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Jobs
ZM
2012年7月26日 傍晚6点52分
马华应脱售拉曼学院和拉大
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华总)署理总会长钟来福表示,马华公会创办的拉曼学府这42年来不但栽培了20万名优秀生,还为华裔子弟提供升学管道,这是受到华社肯定的。他吁请政治人物不要将教育政治化,更不要为了反对而反对。

钟来福的这段话不但有误导之嫌,而且是在替马华公会涂粉抹脂,篡改历史。钟来福吁请政治人物不要将教育政治化,而马华公会以一个政党的身份办高等学府乃是将教育政治化的始作俑者。没有人会质疑拉曼学院和拉曼大学栽培优秀生的成就,而成立拉曼学院和拉曼大学到底是马华公会的一大成就或是失败点则是争议所在。

首先要理清这点争议则必须回到成立拉曼学院的历史上。谈到成立拉曼学院的构思则不能不提到独立大学。董总网站资料,事源于1967年9月21日,教育部长佐哈励宣布:从1968年起,唯拥有剑桥文凭或马来西亚教育文凭的学生,才能出国深造。这对当时没有报考马来西亚教育文凭的独中生无疑是切断他们的升学梦,而华社也就在当时萌起了创办华文大学以助独中生可以继续在本地升造。1967年12月7日,高教职总主席陆庭谕首度提出创办一所华文大学的建议。后来董教总把建议中的大学定名为“独立大学”。

独立大学(简称独大)筹款运动在各地获得华社的支持和募捐,反应空前热烈,可见当时华社是多么渴望创办一所中文大学。奈何,当时的巫统政府坚决反对创办独大,马华公会也见风使托顺应巫统的立场反对独大,与华社的意愿背道而驰。其会长陈修信分别于1968年5月14日公开指责独大具有政治目的。为了缓和华社不满马华反对独大的立场,马华公会于1968年9月间也向政府提呈了一份由马华公会高等教育委员会主席许启谟署名的机密文件——“设立一间高等学府以抗衡独大之计划备忘录”,这间高等学府就是今天的拉曼学院。很明显的马华公会开办拉曼学院是基于政治目的优先于教育目的。

而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拉曼学院的成立是直接使到独大胎死腹中的原因之一。假如当初马华公会没有成立拉曼学院,独大会否创办成功是个未知数。但是假如马华公会肯在政府体制内推动独大的成立,而不是以成立拉曼学院的形式抗衡独大,抽华社后腿,创办独大的机率肯定更高。所以拉曼学院的成立就是马华公会出卖华社,背叛华社活生生的证据。而马华公会还有脸以创办拉曼学院向华社邀功,实在是拿泥土往自己的脸上贴。

值得一提的是联盟(国阵的前身)于1969年全国大选在140个国会议席中得获74席,其中13席来自马华公会。假如不是拉曼学院于1969年全国大选前夕的成立,保住了部分选票,马华公会恐怕会全军覆没,而联盟也无法以简单多数执政。而这会否产生另一个由反对党阵线催生的联盟政府而支持创办独大呢?这个可能性是确实存在的。当然1969年全国大选后也发生了513事件,而独大运动也在这期间迈入了冬眠期。

1996年政府制定了私立高等教育法,該法案对私立大学,大学学院及外国大学分校的建立,对现有国内私立学院提升为大学的条件制定了具体的规定。该法案赋予国家的高等教育更大的自由发展空间,以大力发展高等教育事业和培养技术人力资源,满足和适应日趋增长的社会需求。教育部于2001年7月邀请了马华公会成立了一所大学而拉曼大学则在2002年成立。

在这里,我们需要探讨的是假如没有拉曼大学的成立,是不是代表所有的拉曼大学毕业生都没有升学机会?回顾1996年私立高等教育法制定了以后,私立大学如雨后春笋般的成立。假如没有拉曼大学,相信拉曼大学的角色会被其他的私立高等学府所取代。而辩驳所有的拉曼大学毕业生都没有升学机会,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无可否认,拉曼大学确实是为社会提供了多一个升造的机会,但是这是华社所要看到的吗?

一个政党创办私立大学,根本就没有办法从教育宗旨为优先管理大学,而是处处为了自身的政治利益前提下制定管理大学的一套指南。从拉曼大学拒绝官有缘先生的3000万捐款建造宿舍的事件就可以看到,马华公会是为了维护朋党出于的政治考量而拒绝捐款。假如拉曼大学不是被一个政党所控制,相信拉曼大学宿舍的建筑工作早就完成了。马华公会以办教育为名成立拉曼大学,而另一边允许朋党建立校外宿舍,垄断市场,以收取学生昂贵的租金。

所以基于办好教育的前提下,我吁请马华公会不要再政治化教育,脱售拉曼学院和拉曼大学,放手让私人机构接管拉曼学院和拉曼大学。而马华公会应该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在政府里制定一套公平公正的政策以让各族学生都可以有升造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