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一眼
2013年4月26日 傍晚7点51分
要稳定,换政府。不要乱,投民联
去年不久,网络上就盛传几篇文稿,透露了郭鹤年被迫退出大马白糖、面粉、船运等业务的内幕。相关“谣言”影响之大,导致某牌子面包公司,特地登报澄清,希望人民不要杯葛他们的面包。但是,不论文章的可信度有多少,摆在眼前的,就是郭老辛苦经营了数十载的、靠之起家的糖厂、面粉厂、船运公司等等,已经落入被视为国阵朋党的丹斯里赛莫达等人手上。

郭老这样会生金蛋的国宝级人物,在贪婪的国阵政客眼里,只是一只非宰不可的肥鹅。在被迫放弃大马市场之后,郭老就像其他远走他乡的200万大马移民一样,把商业重点转移到海外。2012年12月12日,被大马政府逼走的郭老,却在中国受颁发“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终身成就奖”。这是中国,甚至是亚洲最高荣誉的经济奖项!

看到中国中央电视台为郭老制作的专访(Youtube上一搜就有),不由得让大马人感慨,大马华商和人才,人家泱泱大国捧在手心当宝,我们自己的政府,却当杂草一样,除之而后快。

这也让我联想到,日前在FM988播出的广告,告诉华人:投选行动党,就是让伊斯兰党坐大,就会导致外资裹足不前,经济衰退、百姓失业等等。这论调,基本上就和马华在中文报大肆刊登的广告没有两样,来来去去就是要恐吓华裔选民:支持行动党,就是支持回教国,就会没有娱乐、没有赌博、没有卡拉OK、没有经济活动等等。

把这些浓缩起来,恰恰就是马华唯一的“竞选政纲”:要稳定、不要乱!

马华与巫统,多年来一唱一和,不断向华社“推销恐惧”,不是五一三,就是回教国,这些年来,华社都几乎麻木了,蔡细历等人,却还是一直以为手握至宝,到处推销。

事实上,只要稍有注意时事、有点分析能力的人,就不难理解本文的标题:要稳定,换政府。不要乱,投民联!

一个国家的局势稳定与否,基本上就看其经济表现,经济好,百姓们有工作、有饭吃,就稳定,就不会乱。这一点,就是马华一直在“灌输”华社的道理(奇怪的是,巫统对马来选民的策略,似乎不曾把“经济不稳定=乱”作为宣传重点)。

那么,我们不妨看看几个简单的数据:

国阵政府掌政55年,有49年是在财政赤字下度过的。如果这是一家挂牌公司,那么,这家公司在现有的管理层,已经让股东们亏损了半个世纪,老早就应该被除牌了。

这个天然资源之丰富位列世界第二的国家,长年负债累累。截至2011年,国债近5000亿,超过GDP的50%危险水平。如果依据纳吉这两年只顾烧钱的手法,不必2019年,国家就会破产。对一家公司来说,破产意味着股东的老本泡汤,员工全体失业。

根据报告,马来西亚于2001年至2010年期间,约有8700亿令吉的黑钱外流,单是2010年流出的黑钱,就已经逾2000亿。这个公司一年报账开销5000亿(财政预算),居然另外还有2000亿是没有账面记录的“不知名开销”?厉害吧?

根据日前美国《华尔街日报》的新闻,马来西亚的贪污指数,排名世界第一,是商业贪污成本最高的国家。也就是说,大马商家为了经营生意而必须付出的枱底钱,是遥遥领先世界各国的。你(外资)如果认识这么一家臭名昭彰的公司,你会不会选择和他做生意?

很多人对这些“亿亿声”的数据,没什么概念,更加谈不上什么切肤之痛的感觉。但是,如果把流失黑钱的8700亿和5000亿国债加起来,再除以1千300万合格选民(成年人),每人平均可得10万7千令吉。

换句话说,这个政府,单单在过去12年间,就从你的口袋里偷去了超过10万令吉。这数目,如果再加上大马政府的每年2千亿贪污成本(这可是官方数据哦),恐怕10万就会变成20万。相对这数字,500令吉的“1马援助金”简直就是让人掉泪的笑话。

因此,简而易见的是,如果国阵继续管理这个国家,相信不需要等到第14届大选,大马就会陷入严重的经济危机。大马目前的情况,就类似希腊破产之前。最新数据显示,该国目前的失业率,已经高达27%,即是说,每10个成年劳动人口,就有近3个无所事事。这样的情形,如果发生在大马,肯定是一场灾难。

大马的外劳人口,合法或非法,持护照或廉价身份证的,已经超过4百万。国家破产、经济崩溃,首当其冲的,就一定是这些外劳。他们之中,绝大部分都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才离乡背井,来到大马淘金。你可以随便到街上去访问一下,即使是已经在本地工作数年的外劳,他们身上的储蓄,最多就几百元,有些简直完全没有储蓄,做一天,吃一天。平日所赚、所省下的,都寄回家乡去还债或供养父母妻小了。他们一旦失业、没饭吃的时候,你以为他们会乖乖的空手回国?

