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玛坚称凭实力受邀加盟988
曾当面告知蔡细历是弱势老总

    发表于     更新于

专访(二)

988电台主持人迦玛是一名争议性人物,他因为撰文批评马华而蹿红,却又在积攒人气后,于2009年加入马华拥有的988电台而获得粉丝拥戴。他更在马华翁蔡党争期间,毫不掩饰力挺时任马华总会长翁诗杰。

迦玛在主持节目时,也曾数次语出惊人,惹出不少争议,其中包括指记者收红包为华总宣传,也有人因为他对我国教育政策的看法,把他标签为“反华教”。

在《早点说马》大地震中,迦玛则与翁诗杰党争中的对手——现任马华总会长蔡细历爆发口水战。两人的交锋,除了把一个被视为攸关“新闻自由”的电台噤声事件,节外生枝延伸出宗教歧视问题外,更意外揭开两人于马华重选,翁诗杰落败后的一次会面内情。

这项会面是今年5月3日,在马华总部九楼总会长办事处进行。

迦玛昨日到《当今大马》的孟沙办公室接受专访时,一一回应外界对他的种种争论,乃至剖析他与蔡细历及翁诗杰的关系。

这名“京片子”说得比马来语还溜的前马共之子,为了配合《当今大马》中英文版的联访,决定全程采用英语,但仍维持其一贯的犀利词锋。

警告翁黄联手蔡将落败

NONE 受询及蔡细历声称“有人”要借噤声事件达到个人议程,迦玛反问记者:“我的个人议程是什么?我还在追随(前马华总会长)翁诗杰(右图)吗?谁是我老板?翁诗杰或蔡细历?”

他表示,本身与蔡细历会面时,便曾当面告诉蔡细历,指后者只获得901票支持,并非强势的总会长。

“我也告诉他,如果翁诗杰与(前马华总会长)黄家定联手,你便会失败。我更告诉他,谁是他的敌人,而他则每次回答‘我知道’。”

选前师傅选后见面不笑

迦玛追述,蔡细历在中选为总会长的前与后,对他的态度完全相反,但原因何在则不得而知。

“蔡细历之前见到我就叫我‘师傅’,中选后不只没有这么叫,甚至见到我不再对我笑。”

针对他在马华重选后与蔡细历会面,是否是意味着要从翁诗杰阵营跳槽到蔡细历阵营,迦玛反问说:“我可以从翁诗杰或蔡细历那获得什么好处?”

他说,本身加盟988电台,完全是出自于电台首席执行员黄莉娥的邀请,而这个邀请是看重于他的时评员身份和知识。

不过,迦玛表示,就算他无法再当电台主持人也无所谓,因为他本来就不曾想到,会有当上电台主持和时评员的一天。

【点击观看短片(一)】

【点击观看短片(二)】

否认转移焦点反呛细历

NONE 迦玛也强调,本身追击蔡细历(左图中)发表的“斋戒月”言论,并非把一个新闻自由的课题,转移为宗教歧视的焦点,因为蔡细历才是始作俑者。

他反讥说:“谁先开始转移焦点?我并没刻意转移焦点。”

比依布拉欣阿里更糟糕

迦玛强调,本身一发现网络媒体《独立新闻在线》误指他曾会见蔡细历5次后,即马上拨电有关记者澄清,但没料到蔡细历依然要把此事,扯上他的回教徒身份。

NONE 他斥责蔡细历,指回教徒不应在斋戒月撒谎的言论,是非常恶劣的宗教歧视言论。

他甚至指蔡细历比起土著权威主席依布拉欣阿里(右图)更糟糕,因为就算是依布拉欣也不会发表歧视宗教的言论。

“作为一名政治人物,你不能这么做,否则你不止与依布拉欣一样,甚至比他还糟糕。”

回教徒斋戒月不应误导

迦玛是在988电台噤声事件后,向网络媒体《独立新闻在线》披露,蔡细历曾经不下五次向他承诺,不会干涉988电台和新闻自由。

不过,由于《独立新闻在线》误指迦玛曾与蔡细历会面5次,蔡细历过后澄清,本身并没与迦玛会面5次,并意有所指地声称,迦玛身为一名回教徒,必须更负责任和不应发表误导及错误的言论,特别是在圣洁的斋戒月里。

迦玛也已经向该网站澄清,蔡细历是在一次会面中,“不下5次”保证不干涉新闻自由,而非见面5次。而该网站在上午接获迦玛的电话后,已经修正有关的新闻。

辩称时评人应该有立场

988 hi malaysia old dj koh kok wee 在马华党争期间,迦玛在电台和专栏文章中,毫不掩饰地高调力挺翁诗杰,与他在《早点说马》的搭档主持许国伟(左图)对翁诗杰的尖锐批评,形成强烈对比。

迦玛表示,虽然本身被人标签为前总会长翁诗杰的支持者,不过是否确实如此,则另当别论。

“我可以被标签,但我不知道自己是否真正的翁诗杰支持者,总之在翁诗杰出任总会长时,我未曾感受过来自他的干预压力。”

他进而辩解,时评人应该怀有立场,否则就无法评论某件课题。

“如果没有立场,怎能评论?你们有立场吗?”

