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Jobs
沙巴汉
2012年7月23日 下午3点42分
沙巴进步党是否夜郎自大?
笔者原本不打算回应神山派掌门人“勿从门缝里瞧沙巴进步党”一文,因为:(一)彼此立场不同,看法自然迥异;(二)不愿作无休止的笔墨战;(三)让读者们自作判断。首先要声明的一点是,笔者无党无派,纯粹是站在一名普通选民的立场,关注沙巴政局之发展而表达个人的看法,笔者也只是就事论事,并无特别崇媚西马民联而仇视进步党,或眨低本土反对党的意图。不过,却对本土反对党间之冥顽不灵,不识大体,不以大局为重,不表赞同。

至于沙巴本土政党是否蚊子党?大家心里有数。是否夜郎自大?此一比喻是否不当?建议最好详细去了解此一成语故事。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谈到拙文只有离间反对党关系,没有促成反对党间合作之指责,更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沙巴反对党若能加入民联,壮大声势,乃所有渴望变天选民的期望。安华所言民联愿意让路数议席,以换取本土政党之合作,乃以大局为重,并非显示进步党足够强大。其实,以目前民情分析,华人选区任何反对党人士上阵都将会胜出。拙文所殷殷告诫者,乃政治是一门妥协艺术,当事人在取舍之间,应懂得拿揘分寸,知所进退。

神山派掌门人不打自招地承认不许其他反对党人染指进步党人所耕耘之选区,此点,也证实了拙文所指进步党不加入民联,乃担心在分配选区方面受到了挚肘。

没有永远的朋友与敌人


谈到进步党会否重返国阵问题。现在谈此问题,时间尚早。说白了,进步党不过是想借反风而起。而万一变天不成,到时中选之进步党人会否稳守岗位,拒绝国阵招安?谁也无法说得准。以杨得利多次进出国阵纪录和追随者中不乏政治赌徒而言,沙巴选民心中都有疑虑。更何况政治本身就是一门不可能变可能的艺术。政坛瞬息万变,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久的敌人。

尤有进者,世事难料,谁会想到过去50多年来呼风唤雨,独霸大马政坛半个世纪的国阵政权,如今会遇到强有力挑战而陷入四面楚歌中?

杰菲里吉丁岸借壳上市


说立新党是源自砂拉越是正确的,但是,它是由杰菲里吉丁岸用来有如借壳上市的。因为在目前情况下,反对党要想获准注册不易,在时间上更赶不上来临的大选。杰菲里为了正确其本土性而组“婆罗洲联阵”(UBF),用意相信在此。故此,说立新党非本土政党只能说对一半,何况进步党也是联阵的一员。

至于立新党真正实力如何?拙文并未加以高估,只说因其首次参选,无从评估。如果进步党自认它在土著选区可以超越种族蕃离,所发挥的影响力胜过立新党,那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

剃人头者人亦剃其头


神山派掌门人举出5点似是而非的民联弊端,而辩称进步党不加入民联是正确的选择,明眼人一看,这些根本不成为理由。自古以来,伟大的政治家,都秉持着为本身的政治信仰而斗争,至死不渝。杨德利及其进步党追随者的斗争目标是什么?美其名为“维护沙巴本土权益”。那么人们要问:如果不是为了追求“权势、利益和地位”,为何进步党寸土不让?还狮子开大口要竞选40个州议席及另外10个国会议席。而杨德利在团结党时所高喊:“沙巴人的沙巴”去了那里?他后来以进步党魁出任轮值首席部长2年,又维护多少沙巴本土人权益?

刚刚数天前,团结党副首席部长于墨斋才在州议会揭露,在杨德利任首长期间,共批准千多英亩亚庇滨海地段予外地财团,现在进步党却利用亚庇最高法院、州图书馆、张天文公园及市议会地段课题,大做文章。此点对沙巴选民而言,狗咬狗骨,互揭疮疤,正如中国俗语所说:“剃人头者人亦剃其头”。沙巴政客要想扮圣人,正如青楼妓女要想从良一样,黄河水也洗不清。

加入民联,完成改朝换代的目标

进步党自认有坚决不移的党员追随党路线,然而,决定选举的成败是选民而非党员。马华号称有百万党员,但308大选只赢得15国席和31个州席,不及民行党之28国席和73州席。来届大选马华若不全军尽墨,就应该合掌庆幸了。明乎此,进步党实不必再犹预不决,应以大局为重,迎合大多数渴望变天选民的期望,毅然加入民联,壮大声势,催生两党制,完成改朝换代的目标。

有一点要在这里补正,916变天功败垂成后,杨德利已洗湿了头,没有回头路。如此说法更为正确。其追随者中除山打根两只青蛙外(注:丹容巴拔选区(Tanjong Papat)陈树杰、依布罗拉选(Elopura)区锦华),大多数还紧随其左右,辞官的辞官,解职的解职,高风傲骨的情操,这点,倒是事实。尤其是路阳选区州议员谢秋菊,表现得不卑不亢,进退有节,最受赞扬。

请问沙巴人利益去了那里?


如果说只有本土政党才能捍卫沙巴权益,那么沙巴选民要问,在巫统东渡前,沙巴不是由沙统、人民党、团结党治理吗?当年杨德利和进步党也有份参与其事,同流合污,狼狈为奸,请问沙巴人的利益去了那里?沙巴天然资源还在吗?根据公正党江汉明律师最近所透露的数据显示,由2008年至今,全沙巴18个县属共有3万2千352名原住民面对土著习俗地遭掠夺案件。请问:本土政党何时维护过这些本土公民的权益?

前言不对后语,论述相互矛盾

神山派掌门人不承认杨德利和其追随者们也像其他政客那样追逐利益与权势,他们全是不吃人间烟火的圣人。可是在文章末段却狐狸终于露出尾巴,声言变天成功后只有进步党较适合主政沙巴。口气之大及对权力欲望之强,忘记了前言不对后语,论述相互矛盾。

笔者一心一意期望进步党能加入民联一齐斗争,反而被标韱为仇视进步党,抹黑杨德利及分裂沙巴反对党势力,此一罪名,委实担当不起。好心遭雷劈,“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敢请神山派掌门人列举出拙作中何处有仇视、抹黑、分裂的部分?千万不要信口雌黄,生番白造。笔者有说过如果进步党还是执迷不悟,不能汲取山打根 Batu Sapi补选教训,造成一对一硬撼国阵破局,那渴望变天选民肯定会把选票集中转投给民联候选人。

苏州过后无船搭,还是老话一句,祈请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