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505后再思考民主运动

曾剑鸣

更新: 2017/5/22 10:57 上午

【编辑札记】

跨年反涨价集会达上万人,一洗505大选以来民间反对势力萎靡的颓势,但形成强烈反差的是,《热点》周刊遭内政部勒令停刊却未获得民间相应的关注,声援的文告亦少见。这能否视为是本土民主运动的一项缺失?

从 308到505大选,反对党已经站稳脚步,形成半壁山河之势,民间动员网络也有长足的进展。但是随着政治局势演变,政党与民间的分歧也日益明朗,从槟州乌 巴鸟党政不分争议,到雪州大臣与议长加薪、林冠英马赛地官车风波,就可看出双方的不同考量。甚至就有较激进的言论,质疑民联有偏安心态,坐拥州权忘了逐鹿 中原云云。

如果说,505大选的赢家是反对党(这显然不包括社会主义党),那么输家就明显是人民与各项社运,净选诉求遭执政党忽悠,稀土厂强硬营运,消费税2015年实施。笔者曾 说过 ,选前112十万人集会象征社运与政运势力呈汇合之势,但如果过于孤注一掷,只集中在政运上取得突破,一旦受挫必然会面对惨烈的溃败与萧杀局面。

505大选后,政党轮替期待落空,黑色集会喧闹一阵后终落幕,霸权集团及其附庸分子再度祭出种族宗教大蠹反扑,炒作阿拉字眼,社会俨然再度面对剧烈分化的挑战。眼下,民主运动要往何处去?

无限游览方案
每月

~RM12

马上订阅
您可随时停止续订
通过网站和App无限游览
可参与评论
先收藏再阅读
付费方式
学生/ 乐龄方案团体/机构/商业方案
已经订阅?
登录

Share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