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
阅读更多相关内容
的其他作品
mk-logo
专栏

najib announce new cabinet lineup 090409 05 纳吉和希山慕丁接过了首相和内政部长职位后,马来西亚正式迈入二世祖年代。这两个二世祖虽然从政已久,向来平步青云,可是政绩却乏善可陈。

两人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扮演马来英雄,誓言以马来短剑捍卫马来族群利益。纳吉在1987年茅草行动前夕的一场大集会上恫言“要以华人的血清洗马来短剑”;希山慕丁连续几年在巫统党代表大会上举剑、吻剑和舞剑,引来了非马来人社会的强烈批评。

hishamuddin hussein kissing the keris at umno 57 agm 221106 马来西亚是一个对“国内安全”有特别诠释的地方。在族群关系紧张的情况下,声称要用华人的血清洗马来剑不但没有问题,也不会惊动警方调查是否已威胁国内安全。纳吉在不久后的茅草行动中没有被逮捕,没有被关进甘文丁几年反省反省,就是一个绝佳例子。

希山慕丁舞剑的动作令非马来人极度不安,在巫统党员参与辩论的时候,甚至还有人调侃希山慕丁“几时要用这把剑?”。警方却连续几年视若无睹。

社会到处充斥双重标准

相反的,《星洲日报》记者陈云清只不过据实写出槟州巫统风云人物阿末伊斯迈的经典“寄居论”就被内安法令逮捕。当时的内政部长以为全国人民都是白痴,声明陈云清并非威胁国家安全或犯罪,警方只是要保护她的安全。伟哉斯言!

isa 3 teresa raja petra tan hoon cheng 著名异议部落客拉惹佩特拉和雪州行政议员郭素沁也在内安法令下被捕,前者被指在网页上撰文控诉纳吉和阿旦杜亚谋杀案有关,郭素沁则被指反对金銮镇回教堂播放的祷告声而被逮捕。

再来,社会主义党用了一个拳头作为党徽,就被社团注册局刁难。社团注册局指拳头象征暴力,社会主义党驳斥这个指责并反问,难道巫统党徽使用马来短剑,就不算暴力吗?我们的社会到处充斥双重标准。

人民失去选择穿衣的自由

bershi 1blackmalaysia pc 050509 01 最近的政局发展更是有趣,公选盟号召国人穿黑衣抗议国阵的霹雳州非法政府在5月7日召开州议会,警察在记者会后几个小时迅速逮捕公选盟发言人和政治学者黄进发,并以煽动法令调查黄进发的行为是否以构成犯罪。然后全国总警长警告反对党和公众勿试图阻止霹雳州议会会议的召开,警方将对违法者采取严厉行动。

曾几何时,我国人民连选择穿衣的自由也没有?呼吁人民穿黑衣也不行?举剑舞剑的人逍遥法外,写新闻的、写部落格的、莫须有的、呼吁人们穿黑衣的,通通像十恶不赦的奸徒锒铛入狱。

侵害人民法律咨询和代表权

不至于此,警察抓了黄进发后,五个律师被拦在商业罪案调查组总部长达4个小时,不准和当事人见面。警方也证实在四个小时之中,未曾盘问黄进发。这无疑否决了人民获得法律咨询和代表的权利,触犯了联合国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四条第三项之:

(II)有相当时间和便利准备他的辩护并与他自己选择的律师联络;

(III)受审时间不被无故拖延;

警察做起“绑架”勾当?

wong chin huat arrested one black malaysia campaign court orange shirt 060509 也不至于此。在律师和警方僵持不下,一个警官要求律师到警亭内谈话,看似准备妥协让律师进入警局会见黄进发。但是,在场的社会活跃份子随即发现一辆载着黄进发的警车快速驶离警局,警方拒绝回答他被带去什么地方。

这个调虎离山之计,令人不得不思考,我们的警察部队到底腐化到什么程度了?在没有良好理由下剥夺公民自由,否决人民的法律咨询权利,扣留和隔绝的处理方式毫不专业。

调虎离山之计看似精明,但是人民作为纳税人和公共服务的老板,什么时候允许警察做起“绑架”的勾当?国内治安每况愈下,警察打击犯罪无力,还成为不折不扣的政治迫害工具,无怪乎坊间到处流传“警察保护的是巫统,不是平民百姓!”

逮捕集会者散布恐怖氛围

vigil and arrest in front brickfield polis station 060509 liau kok fah 黄进发被扣第二天,警方经过二次申请,终于获得庭令把他延扣到5月8日。当天晚上,非政府组织和政党领袖在十五碑警局外举办烛光会声援黄进发,蛮横的警员当场扣留14人,包括一名国会议员。

14人在数小时后无条件获释,可见警察企图通过逮捕行动,制造恐怖氛围驱散支持者。然而,警察部队在公众心中的形象却因此再次受损。

同天,回教党副主席莫哈末沙布也被逮捕,罪名是在怡保组织群众参与祷告。另一边厢,公正党领袖巴特鲁希山和几个支持者因送阿旦杜亚生日蛋糕至首相署而被逮捕。连祷告和送蛋糕也会,我国正式进入警察国年代。全民大马并没有错,全国人民都在大阿哥的监督之下,不但情报眼处处皆是,大阿哥的拳头也布满全国。

“所谓独立是个大骗局”

无怪乎黄进发念兹在兹就是“匈奴未灭”,他所指的“匈奴”乃是巫统领导的专制政权。黄进发在他的个人网志阐明:

“匈奴未灭,因为1957年的独立和1963年的建国,并没有为我们带来民主。几乎从独立后不久开始,马来亚/马来西亚就逐渐堕落成巫统的“选举型一党制国家”。所谓独立50年,对了解马来西亚政治史的我而言,是一个大骗局。”

明天(5月7日),霹雳州议会会议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已有消息指出镇暴队进驻霹雳州秘书大厦,警方将封锁数条道路,包括该建筑物半径500公尺的地方。

荒腔走板推翻民选政府

州议会外的警察暴力、州议会内荒腔走板的行为、虚伪的皇室致辞,将把这场由国阵和纳吉主导的政变讽刺剧推向高潮。国民必须抱着沉痛的心情宣布,霹雳州的民主已经死亡,民选的政府已经被推翻,政治领导权已落在叛变政府手上。留给人民的,就是美轮美奂的州秘书大厦外的铁丝网、警棍和红头兵。

忧心国事的公民,此刻能做的并不多,除了响应前上诉庭法官N.H. Chan的呼吁,一旦对法庭的不公正判决感到失望,人民可以在下届大选以选票教训政府之外;就只有穿上黑色服装,以最简单的行动参与公民不服从运动,向残暴和反民主的政权做出严重的抗议!

后记:此文截稿时,警察冲入霹雳州行动党总部附近的餐馆,逮捕所有穿黑衣吃早餐的人。Syabas!希山慕丁,Syabas!纳吉,巫统双剑客将名留千史,人民在投票的时候永远记得这一刻。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