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问学札记

    发表于     更新于

【艺文】小雷音

大体上读书人两种,一种是可能对所说所听较易生信心,一听了之后就心生欢喜然后照着说。另一种可能对每件事都非常谨慎,不轻易信服任何一种说法,一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尔若勿信,自往辩之,一切清晰了方才肯举步迈进。

读书而不自疑近乎不可能,差别只在于生信的多还是就疑的寡,苏德祥《苏氏演义》曰:“《学记》云:‘善待问者如撞钟,叩之小者则小鸣,叩之大者则大鸣,待其从容然后尽其声。’谓善问学者,必待尽其词理委曲之意。”

叩与鸣,问与学,两者并备。当然也有只负责引产的产婆,教师只帮助你顺利生下小孩,并不使你有孕,不负责哺乳,自然也不理会他日枯荣。还有一种不言之教,十问九不答,不能老是靠老师呀,自顾自修行去罢。

当今大马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