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参与《丁能补选诉求》的一次珍贵体会

读者特约

更新: 2011/1/26 5:11 凌晨

文:严居汉

柔佛州七个非政府组织在丁能补选提名日前两天(即1月20日)假昔加末中华公会联合发布《丁能(州议席)补选诉求》。他们针对这场补选,呼吁各族人民和民间组织、所有政党(包括国阵成员党、民联成员党和其他政党)、所有人民代议士以及未来的丁能区人民代议士,务必促使政府实现三项诉求即:(一)恢复昔加末的华文(独立)中学——批准复办原来的昔华独中,或者是批准华仁独中设立(昔加末)分校;(二)公平对待各民族合法权利;(三)林连玉冤案必须获得平反。

《丁能(州议席)补选诉求》能获得广泛的关注及议论,实在是令所有参与此次诉求的非政府组织或个人感到欣慰。我作为这次非政府组织联合发表诉求的召集人,想借此向关注《丁能补选诉求》的发表、或对有关诉求产生疑惑的人士,作出一些必要的说明和解释。

《丁能补选诉求》之缘起

NONE 2010年12月尾,我阅读了杨善勇学长发表在《东方》龙门阵,标题为“复办昔华独中就靠补选”的文章。我赞同善勇学长在他的文章提出,昔加末以及柔州华社应大力趁丁能补选这个好时机,提出“复办昔华独中”的合乎时宜的主张。经思索后,我决定以林连玉基金笨珍区联络委员的身份来推动林连玉基金柔佛州各地联络委员会在丁能补选斗争中做些工作。因此,我以林连玉基金笨珍区联络委员的身份,起草一份《丁能补选诉求(草案)》,供各联络委员会和昔加末华团参考、指正。

我通过上述方式来推动丁能补选诉求的工作,有着以下两个考量因素:

(一)林连玉基金笨珍区联委会成立了一年多但却不活跃。如今回想,当初加入联委会似乎没有认真思考,一心只想作为协助凑足人数的角色而让联委会顺利产生,未曾表现过自己的积极主动性;

(二)柔佛州另外三个地区(永平、峇株巴辖和新山)也陆续成立了联委会,但现有的四个区联委会成员之间似乎未曾有过任何形式的交流或沟通,这难免出现各自为政、彼此隔阂的情况。

因此,我才想借此次丁能(州议席)补选的机会,推动林连玉基金柔佛州各地联委会,联合其他团体提出在文化教育领域华社关注的课题。

与柔华总代表在昔加末进行交流

NONE 原本是想事先召集林连玉基金柔佛州四个区联委会的联席会议,让大家聚首讨论以寻求共识。但是,基于四个区的地理位置以及会议日期和时间难以安排,才放弃了这个念头,并改为以电话联络,大略传达此次的活动。

当我联系各联委会主要领导人的时候,他们基本上都能认同初步提出的三项诉求,即(一)恢复昔华独中的办学地位;(二)公平对待各民族合法权利;(三)林连玉冤案必须获得平反。他们的正面反应,确实给予我很大的鼓励,促使我继续推动这项艰难的工作。

我一方面开始起草诉求,另方面尝试联系复办昔华独中工委以及昔加末华团负责人,希望可以赶在提名日前几天与当地的华团进行交流。最终我获得柔华总总务林道义先生的协助,安排了关于《丁能补选诉求(草案)》的交流会,时间为1月16日(周日)下午4时至6时假昔加末中华公会会所举行。

NONE 当天出席的团体代表包括柔华总署理主席陈新民先生、柔华总总务林道义先生、昔加末复办昔华独中工委会主席兼广西会馆会长李儒森先生以及昔加末中华公会代表们,而我们这边的团体代表包括林连玉基金新山与笨珍的联委会代表们以及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会代表们。与会的组织或单位代表都对丁能补选诉求内容进行了直率的交流。

交流会主要是针对《丁能补选诉求草案》来进行。《丁能补选诉求(草案)》分为两个部分,即前言部分(解析为何要在补选的时刻提出华社的诉求)与诉求部分(把符合昔加末华社以至全国华社愿望的诉求归纳为三大要点)。基本上,两个部分的内容是互相联系、不可分割的。

柔华总代表对“诉求”的两点建议

各代表团体在交流会上表达了各自的看法和建议。基本上无人反对《草案》的基本内容。林连玉基金笨珍区联委会代表认为前言部分一些字眼“过于激烈”,建议做些文字上的修改。柔华总代表则提出下列两点建议:

