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反马情绪强烈,团结党领袖频遭揶揄讥讽

发表于     更新于

希盟推举土著团结党总裁马哈迪任相,引起两极化反应。周四晚一场论坛上,就有两方主讲人交锋,一方支持马哈迪领军,一方则认为马哈迪不利希盟。

这场论坛题为“马哈迪是否让马来西亚变好的解方?”,由马来西亚拒绝贪腐与独裁领袖(MBPD) 及马来西亚青年阵线(SAMM)联办,吸引逾百名观众出席。

问答环节反应热烈,六名主讲人不断交锋。他们是《马来邮报在线》马来版主编法迪(Fathi Aris Omar)、社运分子哈里斯依布拉欣(Haris Ibrahim)、政治观察者陈仁义、前公正党党员巴德鲁希山(Badrul Hisham Shahrin)、团结党策略主任莱益胡先 (Rais Hussin)与社运分子希山慕丁莱斯(Hishamuddin Rais)。

主讲人以反马派为主,或立场较为中立,只有后两名主讲人立场鲜明支持马哈迪。

招架不住答非所问

在问答环节中,莱益胡先(见图)更因招架不住场内的反马问题,答非所问,遭到观众揶揄讥讽。

当时,主持人柯希拉(Y Kohila)询问莱益胡先,希盟三党主张破除种族政治,但团结党却是一个族基政党,那应如何合作?

莱益胡先回答时指出,公众应正视当前政治现实,即马来垦殖民选票将在来届大选扮演关键角色,而团结党有能力吸纳乡区马来垦殖民选票。

“我们应该专注于首要任务,即是拯救大马……我们与各党及社运团体如净选盟已有讨论,现实情况就是42%垦殖民决定65% 国席胜负。

“马来西亚的宪政体制正在为一个人服务。我不否认其他讲者所说的,但我们要看到政治现实。”

语毕,一名观众高声揶揄:“好像都没回答问题?”,场内顿时爆笑,而莱益胡先则面露难色,并无继续回应。

百事可乐或许较甜

另一名主讲人哈里斯批评,希盟在马哈迪领导下难以脱离种族主义,而马哈迪甚至承诺捍卫巫裔,与国阵巫统无异。

“我从新闻上读到,马哈迪去年7月曾声称,希盟赢得选举后,他将会捍卫马来权益……这句话听起来就像巫统2.0!”

绰号Chegubard的巴德鲁希山(见图)附和哈里斯的说法。他指,国阵的纳吉与希盟的马哈迪这两个选项,犹如“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毫无两样。

眼见数名主讲者与观众接连挞伐马哈迪,莱益胡先反击说,人民已尝过可口可乐,而现在不妨尝试百事可乐。

“我们都尝过了可口可乐,却还没喝过百事可乐,除了少数几个州属……或许百事可乐比较甜一些呢?事实上,百事可乐确实比较甜。”

这时,巴德鲁希山接口说:“两者都很甜,都让你患上糖尿病,最后需要去锯腿。”

现场顿时哄堂大笑,报以掌声。

胜选须有旗帜人物

不过,属于挺马派的另一主讲人希山慕丁莱斯指出,只有旗帜性人物(icon)领军才能胜出大选,而马哈迪正是希盟当前最完美的人选。

上世纪70年代,希山慕丁莱斯尚是马来亚大学学生领袖时,即因参与声援华玲农民的示威,而遭政府追捕,更流亡海外,一走就是20年。当时首相为纳吉父亲阿都拉萨,而教育部长则是马哈迪。

希山慕丁莱斯(见图)在1994年返马。不久后,马哈迪政府即把他收监两周。数年后,他投身烈火莫熄运动,再次在内安法令下被捕,这次囚禁长达两年之久。

不过,他如今力挺马哈迪领导希盟,征战大选。

“在中国有毛泽东、在越南有胡志明……这就是选举政治,我们需要一个旗帜性人物来争取乡区马来选民,马哈迪就是最佳人选!”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观感,但请把个人经历先放一边。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回忆马哈迪过去的错,而是拉倒纳吉。”

安华远胜过马哈迪

巴德鲁希山却予以反驳。他说,人民在上届大选因为安华而支持民联,但马哈迪与安华形象却完全相反。

巴德鲁挑战莱益胡先,若坚持马哈迪有能力吸引乡区马来垦殖民,那么希盟应毫无担忧地让马哈迪上阵垦殖民选区。

“如果马哈迪真能吸引垦殖民选票,那么我挑战你们,随便把他放去一个垦殖民区上阵。”

这时,全场观众再次报以热烈掌声。

吁希盟专注制度改革

哈里斯依布拉欣(见图)点出,他并不否定希盟利用马哈迪赢取乡区选票的策略,但团结党不应继续大打种族牌,抑或操弄一马公司课题。

反之他认为,希盟应尽快端出具体改革议程。

巴德鲁希山也强调人民并非愚蠢,并呼吁希盟,别把所有批评者标签为“支持国阵”或“吃国阵糠麸”。

法迪(见图)也有相同见解。他认为,制度改革才是解决国家问题的途径。

他直言,马哈迪若真心改革,则执政后应立即修定或废除恶法,且不需任满5年。

“马哈迪上任后应马上改革选举法令及钳制媒体的法律,完成后即可宣布重新选举。他无需整个任期,这只是过渡。”

马哈迪仅是特效药

陈仁义(见图)则忆述,在卡立依布拉欣出任雪州大臣期间,他曾走访乡村,竟发现居民仍以为雪州大臣是莫哈末泰益(Muhammad Muhammad Taib)。

“乡区选民与城市选民对政治的认知不同,乡区选民对新兴的政治人物可能无所知,但他们必定认得马哈迪。”

公正党卡立依布拉欣是在2008年至2014年担任雪州大臣;巫统的莫哈末泰益则是自1986年至1997年担任雪州大臣。

陈仁义认为,若人民急迫想要拉倒国阵巫统,则马哈迪能够发挥效用;但就长期而言,马哈迪或许不会带来正面改变。

“人民若急迫想要在本届大选拉倒国阵巫统,实现政党轮替,那么马哈迪确实是个解方。倘若人民追求民主宪政制度的长期斗争,则马哈迪可能带来负面效果。”

无论如何,他强调人民应当把眼光放远,勿局限于寄望本届大选带来巨大改变。

团结党人才匮乏?

陈仁义也提醒,人民不应成天只谈论马哈迪,团结党来届大选将上阵半岛52个国会议席,但该党是否有足够的候选人,却是个问号。

“我们都认识公正党、行动党与诚信党的领袖,但团结党领袖有谁呢?”

陈仁义坦承,他所能想到的团结党领导人不超过5人。

“我能想到的只有马哈迪、(团结党主席)慕尤丁、(团结党署理主席)慕克里兹、团结党青年团团长)赛沙迪,还有在场的莱益胡先。到目前为止,我能举出的不超过5人。”

希盟本月7日宣布完成四党在半岛的议席分配,半岛共有165个国席,将由土著团结党竞选52席、人民公正党51席、民主行动党35席、国家诚信党27席。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