不看未来,单是看2008年经济不景气时,街上的攫夺匪剧增的情况,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改善,你就可以想象,如果400万外劳成了失业大军,他们将会比苏禄军带给人民更可怕的梦魇。

你说,到时候,会不会乱?这么一乱,国家还能稳定?

沙巴州不过来了几个毛贼,我们的国防部和皇家警察部队,就乱了手脚,还无辜牺牲了多名军警,搞了几个月还无法搞定,电视新闻也懒得跟进,没了下文。如果400万外劳,只要区区10%作乱,你说,这个国家,会陷入一个怎么样的乱局?

很多华团的大老板,靠着过去多年和政府高官建立上来的“关系”,生意蒸蒸日上。在他们眼里,国阵就是生意的保证,枱底钱不过是生意上的“必要开销”,为了赚钱,他们不惜“不超越政治”,出面支持纳吉政府,搞了个什么“支持首相万人晚宴”。

在商言商,你不能说这些华商们昧着良心做事。他们之中,必然也有不少被“钦点”而站出来的。但是,一个眼光放得够远的商人,必然明白,在严重贪污和滥权腐败的环境下,生意是无法长期经营的。

如果连郭鹤年这样的人物,都意兴阑珊、放弃大马市场;如果连刘启盛(SP Setia)这样手段高明的发展商,都栽在政府的手里,放弃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如果连那些风光多年的华商银行家,都难逃被巫统朋党吞并的命运,那么,那些所谓支持纳吉首相的华团领袖,又算是什么东西?

还有一些老人家,多年来被马华“吓大”(其中应该也有不少曾经是马华多年的支持者或会员),也担心民联执政后,国家会乱。事实上,他们不知道,他们多年来辛苦储蓄在政府户头的公积金,已经被国阵政府滥用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了。自马哈迪时代以来,公积金和国油,就是高官们拯救朋党和自家商业王朝的提款卡。每每钱不够用,他们就会伸手去拿。直到今天,每个人都听说“政府没有钱了”,事实上,连国油前总裁也说过,国油快撑不下去了。你去问问那些公务员,有些2010年的升级加薪,到现在还被拖欠着。

一个欠了一屁股债的政府,连公务员应得的加薪与花红都付不起,还打肿脸皮充胖子,到处借钱来派钱。你是这家公司的股东(选民),你怎么说?

民联代表着这家公司的另一个管理团队,列出公司全新的经营方针,如何整顿业务、如何管理财务、杜绝浪费、报大数等等,开源节流,提高股东福利,最后可以反亏为盈,把盈余分发给股东。
现有的管理团队(执政党)一看,慌了手脚,马上也拟出类似的“派钱清单”,各种分红让股东们受宠若惊,眉开眼笑,却偏偏不知道钱从哪里来?一大堆的债务怎么清还?

一个亏损经营了50年的团队,去年还是创亏损新高,CEO却告诉你,如果你继续聘用他,他明年就可以转亏为盈,能够派息给股东。你相不相信?

安居乐业的百姓怕乱,奉公守法的商家怕经济不稳定。其实,如果参考台湾、南韩等国家,在90年代推翻霸权政府之后,当地的股市虽然急速下调,但是在短期内就回复元气,甚至很快就超越旧政府的经济表现。日前郭鹤年斥资买下柔佛大片土地,被视为郭老的回归。事实上,郭老退出大马多年,这时候选择回来投资一些产业,会不会就是看到民联执政后的前景呢?

马哈迪几年前曾说过一句话:你不能够重复做同样的事情,然后希望能够有不同的结果。(这句话其实是别人说的,他借用而已)

如果你过去50年都支持国阵,可是都看不到你期待的进步,你说,这一次你继续支持他们,“再给国阵5年”,会不会有不同的结果?

这个国家,已经到了破产边缘了。唯一能够避免进一步恶化的,只有换一个全新的团队。

5月5,换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