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陋的国会?

    发表于     更新于

柏杨于4月29日与世长辞,留下巨'《'陋的中国人》。80年代的作",带给海内外中国人的影"深远,中国人的“脏、乱、吵”、“窝里斗”、“一盘散沙”、“死不认"”的劣根性一览无遗。

中国人以前如此,现在也如此,以后会便好或更糟吗?还是个未知数。

国会变马戏团

在柏杨走后第二天,4月30日,是'国国会首日开会,而"还破例现场直'口头提问30分'。一直以来,'们都期望国会可以现场直',让议'们的辩论可以大刺刺'现在人'面前,谁对谁",孰是孰非,人'也可自作判断,对议'们的素质、议"、准备功夫、风度、语言的掌握等等技巧,心里有数,有一定的了解。

parliament karpal and bung mokhtar big foot and monkey  300408 大选已经尘埃落定,许多在野的新贵议'初"上阵,新人新"象,普遍上人'对国会首次的开会寄予厚望,怎么知"开会首日就乌烟瘴",“臭"熏天”,你一言'一句,“野人”'“大猴子”,导致历史性的一天'上阴影,让人'到“动物园”一游,又或者参观了“马戏团”。

粗言秽语,数落对方,这些花絮都不是国会开会的目的,只能让选'看傻了眼。以前有月漏论、轮椅论、现在有动物论,带有歧视性的言语,还是重出江湖,这明显违背首相阿都拉所'出的指示:要各议'不要'出煽动性言论。

议"方是正"

诚然,在野党有许多律师议',难免执'于议会常规,一板一眼,大事炫耀或倚老卖老,在'看来这些都纯属枝节的技术问题,他们实"该着重于议"的内容'重点,而不是紧紧捉住常规不",而平白浪费商议更重要国家大事的时间。所"书是死的,人是活的。议规是人定下的,不必事事讲究条文,而忽略开会的真正目的。行动党古晋国会议'张健仁质'问题超过40个字是违反议规便是一例。

malaysia parliament 060508 在日前国会开会,议长班迪卡为了避免繁文缛节'手'脚,就先下手为强,只会在问"环节"束后才处理议会常规的问题,除非有关议会常规能够协助他主持会议。这明显是好事一桩。不过,却引起行动党武吉牛汝莪国会议'卡巴星的非议,说这是有违'主常规。

直'如照妖镜

平心而论,若议'们只在节骨眼上争议不',势将引起人'的反感。人'要的是,议'们就事论事,而不是歪离主题,或'国家"策的讨论沾不上边。'相信国会直',是一面照妖镜,谁无的"矢,谁成竹在胸,或谁在那里耍花枪,或一问三不知,大家都一览无遗。

"日柏杨有'陋的中国人,大马的国会也上"一幕又一幕的“动物奇观”,何尝不是另一个版本的'陋的XX人,罄竹难书?

当今大马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