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执道文华小拨款见树不见林
火箭讥蔡细历权力大过副教长

发表于     更新于

柔佛道文华小获得教育部300万令吉拨款一事,引起马华与行动党的隔空过招。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昨日驳斥“火箭呛声,才有拨款”的言论,并声称道文华小的拨款是经过他和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讨论后的结果,并非与行动党“发不发文告”有关。

此言今日立即招致行动党议员的反攻,峇吉里国会议员余德华批评蔡细历“见树不见林”,因为声称代表华人的马华公会,应着重于对华教纳入国家主流政策的发展,而不该在节骨眼上,对一间华小的拨款进行无谓的争执。

讥内阁部门会议形同虚设

余德华表示,一个正常运作的联邦政府,教育事务应该是通过内阁和教育部内部商讨后才制定出相关的政策。

“曾几何时,在内阁及教育部中未担任一官半职的蔡细历能够有如此大的权力,能够在不经过联邦政府相关部门的商讨下,私自与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讨论’后即可对某项政策和拨款拍板定案呢?”

他揶揄,如果根据上述逻辑,我国应该废除内阁和教育部会议,直接让马华总会长对所有关于教育的相关事务,直接和首相、副首相、各部门部长“讨论”,因为内阁及各联邦政府部门的会议已经形同虚设。

“与此同时,我国也应该废除教育部副部长这个职位,因为今后所有教育政策已经无需再通过教育部副部长,甚至也无需教育部副部长对外发表政策。因为只要马华总会长亲自和教育部‘讨论’即可解决所有的教育课题。”

监督执政者是在野党责任

针对蔡细历讽刺行动党至今还沿用“50年不变”的方式为自己宣传,余德华回应说,身为联邦政府内及柔佛州政府的在野党,行动党仅是执行人民赋予该党的权益,对执政当局的政策做出监督和评语,并透过议会和媒体形式,正式表明该党对某项政策和课题的立场。

“然而,蔡细历却认为民主行动党‘50年不变’的沿用自我宣传的策略。蔡细历的此番言论,诚如爱因斯坦的名言:见树不见林。”

三百万拨款支票仍未兑现

余德华继称,华文教育因长期以来都受到联邦政府的边缘化而导致其畸形发展,其主要原因即是联邦政府的单一种族教育政策所导致。

“如果根据文献记载,马来西亚最早开办的华文学校是槟城的《南华义学》(Lam Wah School),设立于1888年,至今超过120年历史,华教和华社已经连成一体,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然而,由于复杂的近代历史,导致华文教育几经风雨,可是,在全体华裔的坚持和拥护下,华教才能在这片土地苟存。”

“如今冷战时代已经结束接近二十年,而全球化也已经在1995年互联网流行后迅速在全球开展。此时,声称代表马来西亚华人的马华公会,应该着重于对华教纳入国家主流政策的发展,而不该在节骨眼上,对一间华小的拨款进行无谓的争执,更何况,在这‘300万拨款’的事宜上,甚至根本就连支票也还未兑现,所谓‘50年不变的宣传花招’,使用在马华身上反而恰到好处。”

古拉:多数华裔支持火箭

另一方面,针对蔡细历批评行动党过去30多年都是依靠“为反对而反对”的伎俩捞取选票,从不曾取得实际的成效,行动党怡保西区国会议员M.古拉也发表文告,作出反驳。

古拉反问蔡细历,如果蔡氏的言论属实,那为何行动党在我国历届大选中,大部分华裔选民都选择支持行动党而非马华呢?

此外,蔡细历也谴责行动党诬蔑马华,虽名为国阵第二大成员党却当家不当权,无法影响巫统的抉择。

马华是否仍当家不当权?

针对上述指责,古拉向蔡氏提出两项问题,即马华现在是否仍当家不当权,因为此词汇是当年马华的一位高层领袖所引用,以表达马华公会在国阵里的沧境?

“其二,民选代议士在国州议会为民请命难道不是他们的职责?”

古拉说,人民选择行动党候选人是因为他们中选后敢怒敢言,这一点是马华不能理解或不愿理解的。

“一个不能够代表人民的政党必定会遭到人民的唾弃,更无需论道不能保障人民权益和财产的政党。”

古拉提醒蔡细历,马华在上届大选遭受几乎灭顶的挫折,因为该党已让人民对其绝望。

“假如马华诚心要重获民心,就必须了解人民要什么而讲到做到,而不是只在大选时许下无法兑现的诺言。问题在于如果马华在国阵里继续当家不当权,又如何兑现所许下的承诺呢?”

当今大马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