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Jobs
看不顺眼
2012年6月30日 傍晚6点33分
改朝换代才能扭转頹勢
2010年11月,我在一篇文章里提到了1新币兑换2.40令吉。今天,2012年6月,1新币平均已经可以兑换2.50令吉了。过去两年内,新币增值了4%,让许多在新加坡工作和投资的马来西亚公民欢欢喜喜,如果继续以这种趋势下去,1新币兑换3令吉是指日可待。
 
在国阵的统治下,我国的经济前景和竞争能力的问题,就可以从令吉对新币或澳币的趋势得到若干概念。当全球各国领导人在担心欧债危机时,国阵的领导成员不止还在关心自己心水的WWW车牌,还能在官访美国两天后到米兰度假5天。在这种治国心态下,令吉汇率的滑落是意料之中。当国家领导人还有心情在想自己的心水车牌和度假时,国家经济和危机处理还在他们的日常议程吗?
 
纳吉上台后一直口口声声在搞“经济转型”,可是,在有知识的人们眼中,所谓的“经济转型”根本就是请公关来包装的旧政策,许多“投资”也不过是别人不愿在自己国家污染环境的项目。对马来西亚来说,这些“投资”也不过是在短期之内制造工作机会,可是对国家长远的伤害,却是无法估计的。
 
2011年3月,我写了一篇《捷运系统的逆耳事实》,当时,政府预测在2011年4月为吉隆坡捷运交通系统(MRT)公开招标,并于7月正式开工。1年了,捷运系统走到什么阶段了?英文《The Edge》财经周刊有一篇文章解释为什么南韩的现代精密机械公司(Hyundai Rotem),日本的川崎(Kawasaki)及加拿大的庞巴迪(Bombardier)都不愿意参于竞标,为什么这些国际大公司会采取这种态度?

如果真的需要一套捷运系统,而一流的国际大公司都拒绝参于竞标,我们会得到什么系统?为什么我国人民无权享有真正的世界一流系统?其实,只要你过去几年都曾经乘坐吉隆坡轻铁(LRT),看着第一和第二代的自动购票机,再看那一再拖延的轻铁,就知道这是什么施政效率了。当然,再看看纳吉干涉安邦轻快铁延长路线工程招标的事件,我们很轻易就会怀疑公开招标是否能在巫统执政下实行。
 
加拿大发行量最大的报章《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将纳吉列入“假民主型”领袖名单,那是非常客气了。如果他们看看过去50年来的巫统经济政策、朋党主义、等等仍然在我国猖獗,叫这号称改革和转型的纳吉情以何堪?
 
喜欢汽车的读者会注意到奥迪(Audi)昨天在马来西亚推介了新的Q3 SUV车型,这款整装入口(CBU)的汽车是在位于西班牙巴塞罗那附近Martorell的SEAT工厂组装的。SEAT是西班牙最大的汽车公司,1950年成立于巴塞罗那,1986年被德国大众汽车公司(VW)收购,现在是大众汽车的品牌及子公司之一。单单为了Q3这一车型,SEAT就为Martorell地区提供了1200实习机会及700份工作,而组装的Q3车系则行销到全球各地。对于那些在2007年拒绝大众汽车入股普腾(Proton)的决策者来说,他们真的是以国家利益来考量吗?
 
各位读者,缅甸开放了,昂山素季已经走出去访问欧洲并呼吁各国投资缅甸了了。再不久,那些在我们家附近菜市场、咖啡店、等等场所工作的缅甸人可能就像那些消失的印尼外劳那般回国发展了,我国依赖外劳的经济将如何呢?这些前景,恐怕那些只会在想着官车车牌、到米兰度假的人是不关心的。
 
如果我们要在21世纪的全球经济立足,如果我们不想看到1新币兑换3令吉,我们需要一个改变来扭转頹勢。以国阵的“经验”,我们就让他们成为最出色的反对党来监督民联带领这个国家进入新时代吧!

注:作者部落格http://reject-bn.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