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公告

卢界燊无须杞人忧天

发表于  |  更新于

民政党槟州青年团团长卢界燊早在一月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中,举起送给槟州首长的感谢卡让媒体拍照,那是多么具有娱乐性。

但这样做只是为了要表现,他很有信心在太子路土地交易的言论是正确的,此行为就未免太幼稚了。他的逻辑很简单—他肯定对, 因为他还没收到法庭文件。

但2018年3月 6日, 随着接到林冠英一系列的诉状后,他在新闻发布会却又唱反调。

卢界燊之前信心满满作出诽谤言论的男子汉形象销声匿迹,他浑然变成一副满腹委屈的小男孩,在写着满怀激情的公开信,把自己描绘成一名受害者。

可笑的是, 他甚至写下他念法律的原因。我很不想对另一个受过法律训练的人,在基本程序方面提供意见。 他应该了解,最好是专注把他所有的辩护回应在林首长的诉状,而不是在大庭广众发牢骚。

他也提到,他因被这一系列的法律诉讼缠身可能破产,而无法成为下届大选候选人 ,这会不会太戏剧化了呢? 为了消除他的顾虑, 让我们对症下药。

第一, 除非他之前对林首长所作出的指控都是不正确及没有根据,要不然他根本不需要为破产而担心才对。他难道不知当中这一点逻辑吗?

第二, 除非民政党明文规定党员有法律诉讼缠身不能参选,否则他参选应该没有问题。 既然他熟悉法律, 他应该晓得任何一个马来西亚人都可以成为大选的候选人。

除了破产人士或任何刑事案例被判坐牢,或罚款超出规定期限及数额的人士之外,任何大马人都可以成为来届大选候选人。 如今当人人都在猜随时会大选之际, 难道卢界燊却急着想要在2018年8月前就被下判罪成?

最后, 谢谢你提醒了我们言论自由的重要, 以及反对党存在政治里头扮演制衡的重要性。但言论自由不是一项可以无限上纲的权力,尤其当它被不择手段的一方所滥用。

至于反对党在体制中存在的必要性, 我觉得马来西亚人会比较喜欢以事实为重又有活力的反对党。 但对他来说, 这思想可能太前卫了。


拉惹莎拉菲娜(Raja Syarafina Raja Shuib)
槟州首长林冠英法律事务官员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