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政治缄默,信徒另辟出路

当今特约     发表于     更新于

文:吴益婷

 
sibu by election 090510 sibu church
诗巫的补选,在野党从政者以基督徒的名义与诗巫基督徒会面的聚会已经办了好几场,不过都不是以教会组织名义举办,而且都在教会以外的地点进行,可见教会与在野党的关系仍是敏感的。

在砂州和诗巫这基督徒人口占一半的地方,这种在野党与基督徒接触是前所未有的现象,虽然其影响力有多少无法估计,但可见部分教会一般信徒对教会无力针砭时弊已有微言,而且另寻出路。

民联另辟途径图与教徒对话

提名日的第二天5月9日(星期日)下午,民联霹雳州州议员倪可汉受邀在诗巫的友谊协会以“基督徒与社会”为题演讲。主持人在大会上表示,这场讲座会是由一班的基督徒热心赞助与筹备的。我向其中一位传给我宣传短讯的出席者询问如何获得此消息,她说也是透过短讯,也有一些朋友是在教会外获得宣传单,有人在星期日早上礼拜时,把宣传单夹在会友们的车上。

这场讲座会之前,在野党领袖已有至少两次对话,第一次少过30人,第二次约50人,而这场由倪可汉主讲的座谈会,与会者约70至80人。出席者以中年与老年人居多,这似乎是诗巫多数政治演讲的现象。

诗巫国会议席的选民册显示,年龄介于21至29岁的年轻选民仅占总人数的9.5%。5月10日与11日,民联尚有两场讲座会,也是以基督徒为受邀对象。

ngeh koo ham 主持人表示,倪可汉也是2009年全砂华人卫理大会的受邀讲员,以及马来西亚卫理总议会所得税研究小组委员。卫理公会在诗巫社会有巨大的影响力,以中文信徒居多,一名该教会领袖估计附近至少有三十间卫理公会教堂。20世纪初,在诗巫落脚的移民以福州籍卫理公会信徒占三分之二,当时教会成为移民社会的社会中心,教会牧师也受布律克拉者委任为福州垦场的港主。

倪可汉:教徒过于独善其身

倪可汉的强处在于他了解国内基督徒的政治观,故能将一些抽象理念融入具体的本地脉络与国家议题。他的内容以基督徒必须怀有正义感为主轴,不可对国内不公义的事件沉默不语。他认为,现有基督教会的重心是提倡个人圣洁和教会礼仪如圣餐、婚礼、葬礼等,忽略了在社会公义上活出信仰。

他以林冠英当初因协助一马来少女被判入狱时为例。他当时曾探望林冠英,并问他何以不选择卫理公会,林表示多数教会在他遭遇患难时一声不吭,唯有天主教教友主动关心其家人,因此感动了他们。所以倪可汉相信,基督徒除了传福音,做善事,也要关心不公义的事。

国家问题沉疴导致人民受苦

NONE 他也提及的数个国家议题如联邦政府负债3625亿令吉, 意味着2700万名的马来西亚人,日後平均每個人就要负债1 万3000多令吉,这对我们的子孙不公平。他认为,如果有朝一日国家,走向冰岛、希腊等的破产,到时吃苦的是人民,他们的储蓄也要大大贬值。他指出,马来西亚是富裕的国家,一层一层的贪污吞噬了国家的财富。

会上,倪可汉多次引用国家总稽查司报告,说明砂州各大河流的在近十年内迅速污染的状况,拉让江河流阻塞问题,与霹雳州的一些河流阻塞问题相似,但国家却不愿处理这些问题。例如他提出可以让新国公司来挖走阻塞江河的沙土,互惠互利,但国家却不允许卖沙给新加坡。

先知也曾大胆批评犯错国王

当观众发问时,问题包括基督徒应该态度温和,而执政党里也有好人,那又如何选择时,倪可汉表示,他自己在教会长大,明白教会一向来都是倾向建制(pro-establishment),也知道有人常以某圣经节提出信徒要服从掌权者。

但是他提醒大家圣经旧约里,当国王犯错时,先知也是大胆批评,可见上帝不总是在掌权者一边。他也表示,他不认同教会参与政党政治,但强调教会必须有影响力可以影响国家与社会。

结束后,我问了出席者的意见,一位是中年女性,一位是60出头的男性,两个都是有出席诗巫教会活动的基督徒。该名男观众说,倪可汉不乱骂,讲得有道理,教会真的不可以对国家不对的事情“静静的”。女观众也认同倪可汉的重点,就是看到不对的,基督徒要“出声”,她还给打了75分。

基督教组织渐加入公民社会

308全国选举之前,国内全国性的基督教组织对政治的关怀指数明显升温,据悉308选举前吉隆坡的数百名教会领袖出席了几场与民联基督徒领袖的对话。国内基督教会的政治观一向趋于保守,中文教会更是如此。

但是进入21世纪后,尤其以全国性教会组织为首的基督教组织如马来西亚福音联谊会(NECF)及马来西亚基督教协进会(CCM)趋于以公民社会身份频密对国家各项课题表达立场,表达方式以发表文告为主。至于地方上教会则多处于沉默,但也支持全国组织的行动与领导。



当今大马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