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选择性报道难圆冷眼旁观说
988风波凸显既得利益者也受害

    发表于     更新于

延烧数周的988电台噤声事件,究竟是一起打压媒体自由的事件,抑或仅是纯粹党营媒体高层改朝换代事件,在988电台首席执行员黄莉娥、电台高级节目总监陈嘉荣及《早点说马》主持人迦玛三人被革职后,继续掀起新一轮的争论。

基于988电台是马华掌控的党营媒体,一些媒体人包括《星洲日报》执行总编辑郭清江认为,这场风波只不过是随着前马华总会长翁诗杰下台后,“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马华党争结局。

不过,当事人迦玛及评论人如唐南发、陈亚才及傅向红却坚持,虽然988电台是一个党营媒体,唯整起噤声事件却是一个公共议题,不仅攸关新闻自由,更备受社会瞩目。

他们认为,噤声事件是一件大事,特别是与媒体发展有密切关系,其他媒体都应关注、跟进及报道这个课题。

他们也不愿苟同,《星洲日报》在988事件中的选择性报道方式,并认为此举与郭清江指媒体应冷眼旁观这起“马华党争的延续”的说法自相矛盾。

噤声风波是马华党争延续

sinchew daily response to 988 jamal issue 090910 《星洲日报》在今日的头版新闻第5页,以显著版位刊出郭清江题为 〈这是两码子事——988事件与媒体自主权〉 的文章,借此回应舆论批评该报封杀迦玛的压力。他在文中指988风波是马华党争的延续,而涉及党内派系者应该知道“一朝天子一朝臣”的结局。

他声称,既然是一场派系斗争,其中一派欲利用媒体制造话题来主导舆论,媒体当然要避免被利用,因此冷眼旁观,低调处理。

他并说,媒体有自主权选择性报导,因为全马每天都有政党、华团、学校、宗教组织等举办各种大大小小的讲座及其它活动,如果每场讲座都要华文报去预告或报导,华文报每天出版100版都不够。

他也指控迦玛及其“朋党”,借此事件开始了题为“从迦玛被封唛看媒体自主权”的系列巡回讲座,虽然按照讲题,讲座应是讨论当局干预媒体自主权,但是抹黑《星洲日报》及其他中文报,却变成了迦玛及其“朋党”的主调。

高调报道蔡细历封杀迦玛

988 radio jamal ibrahim sacked in corridor 针对此,迦玛(右图)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反击《星洲日报》单方面高调处理蔡细历的回应,但却封杀他的新闻,显然是有自己的议程。

他说,《星洲日报》在马华党争时采取‘挺黄”(黄家定)的立场,既然郭清江现在指988事件是“党争的延续”,那么是否意味着《星洲日报》报道此课题的方式,也是延续党争的立场?

迦玛承认本身是“挺翁”(翁诗杰)人士,但却强调他不是马华的党员,也不能把他归类为翁派的人,不能说翁诗杰下台,他与988电台首席执行员黄莉娥就得跟着离职。

他反问郭清江,“一朝天子一朝臣”是否一个潜规则或明确的条例,为何翁诗杰下台,他就得一同落马?  

“我挺翁,只是支持翁诗杰做的事情,是否能因为这样就把我归类为翁派?是否因为挺翁就要遭到对付?”

迦玛说,《星洲日报》在报道988事件时,封锁来自他们一方的消息,明显已经违背了华文媒体受众群的意愿。

也曾经声援中国报裸蹲事件

penang 1 muted mlayasia flash mob 310810 josh hong 双语评论人唐南发(左图)也指出,虽然郭清江声称媒体不应介入马华党争,但988事件却是一个关乎华社的课题,更是一个公共议题。

“更何况,既然你说要冷眼旁观,但为何却单方面报道蔡细历的回应,而不是全面报道此事?”

