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Jobs
沙巴汉
2012年5月4日 傍晚6点27分
勿让本土政党再度出卖沙巴
正当全国大选的脚步似近犹远的此刻,沙巴政坛也开始热闹起来,首先是沙巴进步党主席杨德利对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依布拉欣宣布公正党将让出该党在上届大选所角逐的一些议席予本土反对党竞选,以促成“一对一”对垒国阵的局面,大表欢迎。他在文告上说,进步党将对公正党此一礼让给予投桃报李,并重申若民联大选告捷入主布城,该党将支持安华出任下一届首相。

与此同时,沙巴立新党(Star)主席拿督杰菲里吉岸博士(沙巴团结党主席拿督拜林吉丁岸的弟弟)立即附和此一“朝野直接对垒”方案。另一方面,一个由前沙巴州秘书拿督赛门西豹(Simon Sipau)及一批无党无派人士所组成的压力组织,名称为“蒂沙”(Desah)已告成立。该组织将展开民调及辩论,以协助选民挑选有能力和具备领导才华的候选人,尤其对反对党间互争在同一选区上阵,相互残杀,忧心忡忡。无论如何,各方咸认为反对党势力,必须团结在一起,不要再给国阵有鹤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机会,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一举挫败国阵,实现沙巴选民渴望变天的期望。

值得注意的是,杰菲里吉丁岸博士数日前曾宣称,来届大选立新党将攻打所有沙巴国州议席,现在居然也肯作出礼让,并表态支持甫告成立的“蒂沙”(Desah)压力组织。杨德利的进步党在过去一年来,一直对民行党感冒,视民行党为假想敌及外来政党,只是前来沙巴搅局及抢夺本土政党的地盘。特别是其属下的一些"斗鸡型政客",更加神经过敏,炮声隆隆,从未停歇。彼等言论似是而非,而且加油加酱,有时甚至恶言相向,群起围攻,徒令亲者痛,仇者快。老实说,沙巴众多期望变天的选民,一度曾对进步党作风甚表失望,若果它在最后一分钟仍然无法与民联取得妥协,决心要走“自已的路”,造成“一对一"对抗国阵破局,届时选民都准备把选票集中投给其他民联候选人,间接教训进步党。

杨德利的进步党自退出国阵后,便以维护沙巴人的利益自居,宣示其本土政权论述。可惜曲高和寡,选民反应冷谈,充其量只能激起些少涟漪而已,直至最近进步党与立新党结盟后,它才获得杰菲里吉丁岸博士的表态支持。故此,来临的大选,进步党与立新党将会是两个标榜本土意识的政党,参与逐鹿。

说到沙巴选民,也并非完全不认同本土政党的主张,但是,因为过去被骗得多了,此回对本土政客多持保留的态度,提高警惕。这点,也说明了为何进步党的本土论述,无法激起滔天大浪,只能激发些少波纹罢了。翻开沙巴50年的政治癹展史,沙统(USNO)、人民党(Berjaya)、及团结党(PBS)都曾以“沙巴化”、“婆罗洲化”及“沙巴人的沙巴”作为号召。

可惜结局都以出卖沙巴人利益告终。公平的说,真正出卖沙巴人利益者,并非外来的巫统、马华、民行、民政等西马政党。原因是这些外来政党,乃于1994年大选后才开始东渡沙巴。在此之前的沙巴本土政党如沙统、人民党、及团结党,早已把沙巴卖给西马贪污政客、王公贵族、以及跨国财团。举例说,沙统时沙巴失去了20点保障条款及木山;人民党时失去沙巴电力局及整个纳闽岛;还有东海岸拿笃区划给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的一大片地段,约相等于6个新加坡。团结党时,也失去大片森林及土地,包括亚庇地区之一些珍贵土地,都成为西马及跨国财团的囊中物。时至今日,沙巴天然资源已被不良政客们巧取豪夺殆尽,沙巴从最富庶的一州,变成最贫穷的一个州属。请问当时管治沙巴者不全是高喊“沙巴人的沙巴”的本土政党吗?

职是之故,沙巴选民对本土政党心存疑虑,乃顺理成章,不足为奇的事。原因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何况沙巴州政权曾三度易手,沙巴选民也“三朝”被蛇咬,如今怎会轻易再上当呢?

最重要的一点,乃时移势异,今非昔比,特别是308后的形势逆转,民联已经崛起成为大马选民另一选择。但最重要的还是民智大开,人民开始醒觉,不再愚蠢。加上“阿拉伯之春”的激励,追求两线制,希望早日实现政党轮替,已逐渐成为人们的共识,大马“大红花之春”即将到来。

为了促成变天的大气候,沙巴选民宁可选择外来政党。若要支持本土政党,则务需慎防勿让它们再次出卖沙巴人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