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
的其他作品
mk-logo
公告
文告|华教的另一座泰山建成

建成突然走了!

现在进入疗伤状态--设法疗愈痛失亲密战友的伤痛。

过去一年多,走了三个好朋友:黄祥胜、陈坚国(马六甲的家私店老板),接下来居然是吴建成……人对造化的无奈,莫过于此。

和建成建立的50年情谊,可以简单分成三个段落:70年代在马大华文学会搞活动时期、在各自的独中岗位掌校期间和近几年参与林连玉基金并肩工作的时段。其中,70年代中到80年代初我们都在扣留营度过的日子,联系完全切断。

回想起和建成在马大华文学会共同生活的日子,现在依然历历在目。这个从半城乡来到当年学术象牙塔的朴实,诚挚的小伙子,很快地就被学会的活动吸引过来,而且进入了“改革”后的执委会。在我以盲导盲的带领下,大家推展了学会各色各样的活动。也就是那段渊縁,让他近几年来,在林连玉基金的外交场合上,介绍我的时候,总爱画蛇添足地为我加上“老领导”的称号,让我啼笑皆非。

搞学会活动期间,建成参与《春自人间来》巡回演出前的集训时,所表现的一些画面,在我脑海记忆犹新。我们的学会集训团队在八打灵17区945号楼入“营”时,里面空无一物。建成不知从哪里找来三夹板、回收木等,钉钉打打的,制作好几套矮桌、架子、书橱等,不花什么钱就满足了集训同学们的日常作息需要,让我暗自佩服。往后,他在应付许多日常生活中的繁重、脏兮兮的工作,总是身先士卒,不辞劳苦地挑起来。这点让我大叹不如。当然,生活中,也看过他为儿女柔情而掉的纯真泪。还有的就是他在舞台上饰演“老财叔”的造型。

随着《春雷》的筹办,学会面临大难,受到当局无情的蹂躏和摧残!建成也遭受到残酷的迫害!这段经历在他身上刻下的伤痕,却不断激励他为正义事业继续奋战!只因为一个错误的情报,我们的兄弟被严刑拷问、疲劳审问、折磨、虐待……最后,建成坚决否认所有诬告,拒绝接受一切莫须有的罪名。最终被送进扣留营度过8年的时光。

每当想起建成当初被扣留时所受到的苦难,我的脑海里总是不期然地出现电影《十诫》里,耶稣背着十字架的画面(无任何偏见)。建成因坚持自己的信念,受了巨大的痛苦,或许最终让折磨者察觉到对建成和学会背景的错误判断,使到我们几个后期被逮捕的同学(我、亨能、亚柒、文波、赛珠、丽芳等)在被盘问的过程,都免受皮肉之苦。因为建成已经把所有的苦难给承受了!想到这里,我内心充满对建成的亏欠感!

从扣留营回到外面的世界,继续和建成在华教领域续前缘。

建成对华教,特别是独中教育的办学办校立场非常明确,对改制国民型中学(华中)、国民中学华文学会的正面态度,往往影响了许多独中同道的看法。这里就不多谈。

离开独中后,有机会参与林连玉基金的活动,也是建成引荐的。虽然我在组织里只扮演辅助的角色,但这些时间应用得还是有其价值的,由衷地感激老朋友。

末了,寥寥数言,无法表达我对建成的怀念。俱往矣,借用伟人的话说,人的生命,可以轻如鸿毛,也可以重如泰山。吴校长的一生,已和许多华教先辈一样,成为矗立在祖国土地上的泰山之一。愿他在天之灵和族魂林老师及其他华教前辈继续保佑我国民族教育事业,公平社会和昌明马来西亚。


赖兴祥。马大华文学会1971/72年度主席,农业科学毕业生,曾在3所华文独立中学担任校长共达17年。

查看评论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