而怀恨在心的言论是“一派胡言”(bull shit),又是一项对他的“人格谋杀”。

他辩称,许子根并没有委任市议员的权力,因为根据国阵成员党之间的共识,市议员人选是由各自政党所决定,之后再交由州行政议员“确认”(endorse),因此许子根只有权力决定民政党的市议员人选。

“总而言之,许子根从2003年开始就不要我成为市议员。”

爆丁福南曾要跳槽行动党

阿末在读完声明后更爆料,丁福南等民政党领袖曾在1990年准备跳槽民主行动党。

他指称,巫统在1990年大选赢获的州议席高于其他成员党,但仍由民政党的代表出任首席部长。当年身为竞选主任的他透露,当时若巫统接任首长职,4名民政党代表将退党加入行动党,其中包括丁福南。

已委律师准备起诉《星洲》

另一方面,阿末也透露,槟州巫统已经委任律师准备起诉刊登“华人寄居论”的《星洲日报》,以及报道的记者。

“我感激槟州巫统已经委任律师研究该起案件,并采取行动起诉刻意渲染,将之变成争议性课题的记者,以及刊登相关具有种族味道的报导,以企图煽动华裔的《星洲日报》。”

他炮轰一些媒体错误报道他在本月5日曾否认发表“寄居论”,“这是一种破坏我公信力的恶意游戏,我没有否认说过华裔寄居在我国的言论,只是不在记者所指的脉络之下,我是指独立前的脉络,文告全文也已刊登在《当今大马》。”

(编按:作为尽责的网络媒体,我们奉行刊登文告内容,以供读者鉴读判断。)

他重申本身在8月23日发表的是独立前的历史事实,即华裔是外来者,纯粹寄居在我国。

“无人可改变历史,历史不会为了满足或取悦特定人士而改变,我们必须接受历史。”

“我很遗憾及伤心,因为我的言论被扭曲,在煽动华人憎恨我之余,也意图煽动华人憎恨全体马来人及穆斯林,这是一个具有恶意企图的卑鄙手段。我只是一名小领袖,为何要渲染此事件造成紧张?”

Share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