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Jobs
翁协文
2012年5月12日 傍晚6点06分
令人不得不怀疑是圈套
人在现场

5月1日是全球上班族的休假的大日子,原本趁着“劳工节在家中养精畜锐,惟回想起428所见的一景一幕,很想把它记录起来。

自428后,显见两方人马(国阵与民联)的支持者,不断的面子书交锋,把课题严重化,就对此事,济世无补!目前闹得热烘烘,也许是各方都有己见,若是继续互相不停攻击,对此事还有作为吗?

话说,428我也受邀参与,在前夕将要从北南下时,突然听见隆市长宣布不得进入独立广场,我当时有点失落,如果不能进入独立广场,就失了其意义。但最终,还是抱着坚持的毅力赴会了。不到黄河心不死,毕竟是为了子孙下一代的未来。

随人潮从双峰塔出发

bersih 3 rally london 120512 07428上午10点左右,我与同事及兄弟姐妹们在双峰塔前门集合,当时那里已挤满人潮!过后就跟大队很有秩序地慢行到富都车站。当时,令我感动的的是,警方竟然出动交警来维持交通,大伙儿都感到这个警方真的良知发现了,一路上人民们都不断高喊口号“Bersih,Stop Lynas”的口号。差不多走了1句钟,大伙儿到达了原定集合的地点富都车站。在那儿,与关丹反稀土斗士之一的陈贻江会合。

时至中午12点半左右,人群也开始从集合点向独立广场方向前进。现场士气高昂,口号声就越来越洪亮了,走到轻快铁轻车站入口处时,大伙儿就在那里高唱国歌,这情景令我印像深刻,至今不能忘记。过后,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吩咐大家坐下来,尔后就见到一辆四轮驱动车抵达前线。车子就停在相距于我5个人位的距离,很清楚的看见下车的人就是杜乾焕博士,高潮顿起。

突然听到有人喊“快逃”


过后,民联领袖陆陆续续的入场,在林吉祥、安华、安美嘉及其他民联的国州议员到达后,听觉也开受到干扰,耳内好像承受很大的压力,这简直是有关当局启动了听觉干扰器,目的要人潮听不清楚民联领袖的演讲。当时流动电话的服务也不能使用了,就在这时,由于人潮的拥挤,我与一位同事想要乘轻快铁离开,但不知何故,轻快铁忽然停止服务。

bersih 3 rally 040512 zw07约下午3点左右,安美嘉就宣布解散。但片刻后,我发现人群往后退,拼命喊:“快逃!警方发射催泪弹!”我立即不管三七二十一,马上往后退,现场很多人已经“中招”。忍着眼睛的疼痛,还是博命逃!

不久就传来警员丢枪事件,我觉得这很可笑,当时我就说警方人员是整班警员在一起值勤,如果有人劫械,我相信他一定成为蜜蜂窝。我还很肯定的说,待会一定会宣布枪械找回。果然,在晚上的新闻,内长就宣布找回失枪,这真是天大笑话,警车撞人事件等,也都在这时候爆发!

警方催泪弹追击解散民众

我与几位同事就往HSBC银行的方向逃去,累了,就停留在那儿休息,但是警方还是不放过我们,往前方去路发射了几枚催泪弹,我也中招了。那种感受除了痛,还是很愤怒,为什么我们已经要解散了,警方还不肯放过。这是首相的以民为本的策略吗?

人群继续的逃跑,到了HSBC银行对面,众人遭栏杆阻挡,前去不得,唯有不管一切越过约4尺多高栏杆,这个情景就好像逼虎跳墙,慢慢的步行到拉惹朱兰路才逃过这个浩劫!

暂不管朝野政党领袖如何看待428事件,但个人认为,警方从一开始友善的态度是想把群众引导到中心点,但过后再用暴力的手段来对付民众,不禁令人浮出一个问号,这可能是一个圈套,不然,怎么会在大街小巷发射催泪弹呢?

注:作者是前槟州马青团长,目前是民族中兴基金会全国署理总会长,以及复兴社援组全国总干事。
 
点击阅读428集会“人在现场”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