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借白小经历回应报章舆论围剿
章钦:黄花不开哪算百花齐放?

    发表于     更新于

因在讲座上批评中文报记者素质,遭世华媒体旗下报章围剿的雪州议长邓章钦巧借8年的白小保校运动为例,巧妙地回应数天以来饱受的舆论围剿。

他感叹我国围剿文化盛行,缺乏容纳异议的民主精神,并呼吁各造勿囿于个人意气课题,反之应以宏观的历史角度看待问题。

邓章钦昨日为前白小工委会秘书庄白琦所编著的《庙里的课堂——八年白小保校抗争记》担任推介人时指出,尽管白小保校运动是我国公民社会争取自身权益的成功典范,但其结束后续发展并不美好,在抗争重开校园后,却出现内耗对抗的情节。

他指出,尽管有人抨击《庙里的课堂》歪曲历史,并没把所有在过程中的人士悉数记录下来,但他为此书护航说,尽管书的内容不完整,但编者只是老实地编著书本,若有人有不同的看法,也可以写书和编书。

他指出,这本不是一本教科书,不可作为课堂教材。

“我想,我们可能因为在过去,因为日本和马来西亚教科书的问题,对历史书都感到非常敏感,对里面的观点不符合自己观点的东西,我们都觉得是在针对我们自己。”

“我想,这就是我们民主的悲哀。民主就是说,你可以不同意人家说话,(但)你就让人家说话吧。”

自揭有人劝告不要赴会

邓章钦也自揭,有者曾劝告他勿出席这场新书推介礼,因此感叹说,大马处于一个半封建半民主的时代,有些人的思想受到围剿,而自我限制,是可悲的一件事。

“大家各自有各自的空间。如果说要用这种围剿的方式来叫人家不要来推介礼,我想这样的做法并不是真正民主。”

他意有所指地说,“我们常常讲,这个社会百花齐放,但‘百花齐放’黄花却不能开,又怎样可以说是百花齐放呢?”

“黄花不能开,白花白天才可以开,这样的话我们已经歪曲了民主的意义。”

因此他认为,各造应该把事情看得长远,把任何事情都放在长远历史角度来看。

“其实这一点小风波,其实只是个人的意气问题而已,如果放不开就很可悲。”

“我们在整个人类的历史里面,只是一小粒砂尘而已,何必在乎一点点意见的不合?但是讲起来容易,做起来不容易。”

他在结束说话前,还不忘自嘲说,希望本身这番言论不会被视为一种异议,“那么对白琦这本书的销路就不好了”。

批中文报记者遭围剿

邓章钦日前,在资深报人古玉梁最新著作《报业风云半世纪》推介礼中的“中文报路在何方?”座谈会上,批评中文报记者工作态度与语文能力欠佳,中文报专栏没是非感。

此言引起大马华文报刊编辑人协会(编协)的大力挞伐。而世华媒体旗下的《星洲日报》、《中国报》和《南洋商报》,更轮流刊登文章,狠批邓章钦。

面子书否认贬低记者

邓章钦在其 面子书 上发表数则留言回应批评,他指出,“提出别人专业能力的问题,就是没有修养;明白了,原来这就是今天专业能力的诠释。”

他还端出本身为中文报记者进修议会常规的例子,来证明本身并没贬低中文报记者。

“试问有多少位议长曾为中文媒体,配合媒体晚上下班时间,在议会会议厅给中文媒体上课 (还惹来英巫媒体抗议偏心),甚至还曾亲自上门到报馆讲解议会常规;而且还让媒体随时进入办公室或通过手机询问关于议会、法律的问题?这是睬媒体还是踩媒体?”

当今大马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