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
阅读更多相关内容
的其他作品
mk-logo
公告
1MDB买电厂多付的30亿去哪了?

《华尔街日报》在五天前的爆料很可能会是长达六年、价值420亿令吉的一马公司丑闻的落幕先兆。这些日子以来,众人所关注问题的正是两名国会议员 – 即民主行动党的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及人民公正党班丹区国会议员拉菲兹 – 联同前首相敦马哈迪一再重复的问题:“一马公司的数十亿令吉消失到哪里去?让我们知道这些钱的下落!”

《华尔街日报》在其题为“资金争议要挟马来西亚领袖”的报道里,指称一马公司用超高的价格买下云顶集团的发电资产,后者之后捐出一大笔款项给一马公司掌控的慈善基金会,那就是一马人民基金会(YR1M)。

一马人民基金会之后被指说资助国阵第13届大选的竞选活动,如今也在正等待着州选举到来的砂拉越资助社会活动。

《华尔街日报》在上个星期五报道一马公司于2012年用过高的价格买下云顶集团的发电资产。这个价格在那时候相等于大约美元7亿4000万元,或23亿令吉,这是那些资产当时所值价钱的五倍。

云顶之后被报道说它从这个交易中得到19亿令吉的非凡利润,这意味着它在发电厂的股权只值4亿令吉——或不到一马公司所付价格的五分一。

在出售几个月过后,云顶一个称为云顶种植有限公司的单位,捐助1000万美金给一个和纳吉有关系的慈善基金会,即一马人民基金会,这个基金会在其网站列明纳吉为主席。

虽然一马人民基金会的设立是要透过教育及运动来帮助弱势的人民,但是它在第13届大选却投入大量资金在槟州的竞选活动,协助国阵试图重夺这个州属的政权。

它和其他跟政府有关联的慈善基金会,在2013年5月5日投票日前在槟州投入数百万令吉,纳吉在竞选期间到访槟城,并宣布一马人民基金会捐助200万令吉给当地的两所学校。

这个爆料最令人感到好奇的是,首相纳吉在过去5天里表现得非寻常的沉默,他理应立刻对《华尔街日报》展开法律行动,正如他在一马公司丑闻上起诉潘俭伟和拉菲兹两人那般。

纳吉是否特别钟情于《华尔街日报》,以至于他准备被诋毁,而不打算自证清白?

除此之外,有一位内阁部长,就是旅游部长、纳兹里,发出了一份异常的声明,只能被解读为企图合理化纳吉滥用一马公司数十亿令吉在第13届大选替巫统/国阵联盟竞选的行为。

纳斯里说:

“如果《华尔街日报》的报导被证实是真的,那么这也不错,因为它证明了钱并没有不见。那么为什么你们(批评者)又说钱已经不见了呢?”

“(财政部所全权拥有的一马公司的)钱用在人民身上有什么不对呢?”

姑且不看纳兹里令人震惊的声明之强处与弱点,必须被点出的是,《华尔街日报》的报导只是直接提到云顶之后向一马人民基金会捐助后来被用来资助纳吉在第13届大选竞选活动的那1000万美元。

那么一马公司向云顶以过高价格收购发电厂的其他五分之四的钱又怎样了?

是否有其他慈善基金也因着云顶的慷慨而受益呢,它们是否也同样被用来资助纳吉在第13届大选的竞选活动?

一马公司为云顶的发电厂付出了高于其价值五倍的价钱或7亿4000万美元,即比发电厂的实际价格多出5亿9200万美元。云顶据称是为了慈善工作向一马人民基金会捐献1000万美元,但该笔钱实际上是被用来资助纳吉在第13届大选的竞选活动。

那么一马公司“多给的钱”所余下的五分之四的下文是怎样呢,即5亿9200万美元—— 1000万美元还是5亿8200万美元,或是18亿美元?

这笔为了云顶发电厂支付过高价格的18亿美元去了哪里?

估计一马公司为15座发电厂付出的180亿令吉,有30亿令吉是多付的。

那么一马公司的这一笔30亿令吉又消失到哪里了呢?

纳吉应开始为其“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丑闻” 进行毫无隐瞒的招供,首先他得揭示当时以超高价格即180亿令吉收购15座发电厂时所多付的30亿令吉的下落。

注:作者林吉祥是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

Unlocking Article
查看评论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