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刘天球的“天公仔”传奇

许国伟

刘天球能够自栩“雪州这样的政治人物”,不是没有道理的。

即使是发生遭冒险支持信这样大的事件,他还能神情自若,即使受传召出席纪委会听证会,他也显得信心满满,扬言本身相信在听证会后,自己将会没事。

果然,纪委会主席陈国伟宣布,纪委会严厉训斥刘天球,因为刘天球的前助理郑文福发出支持信予儿子的风波,已经破坏行动党的形象。

他还说,本身做错的事情,就是误信了一个不应该相信的人。

如果郑文福上诉成功还了清白,那么刘天球岂不是要糟?

依照刘天球在雪州行动党的地位,在行动党高层心中的地位,郑文福上诉成功应该不会发生。

当然,刘天球可以说,这是外界对他“像烂泥抛掷”的指控。因为,他是雪州最受人误解的政治人物。

这个误解,甚至可以从90年代,雪州行动党领导层一再发生内斗开始。

每次内斗都有刘天球身影

从蔡高英领导雪州的时期开始一直到2008年欧阳捍华领导,差不多10年的时间里,雪州行动党几乎是炮火连天,派系斗争连连,而每一次的内斗都有刘天球的身影在。

这段期间,除了阿末诺病故,历任州主席都被斗倒退党,包括蔡高英和王志坚,只有刘天球在州主席、州署理、州秘书各重要党职间游走。

在1999年,刘天球是州署理主席,邓章钦是州秘书;当时两人炮口一致对着蔡高英。2001年,邓章钦因为公开请林吉祥“退位让贤”论,成为当权派的眼中钉。

虽然州主席是阿末诺,但雪州已经形成刘天球这一支“国王的人马”嫡系部队,跟邓章钦这一系拥有一定基层支持的非主流派,双方战火延绵多年。

至于郑文福,也是当权派的爱将,这一年州选,他获得84票,低过刘天球的91票,还高过邓章钦的83票。

雪州的派系斗争激烈到什么程度?2003年初,原任州主席阿末诺病逝,结果州联委会改组,引发支持邓章钦及支持刘天球两股势力的角力,随后爆发包括刘天球在内的8名州委革职风波,结果刘派告御状,导致中委会接管州联会直到改选。

同年8月,雪州联委会改选,刘天球的人马,几乎囊括了所有州委名额。邓章钦虽然中选但辞去州委,刘派掌握全局,刘天球当仁不让,在复选中当选州主席,攀上权力高峰。

2004年全国大选,雪州在刘天球领导下重蹈1999年大选的惨败,连刘天球都在八打灵北区国席败北,要求刘天球引咎辞职声浪纷起。毕竟,1999年大选行动党的败绩,当年是要州秘书的邓章钦背,如今刘天球身为州主席又怎能推诿责任?

扶倒王志坚始终有影响力

刘天球最终辞职,指定最高票州委王志坚接棒。虽然刘天球否认有指定王志坚接棒,但是,前《南洋商报》记者,现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政治秘书黄伟益,在2004年4月1日的报道,就明确指出刘天球是在提出附带条件下辞职,指定王志坚接任州主席,报道中也说“刘天球辞去州主席,但他依然希望在州委会保留一定影响力,从而‘遥控’一些主要的人物。”

2005年州选,王志坚蝉联主席,但刘天球始终还是“捉刀人”。2007年,爆发“逼宫”倒王志坚事件后,由欧阳捍华担任州主席,刘天球的影响力依然存在。

308大选后,行动党在论资排辈,谁该出任官职时,刘天球那一句傲然的“雪州这样的政治人物”,从他过去的辉煌战史,谁斗他谁倒就是他不会倒,简直有蒙上天眷顾的“天公仔”之称来看,绝非虚言。

能屈能伸一流政治动物

有人说,这一次改选,刘天球的好运,可能用完了。

因为2008年雪州改选,欧阳继续当主席,刘天球得票140排名第8,排在他之前的,都是新锐领袖潘俭伟、刘永山、杨巧双、欧阳捍华、张念群及查理斯圣地亚哥等;在全国改选,刘天球的得票为233票,排名第廿一,刚好挤不进20人中委会。幸好,他是“国王人马”还是能受委进入中委会。

但是,在党内新锐不断上位之际,身为老臣子的刘天球,还能继续蒙上层眷顾吗?尤其是在过去两年,刘天球的负面新闻只会多不会少,俨然已成为党及州政府的“负资产”。

但是,从刘天球在雪州行动党翻云覆雨的强硬斗倒别人,到今天动之以情的发自白书劝同志不要公开内讧,都说明了刘天球能屈能伸,能硬能软,绝对是一流的政治动物。

邓章钦用《锦衣卫》翻转了纪委会,刘天球却用低姿态成就纪委会的权威,也配合纪委会快刀斩乱麻的切割技术。

年底,雪州行动党改选,如果刘天球届时还能自栩“雪州这样的政治人物”,依然是“天公仔”,不是没有道理的。

Share this story

评论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