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观点

最安全的地方,是最危险的地方

发表于  |  更新于

NONE 明福君,您离世已经七天。雪州300人走上街头为您请愿。我们只不过要求处在案发现场的反贪会接受调查,无奈却换来镇暴队的强力驱散。卢传文先生遭镇暴队员强行在地上拖行长达30米,颜贝倪小姐头部也在混乱中被击伤。痛!很痛!可与您高空坠下的痛楚相比根本不算什么,在您家人锥心之痛面前更是不值一提。

尽管可能遭遇一枚枚迎面而来的催泪弹,尽管可能挨上一棍棍毫不留情的警棍,尽管可能被拖行很长一段距离,也许是30米,哪怕是3公里,一想到您可恨的遭遇,我们抬头挺胸,我们走上街头,我们声声呐喊。呐喊什么?呐喊公正!呐喊正义!面对一匹匹披着羊皮的狼,一个个西装笔挺的流氓,我们不该继续沉默,更不能坐以待毙。

当我们鼓起勇气,满怀热情做着我们认为对的事时,尊贵的副首相慕尤丁说话了。“冷静,冷静,大家冷静,别反应过激。”我在想,是我们反应过激,还是他冷血无情?是我们的和平请愿过于粗暴,还是镇暴队的强力驱散过于温柔?

teoh beng hock funeral 200709 casket 一位大好青年昂头挺胸走进大楼,却在数小时后横尸于大楼旁的空地上。疑点重重,身为“地主”的反贪会轻描淡写,置身事外;尊贵的首相署部长纳兹里叫我们别妄下定论,自己却说出“我们怎么知道他要去跳楼?”这种认定明福君是自寻短见的话;“协助调查”的良好公民连扣留疑犯也不如,从下午五时许带往反贪局一直被录取口供到凌晨3时45分,过程长达十小时,反贪会全国调查主任苏克里却说,这是正常的做法!慕大人,恕我修养不足,我实在无法如您那般“冷静淡定”(抑或是“冷血无情”?)。

“我知道警方将会进行全面与透明的调查,我们不要任何人掩盖真相。”尊贵的慕大人如此告诉我们。我猜,慕大人小学上道德课时一定很专心很用心,竟单纯地认定“警察叔叔是好人”、“警察叔叔正义凛然” 、“警察叔叔是人民的守护者”,天真地相信警方会进行“全面”与“透明”的调查。他不知道(还是不愿知道?),我们国家的警察与众不同。在这片万能的国土上,没什么是不可能的。

2008年12月23日,27岁的印裔停车场服务员 布拉巴卡 (Prabakar)以“协助调查”之名被带往Brickfields警局。到了警局,布拉巴卡先是遭警员群殴,然后被警员以沸水淋身,以塑料管抽打脚板,以绳子吊颈,接着被带到诊所注射了两支不明药物,最后被弃之路旁。

a kugan detention death funeral ummc to puchong 280109 18 2009年1月20日,22岁的印裔青年古甘被发现离奇毙命于警局扣留室内。他是于2009年1月15日因涉及抢名车被捕,在接受调查期间离奇死亡。剖验报告揭露古甘身上有多达45处被打所致的外伤,死因是骨骼肌受到纯性外伤,而引发横纹肌溶解症,最终导致急性肾衰竭毙命。

2009年6月14日,53岁的印裔 卡纳巴西甘 被发现毙命于斯里白沙罗警局。死者是于6月10日在警方设置的路障被逮捕。他的妻子玛纳梅嘉拉指出,本身在6月12日到扣留所内探访丈夫,发现丈夫身上有多处被殴打的伤痕,右眼更是肿起老大一块。死者更向妻子投诉遭到警方的殴打。

疑犯在警局内离奇死亡的案件多不胜数。人权委员会的调查报告显示,从2000年至2006年共有100名嫌犯死于扣留所,其中单是在2007年就有11名嫌犯在扣留所毙命。尊贵的慕尤丁大人,您对这样的“警方”有信心吗?我们能奢望这样的警方进行“全面”与“透明”的调查吗?

一直以来,许多人打直进入警局,打横被抬出来。如今,明福君昂首迈入反贪会大厦,却于数小时后卧尸在隔壁的沙亚南商业广场5楼。电影常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明福君告诉我,“其实,最安全的地方,才是最危险的地方!”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