辩称互相抗衡制造效果

针对前搭档许国伟对他的批评,他辩称,本身在马华党争时期,高调力挺翁诗杰,是因为要在节目上制造,与“批翁”的许国伟互相抗衡的效果。

“我们要从相反的角度来讨论事情,如果我支持翁诗杰,他就批评翁诗杰,何错之有?”

不过,他否认电台高层刻意安排许国伟在节目上“倒翁”,并声称许国伟一路来确实不喜欢翁诗杰。

“你可以问他,我确实在节目上支持翁诗杰,但我不认为高层曾指示许国伟,要在节目上假装倒翁。我看他是真的不喜欢翁诗杰。”

否认许国伟因他而离开

他也矢口否认,许国伟离开988电台,是因为他的缘故。

“不,那是因为我俩每次在节目上争论,让听众感觉很吵。高层于是叫他重返旧的工作岗位,回任电台总编辑。电台从来没有惩罚他。”

许国伟也是《当今大马》专栏作者之一,他卸任《早点说马》主持人后,只短暂担任988电台总编辑,即重返《南洋商报》任职。

许国伟在最新的 专栏文章 中,揭开了他与迦玛在翁蔡党争时主持节目的内情,包括邀请翁诗杰上节目时,迦玛“提早”恭贺翁诗杰洗脱千万政治献金疑云,而他在90分钟节目里头选择不发一言。

迦玛说,本身仍当许国伟是一名朋友,但许国伟的个案,却与这次的988电台噤声事件不同。

“如果许国伟(撤职)被翁诗杰干预,如果我(遭撤换)是源于蔡细历干预,那么电台首席执行员(黄莉娥)又是受到谁的干预?你可以清楚看到,这是两回事。”

遗憾世华媒体齐封杀他

迦玛也表示,要保住《早点说马》,除了依靠听众支持外,还得获得媒体的支持,遗憾的是,由世华媒体集团属下的四大中文报,却一起封杀他的言论,

他表示,《星洲日报》、《中国报》、《南洋商报》和《光明日报》,甚至没有刊登他日前发的文告,但却大篇幅报道蔡细历的谈话。

“四大报已经接获内部指示,不要刊登我的文告。只有《光华日报》有刊登,虽然《东方日报》也说有刊登,但我却没有看到,还需再找找。”

他自嘲说,或许四大中文报比较迦玛和蔡细历后,发现更讨厌迦玛。

主持节目言论数掀争议

迦玛曾经在《早点说马》声称华文报章出现很多华总的新闻,主因是记者收取了某名商人的红包钱。

华文报刊编辑人协会(编协)过后谴责迦玛做出不实指责,结果迦玛不得不公开道歉,并澄清本身的“收红包论”,只是在评论某名听众的手机短讯。

在北京接受教育的迦玛,之前也曾因为指语文教育,在马来西亚是政治课题和种族课题,引起争议,遭致时评人 唐南发 撰文批评回应。

否认自己反华教关华小

NONE 针对此,迦玛强调,本身并没反华教,只是认为我国的多源流教育制度,是一个问题。

“多源流教育源于英治时期。我们立国后,已经有了一个政治选择,但我们把它弄成一个问题。为何我们要以种族区分学校?”

“我不管你读什么语文,总之各种族都应在同一个屋檐下学习。”

迦玛表示,本身曾询问988电台听众,是否愿与其他种族一起学习,得到的答案全是肯定,不过询及共同沟通语言应是什么时,全都鸦雀无声。

“这是一个问题,所有人同意在同一屋檐下学习,但是不知道应该用什么作为共同沟通语言。”

他也强调,本身虽然支持国小,但却从未说过要关闭华小。

激动回应身份认同问题

论及针对一些质疑其身份认同的舆论,即他的华语比马来语更溜,会否导致他无法融入华人社会与马来人社会,迦玛的语气突变激动。

他并表示,只有讨厌他的人,才会向他提问这道问题。

他质问记者:“我问回你,为何讨厌我?我的听众有讨厌我吗?华社有讨厌我吗?或者马来人和印度人社会讨厌我?还是只有一些人讨厌我?”

没有大马护照身份尴尬

迦玛是前马共领袖之子,父亲是依布拉欣.穆哈默(Ibrahim Mohamad ),而母亲则是珊西娅.法姬(Shamsiah Fakeh)。他在中国北京出生及接受教育,过后一直在那工作,还一度成为机器工程师。

迦玛在中国居住期间,只算是一名外国人,也没有大马的护照。他的父母自1985年起,即申请返马,但申请长达9年后才获批,于1994年回国定居。

他形容,本身没有大马护照,在中国又只被当作外国人的遭遇,让他感到相当尴尬。

“我最终跟随父母返马,若非他们,我也不会在这里。”

当今大马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