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跟哪个国家比较

发表于     更新于

文:姚文杰

虎年将至,华人避忌虎年结婚,赶在牛年结束前拉埋天窗组织新家庭,全城婚宴随处可见,热闹得很。华人不喜欢“虎”字与广东话的“苦”字谐音,也是避免虎年结婚的原因之一,因为深恐虎年共结连理的新人婚后生活困苦。担心虎年结婚真的会有如此遭遇,当然是可以左闪右避,大不了最迟2011年结婚,但是一个国家的灾难就不是说能避就避的。

近来一连串的不利讯息,包括我国在今年首三季只吸引了72亿令吉外资、国油好景不再盈利骤降一大半、部长坦言马来专业人士也开始移民、坦言我国经济停顿十年等等,都在在显示我国正在走下坡。其实不要说“正在”走下坡,其实是早就“已经”走下坡。

“分而治之”的公共交通

NONE 就拿公共交通系统来说好了,早在十多年前,我国领袖就想到了几个“分而治之”的轻快铁、火车系统,从一个站转至另一个站必须长途跋涉,汗流浃背搭上另一班列车。一个每天高喊2020年成为先进国的国家,在1990年代中想到设计这个模样的交通系统,如果还觉得洋洋得意,我们还有什麼话好说?

说句实在话,每当外国朋友问起:“贵国堪称准备晋身先进国行列,何以地铁系统如此不堪?”除了觉得羞耻、自卑,还是羞耻、自卑。

如果当初我国领袖懂得到东京、香港、新加坡真正考察人家如何盖地铁,如何规划公共交通,懂得跟做得最好的国家比较,鞭策自己要求我国的公共交通管理水准达到第一世界水准、跟他们虚心学习,或许我们今天的轻快铁和火车系统是世界第一流的也说不定。但是十多年前推出了这个不协调的系统,就已经是注定要让国家永远停留在第三世界水平了。

抵死不认则注定要没落

世界上此国崛起,彼国没落乃平常事。但是一个国家如果连没落了,也抵死不承认,依然觉得自己很了不起,那么是注定要没落的。50、60年代的台湾,比马来西亚还要穷,在1970年代后经济迅速起飞,晋身亚洲四小龙行列。

NONE 2000年至2008年陈水扁政府执政时,台湾经济遍野哀鸿,约莫在2006或2007年,台湾人均收入就首次被韩国超越,台湾从昔日四小龙第一名掉到包尾,但政治人物依然沉醉於政治口水战。台湾公民社会力量强大,知识分子、企业家等极力呼吁台湾政治人物从政治斗争中苏醒过来,正视必须重建台湾国际竞争力的事实。

台湾政治人物很会高喊口号、撕裂社会,但说到重振经济、重建国际竞争力,似乎都还欠缺一些火候,到了今天依然专心玩弄政治权术,台湾经济?放一边吧,谁当选才是王道。

台湾人极在意本身竞争力

比起中国大陆经济,很多台湾人确实觉得台湾经济已经没落了,但台湾人生活态度非常积极,下班后做兼职、学英文日文、参加活动自我提升的台湾人多不胜数。知道韩国超越了台湾之后,台湾人都很慌张,平面和电子媒体就一直讨论台湾应该怎样提升竞争力以重拾昔日光辉岁月,因为他们知道这是在提醒台湾必须快马加鞭提升国际竞争力的讯号,也甚少会听到“台湾至少比马来西亚、印尼好”的论调,比较多听到的是台湾比起自己的对手,即香港、新加坡、韩国输在哪里,胜在哪里,如何取长补短、学习对手优点的论调。

以前在台湾,时常听到台湾人东一句美国、西一句日本,然后又说新加坡怎样怎样,有时候也有点受不了。这当然是无可厚非的,毕竟人望高处,水向低流,台湾很早以前就已经是先进经济体,不跟英美日本比较,难道跟亚洲小猫马来西亚比较?

大马沦落跟缅甸同等级?

NONE 记得以前一位台湾老教授慨叹:“台湾领袖一天到晚都沉醉在政治斗争当中,以前的台湾大展拳脚准备追上日本,现在只能跟马来西亚、缅甸这些国家比,以后就要跟纳米比亚比,然后输出台佣为台湾赚取外汇。”

读者或许会问我:“那你有没有跟老教授抗议?”说实在的,我自知自己的国家确实不如台湾(除了国际机场和英文环境之外),如果当时大吼大叫抗议老教授把马来西亚与缅甸视为同一水平,或许还真的会被人家耻笑说:“你自己的国家不争气,又怎能责怪老教授呢?”

第三世界楷模不值得自满

唉,也对。总不能说国际社会认为我们不够格成为先进国,就发挥第三世界因自卑而自大的心理怪罪外国人“质疑马来西亚成就”吧。当时的我,坐在大学讲堂里,告诉自己:“废话少说吧,还是学习台湾人自强不息的拼搏精神比较实际一些。”

凡事以先进国马首是瞻,或许确实是有点盲从,但第一世界确实拥有太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元素。有比较才会有进步,总不能说“干嘛整天梦想自己的国家一定要晋身第一世界呢?第一世界的人民不见得都很快乐,很多先进国生活压力特别大,我们至少还是比柬埔寨、索马里好啊!”而回避我国要跟最好的国家比较才能进步的事实。

今天,我国要晋身先进国行列,我们应该跟第一世界比较而力求上进,还是跟穷国比较而继续以第三世界楷模的身份觉得自满,这么简单的选择题,我国领袖应该还懂得选择吧?当然,选择了之后,执行力度又是另一个长篇大论的故事……

漫画

VOIZ 中文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