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政治意愿等多重因素所限制
皇委会不一定能找出明福死因

    发表于     更新于

明福沉冤待雪(一)

赵明福验尸庭即将于明年1月5日下判,在赵家一早表明不对验尸庭抱有期望下,皇家调查委员会对于赵家来说,似乎已经成了唯一的寄望。不过,皇委会就算得以成立,它能否为赵家找出一个答案,乃至阻止日后再发生扣留所死亡事件,却仍受到多重因素所限制。

皇家调查委员会是英联邦国家制度下,由政府向君主或统治者建议,所成立的调查委员会。皇委会拥有巨大的权力,通 常用来调查某些极其重要,且带争议性的事情,包括一些涉及政府机关、少数人群的待遇、经济问题,或一些引起公众关注的事件。

尽管如此,皇委会的权力却受其调查范围所限。基于皇委会一旦展开调查,政府就无权插手终止,因此政府在设 立皇委会之前,都会小心翼翼地设定皇委会的调查权限,同时限定皇委会的调查时限。

赵家是否能通过皇委会找出真相,首先胥视政府是否有政治意愿,赋予皇委会调查赵明福死因的权限。一旦纳吉 政府拒绝扩大皇委会权限,只以之调查反贪会曾否侵犯赵明福的人权,恐怕仍无法为赵家找出真相。

纳吉皇委会宣布前后不一

najib announce royal commission on teoh death 220709 02 按照首相纳吉在7月22日主持内阁会议后的 最初宣布 ,政府是要设立一个由推事主持的验尸庭,以便鉴定赵明福的死因;待验尸庭有所 结果后,再设立一个具有特定权限的皇家委员会,探讨反贪会所采用的盘问手法,并且鉴定反贪会在盘问赵明福的过程中是否侵犯人权。

纳吉当时表示,皇委会的调查范围不能涵盖赵明福的死因,因为根据法律,这必须交由验尸庭进行。

由于由推事负责的验尸庭权限较小,缺乏公信力,政府此举被外界视为有意隐瞒真相,结果招致民间排山倒海的批评声浪。 赵家更与纳吉会面 中,当面要求政府扩大皇委会权限至鉴定赵明福的死因,而非交由验尸庭来鉴定。

面对各方施压下,纳吉终于放软立场,宣布扩大皇委会的权限,包括调查验尸庭所提呈的报告,不过他也因此辩称, 皇 委会必须在验尸庭完成调查之后才能成立

基于纳吉的宣布前后不一,如果验尸庭在1月5日下判后,政府仍维持原定计划成立皇委会,皇委会的调查权限将成为一大焦点。

安美嘉:皇委会能查死因

总检察长阿都甘尼也曾解释,在《刑事程序法典》第333条款下,推事有权针对一宗可疑的命案展开死因调查(inquiry)。如此一来, 设立皇家委员会来调查死因等于重复

他指出,根据《1950年皇家调查委员会法令》,皇委会的设立目的在于针 对政府官员和部门的行为和管理,或者为了公共福祉(welfare)而进行调查 (enquiry), 而在这种定义下,皇委会的权限无法直接涵盖调查某一个人的直接死因。

bar council sedition forum 110808 ambiga 针对验尸庭已经成立近1年半,政府此时才设立皇委会是否能调查赵明福的死因,前大马律师公会主席安美嘉(左图)的答案却是“可以”。

她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表示,本身翻查法律书籍后,没有发现任何一条法令条文,可阻止皇委会调查赵明福的死因。

“只要皇委会的调查权限够大,就没有任何一条法令可阻止皇委会调查死因。皇委会的调查范围(scope of enquiry),完全根据其调查权限(Terms of Reference)而定。”

胥视政府有没有政治意愿

NONE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左图)也曾引述英国的案例,证明皇委会可取代验尸庭的调查。他指出,在 武器专家大卫凯利(David Kelly) 神秘死亡后,尽管英国政府 已召开验尸庭来调查大卫的死因,但随着政府成立另一个以大法官赫顿为首的调查听证会后,验尸庭就立即终止调查。

另一名前律师公会主席杨映波也向《当今大马》指出,赵家最终能否为明福找出真相,最重要是胥视政府有没政治意愿,成 立一个足可调查死因的皇委会,其次是看皇委会的人选有无公信力。

他说,如果皇委会只是调查反贪会的调查程序,而放诸赵明福的死因不查,就是一个“只做给人民看”的皇委会。

nude clip talk scah 271205 yeoh yang poh 杨映波(右图)相信事在人为,就算赵明福逝世已经超过1年半,但只要政府有政治意愿扩大皇委会的权限,而且委任可信赖的人选负责,就肯定 能查出真相。

“我们要看纳吉有没有政治意愿,当然皇委会的权限是越广越好,最重要是调查赵明福出事前48小时发生的事情,再从调查结果得出结论,做出建议。”

询及他是否对成立皇委会调查死因一事感到悲观,他并没正面回答,只是在叹息一声后说:“有时候要找出真相,特 别是涉及权力机构时,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但最后还是看人民如何争取。”

