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新闻明日历史

    发表于     更新于

【艺文】 小雷音

报 纸佬赶在下版前最后检查明日头条,pdf一键一键开了又开,看主照图说会不会又有什么“墨菲之神”作怪。古早时主照放三只脚的鸡,张口惊诧,一单惨绝人寰 的车祸,同声一哭。不知道时候的时候开始,不止人咬狗上不了新闻,一人车祸连地方版都未必有空间记载,后天出现的已经是塞版了。时代变迁,大众不过是咀嚼 人生小小的悲欢。

我们的读报生活,大概从小学开始,设计好的套餐一般,从小配给到长出喉结,随著长大成另一家庭,再招来新的报贩,开始新 生活。“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小学老师如是说。中文报业百年后的今日,梁启超当年预言式的自由证言,所谓传播文明三利器,学堂、讲演、报刊,至今尚未失 效,而新闻理论的拓展更是日新月异,但我们说报纸作为公器跟学术作为公器,同样面临最大的考验。这个异化的过程,恐怕有他难以力挽狂澜的一面。过去的文人 办报一去不复返,投资报业更非小本经营的行业,金字招牌不是人人挂得起。

容不下对权势的深邃批判

从 研究角度来看,报刊的诞生让我们有一个新的材源,作为学者能从中填补许多研究古代研究所做不到的场域分析,人人可以对此加枝添叶,使到研究时代更为立体。 新闻写作和新史学其实有相当多近似之处,比如乃一时代国民之面貌,非专供帝王将相家族撰写家谱之用,等等,等等。那么,我们老爱挂在嘴边,“今日的新闻是 明日的历史”这句话,似无疑碍。

当今大马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