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萧遥天

    发表于     更新于

【艺文】小雷音

一九九〇 年距离第八届全国大选,还有三天,槟榔屿上午十时的天气溽热平常,三哥任雨农接到萧遥天电话,“喂,老任吗,今天我要同你胡说八道,刚才我做了一个梦,梦 见林苍祐大胜,赢了七千多票,民主行动党的林吉祥败了,败了阵来了,这是天意吗?还有,我还要同你胡说八道,吉隆坡的李霖泰,这一回合赚了八千万,若是不 信,就说八百万罢,云游四海,唉,人生如梦如幻,何必那么苦苦强求,唉,这世上,那有第二个庄子,超然物外……”

任先生挂上电话后,望著老伴陈月莲,木然良久,青天白日何以做作此等言语,更觉不祥,不禁悲从中来。

梦境即真又假,现实而来又往往与此相反。二十一日夜深,巴当哥打选区(Padang Kota)林吉祥最后以六三一七票对五六一一票,七〇六张多数票获胜。六天后,萧遥天躺在用了二十多年的藤椅上,云游四海去了。

当今大马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