赵家只要查死因的皇委会

赵家一再争取成立皇委会的原因,是基于他们对验尸庭已经失去信心。由公民分子所成立的“全民挺明福”运 动,也通过各种场合与方式,收集公众签名,要求政府成立皇委会。

在过去的1年半审讯中,验尸庭出现多项不利赵家的供证。共有4名法医都供称赵明福死于自杀,唯独泰国法医普缇独排众议,认为赵明 福死于他杀。此外,总检察署在验尸庭尾声才突然提出的“字条”,更是指向赵明福死于自杀的方向。

赵明福胞妹 赵丽兰 已经表示,赵家对于验尸庭不抱太大期望,特别是最后两个月的审讯,更让他们看不到希望与真相在何 方。

NONE 赵丽兰(左图左)在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不满案件只是朝赵明福自杀的方向调查,完全没有探讨明福是否死于他杀。

她批评,验尸庭决定接纳总检察署提呈的所谓“遗书”,更让人不敢信服。

对于赵家而言,只有成立一个独立、透明与专业的皇委会,才能找出整起事件的真相。不过,赵丽兰也点出,就 算政府答应成立皇委会,其权限不能单只局限于探讨反贪污委员会的调查手法,反之应该找出赵明福的死因。

“如果皇委会只是调查反贪会的盘问程序,就不是我们要的皇委会。我们要找出真相,不是要知道反贪会的调查程序。”

相信纳吉守诺设立皇委会

tbh support group go to galas by election 301010 01 赵丽兰也追溯及当日赵家与纳吉的会面,虽然赵家坚持要一个独立、透明与专业的皇委会调查死因,不过纳吉却 表示我国宪法给予验尸庭调查死因的权力。

“我们家属虽然无奈,却也曾期望验尸庭会独立、透明与公正地调查明福的死因。这是因为,第一,首相承诺,家 属若面对问题可随时见他;第二,首相答应,家属若对验尸庭的结果不满,他会慎重考虑扩大皇委会权限,以调查明福死因。”

“第三,首相要求我们给予验尸庭一个机会。我们相信身为一国之首的首相绝对会一言九鼎,也会铭记对我们家属 所许下的承诺。我们相信一个以民为本,以改革为政的首相,绝不会罔顾我们这1年5个多月里所做的诉求和对验尸庭的不满。”

政府轻视皇委会重要建议

我国历史上总共成立了9个皇委会,调查各种事件,其中包括了1965年调查公共服务及待遇、1968年调查西马地方政府的工作、1971年调查教师服务、1988年调查槟城渡轮码头倒塌事件、1989年调查吉打一所宗教学校的火灾事件、1991年调查双溪毛糯烟花厂爆炸案、1999年调查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的“黑眼圈事件”、2004年调查警队改革,以及2007年调查林甘司法短片丑闻。

按照过去案例,即便皇委会被赋予调查赵明福死因的权限,而又不负众望完成任务,也不能保证日后不会再发生 类似赵明福或古甘的扣留所死亡事件。

royal police commission report and custodial deaths 最明显的例子是,在前首相阿都拉执政时期,政府曾于2004年成立的警队改革皇家委员会,几经调查后在2005年完成报告,向警队提出125项改革建议,包括设立警方投诉独立调查委员会(IPCMC)。

但是政府最后却没有采纳,而是以被批为没有实权的执法机构廉政委员会替代,迄今仍引起许多的诟病。

vk lingam tape judge fixing fiasco 161107 royal commission 此外,政府在2007年成立调查林甘短片司法丑闻的皇委会,虽然在结论 报告中,裁定前首相马哈迪、著名律师林甘、企业大亨陈志远、巫统总秘书东姑安南、前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尤索夫晋和阿末 法鲁斯,涉嫌抵触官方机密法令、煽动法令、刑事法典、法律专业法令及妨碍司法公正,不过上述6人至今仍未遭到对付。

即便是司法丑闻短片主角林甘的耸人谈话曝光,掌管 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纳兹里也已表示,纵然林甘道德有错,也没有一条法律足可对付林甘。

azlan 另一个例子是1999年调查安华“黑眼圈事件”的皇委会。该案查案官末 再因(Mat Zain)近日便连发公开信,揭露皇委 会上呈国家元首的调查报告中,并没纳入其中一份已经呈堂的医检报告。

难保不再发生扣留所死亡

针对政府最终成立皇委会调查赵明福死因,是否仍无法保障未来不会再发生扣留所死亡事件,安美嘉却坚持,它最起 码是能够还原真相。

她理解过去皇委会所提呈的建议,大多不为政府所接受,特别是关键性的警察独委会,然而目前而言,首先要找 出赵明福的死因。

“就算政府不采纳皇委会的建议,皇委会依然是一个寻找真相的宝贵过程。当然政府可以忽略这些建议,但最重要的是能否找出真相。”

当今大马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