(一)柔华总认为,现阶段不适宜提“复办昔华独中”,应改为“申办华仁独中(昔加末)分校”;柔华总本身已决定,在本月18日(周二)向到访的首相纳吉提呈“备忘录”——申办在昔加末设立华仁独中分校。

(二)柔华总代认为,现在交流会上所讨论的《诉求草案》的内容已经涵盖在华总的《20年行动方略》里,因此建议这次《诉求》应该交由柔华总所设小组去处理。

与会代表各自表示立场和态度

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会代表表示:碍难接受柔华总的建议,并认为《诉求草案》的涵盖范围较为广泛,而且包括其他民族的权益,柔华总决定在18日向首相呈交“备忘录”之外,如果认同《诉求草案》内容,可以作为一个单位参加联署、共同发布这份“诉求”。

NONE 上述代表强调指出,柔华总呈交上述“备忘录”与华团联合提出上述“诉求”,无论在内容或形式上,两者皆有不同之处,应该分别处理。上述代表认为:只要认同《诉求草案》内容的单位,都可以联合签署;联署单位无论大小,不分主次,各自独立,地位平等,共同行动。

我作为召集人向与会代表们表示,《丁能补选诉求》声明将在本月20日(周四)由参加单位共同发布。我也表示,只要基本立场与原则不变,欢迎各位代表们在发布会之前以书面提出《草案》的修改建议。

交流会上,广西会馆会长兼复办昔华独中工委会主席李儒森先生表示,昔加末广西会馆领头答应签署诉求。随后,以林连玉基金新山联委会代表名义出席交流会的阮文琼先生在发言中也表示,相信柔佛州校友会联合会可以签署这份诉求。接着,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会代表也表示可以签署诉求,并表示马来西亚凤凰友好联谊会(新山联委会)或将认同这份诉求。

根据交流会所反映的情况和所提出的意见,我(们)对《诉求草案》进行修改(主要是完全删除“前言部分”),希望联合所有可以联合的力量,共同努力,在这次“丁能补选”直到来临的“全国大选”运动中,为昔加末以至全国各个族群争取应有的权利。

联委会表示不便参与20日发布会

tenang by election day 1 230111 mohd azahar at pasar labis 我(们)一方面对诉求进行修改(迟至1月19日中午12时左右才收到林连玉基金笨珍区联委会主席陈亚栋先生提出的修改稿),另一方面极力争取林连玉基金柔佛州(四个区)联委会以及其他组织签署诉求。由于时间紧迫,我(们)发出最后修订稿之后,请求团体代表务必要在1月19日下午3时或之前,回复是否愿意签署诉求,以方便安排隔日(20日)记者会事宜。19日下午1时,林连玉基金柔佛州联委会主要领导聚合在峇株巴辖一间餐厅举行临时会议,相信会议的目的是要争取四个区的共识。

迟至晚上9时左右,我才接获陈亚栋先生的手机短讯,内容是:联委会同仁认为此诉求应该延后到22日(也就是提名日)之后才进行,以方便获得昔加末主要社团的响应,才能达到效果。联委会也表示不要仓促行事,若20日的联合发布会依旧进行,联委会则不便参与。

我的内心不免还留下一丝遗憾

我则表示,这次补选诉求必须在提名日之前一、两天提出,才能产生最大效应。若等到提名日之后,相信那时候我们提出的诉求或将被其他议题所掩盖或排挤,无法产生预期效应。有鉴于此,我只能尽量争取华团联署(无论多或少),并作出表示,若有单位在现阶段无法达到共识、作出决定,可以在往后认同诉求之后才签署。

我认为,联署团体不一定要多,最重要的是必须把这样的声音合乎时宜地发布出去。我相信,只要诉求表达人民的共同愿望、代表人民的共同利益,必定会获得热烈响应和广泛支持。《丁能(州议席)补选诉求》最终也在非常短促的时间内(直到1月20日中午11时为止),获得七个在柔佛州颇具影响力的非政府组织联署,按照原来计划在下午2时共同发布。

完成了发布工作,我感到异常兴奋和喜悦。工作也发生了令人失望的情况,我的内心不免留下一丝遗憾。但我相信,所有关心民族教育前途的团体或个人、或是昔加末以至全国华社,都会希望代表华社利益的团体机构,必须在华社最需要的关键时刻,毅然站出来负起领导责任,配合其他被压迫族群,争取民主人权和各族平等权利。

2011年1月24日于笨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