针对郭清江指988事件只是“党争的延续”,唐南发反驳说,虽然988电台确实是党营媒体,不过这不代表噤声事件无关新闻自由。

他说,尽管蔡细历声称没干预党营媒体的运作,但不排除底下有人揣摩圣意,而擅自决定铲除黄莉娥与迦玛等人。

“更何况,《中国报》两名编辑因为2005年的裸蹲案报道辞职时,我们也一样给予支持与声援,当时《中国报》也是由马华所拥有,是一个党营媒体。”

唐南发也强调,公民社会及媒体应该反对一切打压新闻自由的事件,不能因为遭打压的媒体是由政党所拥有,就不给予声援。

他说,如果每个人都拒绝声援党营媒体,只会助长政党收购媒体的歪风,在没有压力下继续收购更多的媒体。

无关孰是孰非而是专业问题

他指出,《星洲日报》报道988事件的方式,无关孰是孰非,而是攸关该报是否公平及专业的问题。

他再举例,《星洲日报》单方面报道蔡细历的回应,却把整个噤声事件及迦玛的声明置之不理,犹如观看连续剧,跳过第一集,直接观看第2或第3集。

唐南发也澄清,不管是他或迦玛,媒体自由系列讲座的主讲人不止单单抨击《星洲日报》,更多时间是在谈言论自由的议题。

陈亚才:988已成公共议题

chinese association future forum 070906 tan ah cai 也是隆雪华堂总执行长的陈亚才(右图)则说,虽然迦玛不能与新闻自由划上等号,但988噤声事件却与媒体有密切关系,应该获得其他媒体的关注及报道。

“虽然988电台是党营媒体,但它也已经发展成一个公共媒体。这家电台拥有百万听众,噤声事件也引起公众的关注,社会大众在面子书上的积极讨论,即可见一斑。”

他指出,虽然《星洲日报》有媒体自主权,是否要报道迦玛等人的讲座,但若根据噤声事件的影响力,《星洲日报》不应刻意忽视这个课题。

他说,若《星洲日报》把噤声事件视为一件小事,甚至一字不报事件的源头,只选择报道蔡细历的回应,将是一种非常奇怪,且值得商榷的报道方式。

“就社会大众的反应看来,媒体应该报道这个课题,而不是一个字也不出现,如同此事完全没发生。”

含糊理由可对付所有媒体?

陈亚才强调,既然蔡细历言明此事应交由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处理,那么就更加不能辩称,噤声事件无关新闻自由。

“如果没讲清楚,是否意味着日后多媒体委员会只要以一个含糊的理由,就能对付所有的媒体?”

他质疑,988电台会否只因为接获一封来自多媒体委员会的信函,即大动作解雇3名高层及主持人,甚至腰斩一个节目。

迦玛昨日接获解雇信时也曾指出,988电台并非第一个因为涉嫌触犯特别执照条例,而被多媒体委员会秋后算账的电台,但唯独这一单个案,电台连“砍”多人,甚至包括首席执行员及腰斩一个节目。

“之前 Red Fm及Suria Fm也曾经触犯这个条例,但没有人被砍掉。这次竟然那么大阵仗,除了首席执行员外,所有主持人包括我、廖朝吉、陈佐彬(Chris)、梁拯康及蓝志锋全被砍。”

多媒体委员会指《早点说马》8月13日的节目,抵触了特别执照条件10.2及10.3条文,即有关执照不能提供,足可损及我国任何种族或宗教敏感及情绪的内容;以及有关执照不能提供,违反我国社会愿景的文化或道德价值的内容。

傅向红:祸根是政党垄断媒体

chinese first anniversary 250706 por heong hong 曾在新纪元学院媒体系任教的傅向红(左图),则更深入地点出了整起事件的问题根源。她不否认,988噤声事件涉及党营媒体高层与政党领袖挂钩的因素,但归根究底,祸根却是政党垄断媒体的制度。

她强调,在政治垄断媒体的制度下,不管是否这个制度的既得利益者,都可能受到政治垄断媒体所害。

她进一步指出,一些媒体人靠着靠拢政党的关系,而成为媒体的高层,便是这个制度的既得利益者,如黄莉娥及迦玛等人,但这个制度的受害者,却不止这些既得利益者而已。

她举例,国营电视台的《前线视窗》前制作人周泽南和陈彦妮,或是ntv7《非谈不可》前制作人黄义忠,都不是政党垄断媒体制度下的受惠者,但却肯定是受害人。

“归根究底,这是因为部长的权力太大,可决定一家媒体的生死大权,而部长本身就是来自执政党。在政党垄断媒体的制度下,我们不可能有新闻自由。”

当今大马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