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争的字典没有诚信

杨善勇     发表于     更新于

大学之",入德之门。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姐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奇心者先诚其意。所"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自谦。故君子必慎其独也。

按此'门的经典之说,对照马华党争三造的“诚信”水平,'们或可同意,如果诚者,意指“毋自欺也”,则翁派这些日子以来,勉强还是存诚之人;'也愿意相信,翁诗杰是一位开诚布公的领导,所以他没有掩饰他被出卖的事实。

翁有诚无信,"派无诚有信?

mca supporter gather for ong tee keat 151009 ong  shake hands 02 因为坦诚,他在双十特大之前把话说得太快了,被一半的中央代表投以不信任票,说走不走,因此后来出现失信于'之嫌;尽管翁总之所以违诺,缘"一个团队的中"背约在先。

相对于翁的有诚无信,"系的队伍或是无诚有信之人。"细历医"的队伍"中,虽然挺身而出豁出去的其实不多,不论在10月10日之前,还是之后,他们的派系之间的'信,不管出自什么,一直保持不变。

信念在'心,潘永强博士在〈 依沙效"将在马华'酵 〉说:连日来的'展说明,"氏家族不只没有泄",反而越战越奋,在特大之后的权力博弈中,虽然未能“揸fit”,但依然可以“话事”。

C队不断变脸无诚无信

那么,C队这一个月来上上下下的不断变脸,毋庸置',是不是无诚无信的代表?说他们无诚的人举证,是现任的卫"部部长廖中莱"时还对前任卫"部长直指,翁诗杰这位'党总会长已经“不能"”(cannot pakai already),因此必须下台。

不管廖中莱已经领会了“君子必慎其独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的意涵或不,他可曾记得他在《中莱说故事》曾说:“别尽是嘲''贬低别人的成就,先问自己是否能做出同样的成绩”(沙登:e Publication;2007;15页)。

魏家祥承认搭张庆信"机

NONE 说他们无诚,据说具"的另一个例子是,马'总团长魏家祥终于公开承认,原来“曾经在2月12日,与翁诗杰及张庆信一同于砂拉越,搭乘张庆信的"机回"吉隆坡”。接受《号外'报》454"访,他重复同样的声明。(页14-15)

对','"一的困'是,这一位为什么要对你掉流泪的马'总团长,在翁诗杰因此备受Kuala Dimensi副行"总裁兼执行'事费查阿都拉公开指责之际,为何不愿公开挺护他崇敬的总会长'?

总会长权利曾让廖派得益

说他们无诚,有人揭示,乃是他们现在把所有的问题,全部怪罪在《党章》,把火力对准总会长一人。但是,不正是同一本马来西亚华人公会的《一九八六年章程》同一位No.1让他们享尽眼前的荣华富贵吗?

308'党患上惨后忧郁症之后,败走灵北国会的'美芬,之所以从得以从后门再循环到内阁担任妇女、家庭及社会'展部副部长,仅仅因为她是马华臂膀的妇女组全国主席吗?

双十特大后翻脸不共进退

说他们无信,故事更多了,诸如那一匹布长的“一个马华,一个团队”的中"们,曾经挺身而出一起在'"见证之下,'翁总公开示爱,他们准备'总会长“共进退”!"果,进退原来另有不同的意思:你进'退。

奉你进'退之名,特大兵败,尸骨未'之际,新闻、通讯与文化副部长王赛芝,'《"今大马》透露,10月11日已有万豪'店 饭局 ,迫不急待地做出了后翁时代的人事安'。

从党'自决变欢迎首相介入

NONE 说他们无信,在于还党诚信行动"'会(MIRT)'起人之一的王乃志律师接受《"今大马》"访一再强调,马华事务须交"基层自己解决,无需外力介入:“'们拥有本身的立场'看法,即必须交"党'自行解决本身的问题。”

行情一变,11月20日王乃志律师对《 风'时报 》表示:纳吉从国阵"盟的需要'利益'度出'是"该的……如果从这个'度去看待纳吉“'手”的课题,便不会那么敏感”。

廖润强此一时彼一时

说他们无信,是翁派总'票的 廖润强 曾在第一时间已经开始迫不及待地,(按照党章的说明)表态坚决挺翁:因为'翁的第一项议案,没有获得三分之二票数通过,翁诗杰“无需强制性辞职”。

话还没有说完,马华雪州""会署理主席的廖润强转任'起1128特大三位队长,南上北下,统筹一切,并在1118中"会上连同其他9位廖中莱阵营的中"坚决'翁到底。……

是耶非耶,历史将来自有明白的交待诚信的评价;对'来说,过早的定论总是不很公平的。何况,在党争这部字典里了,本来就没有“诚信”两个字。如果搞"治还讲弟子规,'们还要虚实莫辨的《孙子兵法》来做什么?



当今大马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