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称蒙受马泰两国官方压力
普缇放弃为明福验尸庭供证

发表于     更新于

独家报道

NONE 赵明福验尸庭进度再遇阻挠!著名泰国法医普缇(Porntip Rojanasunand,右图)声称蒙受马来西亚及泰国两国官方“政治压力”,被迫在泰南动乱的验尸工作及赵明福案中二选一,不得不放弃为验尸庭供证的安排。

普缇告诉《当今大马》,泰国司法部高级官员曾“劝告”她,勿在4月20日(周二)出庭供证。普缇是隶属泰国司法部底下的中央法医机构局长。

赵明福验尸庭原订在4月20日,针对第二次验尸报告,传召普缇供证。

普缇透露,泰国司法部接获泰国外交部的资讯,声称如果她坚持成行,则将会遭遇麻烦——包括被禁止入境。

她指出,马来西亚政府已经通过“非正式管道”向泰国外交部释放“讯息”,指它不欢迎普缇为赵明福验尸庭供证。

“某位泰国资深政府官员告诉我,马来西亚政府的某个单位施加政治压力,阻止我出席验尸庭,甚至可能会干扰我手头上现有的泰南验尸任务。”

泰南调查和明福二选一

普缇是担心若她出庭为赵明福验尸庭供证,将会影响她在泰南的验尸工作。由于近年来泰南的回教徒分离主义分子暴乱,已造成当地近千人丧命,而普缇正是受命调查这些命案的验尸官。

为了要调查这些泰南命案,普缇有时甚至需要前往吉兰丹州进行调查。她声称,今年1月曾试图取得准证进入吉兰丹,却受阻挠。

“我却无法进入,有关当局发出‘讯号’禁止我越过泰马边境。”

普缇遗憾地表示,如此一来,她被迫在泰南调查工作和赵明福命案之间做出“二选一”的抉择。

泰公务人员须服从指示

teoh exhumation exhumed 211109 brother pray “我们是善意协助赵明福案件,由于此案已经转变为政治课题,我别无选择,唯有选择继续完成在泰南的工作。”

普缇在2004年率领泰国法医队,负责调查85名回教示威者在军方卡车上窒息而死的惨案。

普缇也解释,作为一名泰国公务人员,她对出现的外国政治压力状况束手无策。

普缇是受到雪州民联政府的邀请之下,自愿前来我国协助寻找赵明福命案的真正死因。

“假如我不是一名公务人员,我可能会坚持到底。但在现实底下,我必须服从泰国政府的指示。”

针对揭开赵明福命案真相的努力被迫半途而废,普缇深感遗憾,“根据我的经验,在追求正义的过程,我们有时还是受到限制”。

仍然坚持八成他杀看法

普缇表示,她早在今年1月1日就察觉麻烦的出现。当时马来西亚反贪会官员指控她泄漏赵明福验尸报告,而向警方报案。

如此一来,她也曾表示或会放弃来马供证,因为她有可能遭遇在机场被逮捕的风险。但随后总检察长阿都干尼和警方都澄清有关的指控并不确实,并且保证将保障其人身安全,才消弭了这场风波。

询及她对第二次验尸结果的看法,普缇指出,“所有参与验尸的医生都同意,赵明福颈项上有一个伤痕,这是第一次验尸报告没有提及的。这个伤痕是由我和我的团队所发现的。”

“针对这个伤痕的来源,(第二次验尸的)每位医生都有他们自己的意见,我尊重他们的看法,但我坚持自己的看法。”

NONE 普缇是在去年10月21日在赵明福验尸庭上做出震撼性的供证,推翻我国两名法医在首次验尸过程中,对赵明福死因的看法,震惊四方。

她当时声称,赵明福八成是遭到他杀,死于自杀的可能性只有两成。

她也继称,赵明福尸体上的一些伤势是在坠楼之前发生,包括颈项伤势似乎遭人掐住,以及肛门的伤势看来是遭硬物插入。

普缇的惊人供证,导致赵家同意开棺重新验尸。第二次验尸是在去年11月22日进行,由 双溪毛糯医院的法医组主任沙希淡 进行解剖,反贪会聘请的英国法医学权威华聂兹斯及普缇则从旁监督。在完成二次解剖之后,普缇的看法显然不变。

随后验尸庭却因为种种的原因而拖延,导致普缇至今仍无法上庭为第二次验尸结果供证。

当今大马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