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专栏

MH370事件对威权管治的挑战

李凯伦  | 
发表于  |  更新于

【时政】山脚问政

六年前的政治海啸为马来西亚的政治翻开了新页,但六年后的308前夕,安华鸡奸案的判决却再次凸显司法重大倒退,上诉庭以前所未有的效率,推翻早前高等法庭的裁决,改判安华鸡奸罪名成立,需入狱五年。

司法之黑暗使大家不得不对马来西亚政府失去希望,竟能为了政治利益骑劫司法机关。

308的早上,心情仍然沉重,在翻阅新闻报导时,惊讶地得知马航从吉隆坡启程往北京的班机MH370突然失去音讯,机舱内共有239为乘客和机组人员,事件轰动国际。

两天内两起国际瞩目的事件,让马来西亚成为了国际焦点,这迫使大马司法制度,以及府在灾难或危机的应对能力受到国际检验。

缺乏经验不足以开脱

但连日内,政府代表对他国提出的各种质疑时,回应模糊;在机上人数和持假护照登记的问题上,更是支吾以对,无法确实交待;记者会没有问题环节,没有统一发言人,记者追问首相却遭保安人员挡驾,国防部长兼代交通部长希山慕丁甚至在没有翻译的情况下,只以马来文回答记者问题。

有论指,马来西亚地理位置优越,是一片长久以来免于火山地震等灾难的福地,无形中让政府的应对能力变得迟钝怠慢。

可是,缺乏经验并不是一个足以开脱的借口,政府整体的回应方式,让人明显感觉它仍然停留在威权管治的思维,他们太习惯于无视人民的怨言,太习惯黑箱作业而无需向公众交待。他们以为当危机出现时,只要默不理会,让民间怨言随时间消沉,就可以安然过关,管治权威始终不会被挑战的。

同理心有碍政府改进

有些人认为在这种非常时刻,不应该批评政府,应该以同理心的心态来协助政府一起来寻找失联的MH370。

然而,如果我们连批评政府在处理危机灾难不妥当和失效的基本能力都没有,那么又怎样确保政府有所改进?恰恰是人民长久以来的“宽容”,导致了大马政府缺乏严格的监督。

MH370事件已超越马来西亚国界,成为多国事务,马来西亚政府的做法早已令到他国的政府和媒体质疑,难道我们的噤声会比点出问题所在,更能令事件有所进展?

谁允许巫师禁区作法?

事件的另一争论是,就是在大家都心急如焚、事件未有什么突破进展之际,Raja Bomoh巫师之王在国际机场进行作法仪式,这顿时成为了国际焦点,网民的恶搞模仿照在网络热烧。

虽然也有一种讲法,指取笑批评巫师的作法并不恰当,毕竟祈祷祈福的力量,能在危机和毫无头绪的情况下,给人希望。我们应当欢迎各种祈福的方式,并且互相尊重。更有人指,批评作法议式是文化上的霸道,视传统的仪式落后、不科学、不容于公众视野。

但,我认为这样的讲法是“捉错用神”,问题的核心并不在于祈福的方式和它的呈现,不管他用的是椰子或菠萝,错不在椰子,甚至不是Raja Bomoh,而是谁容许他们在机场禁区作法?他们是受谁指使的?又,过程中他们有没有得到什么利益等?

他们的行为有别于一般的民间的祝福祷告,他并非是一般民间的自发式行为,在没有得到特别的批准下,他们怎能在禁区进行仪式,不受阻拦?

如果他们的行为是政府在背后促成的,那就必需面对公众检验,这是否人民所能接受的、认为恰当的、同意是当下最为迫切该做的回应措施?

政府失职使谣传四起

事件仍在发展中,有更多的资料和调查结果出现,大马政府在应对和处理灾难的专业性和效率,都是令人惨不忍睹的。

事情爆发之初,大家通过不同的管道获取新消息,许多的揣测和假消息制造了不少困扰,说到底,这是政府至今都没有协调和统一的对外发言机制,对外只是公关应酬,而不是真诚解决问题。

在此,我们真诚祝愿事件能早日水落石出,239位乘客和机组人员可以平安归来。同时,我们不忘危机当前,也是时机逼使政府能更民主透明地处理,摈弃一贯高高在上、威权管治的心态。

李凯伦,1998年受到烈火莫熄运动感召而投入社会运动,曾担任位于香港亚洲学生协会秘书,创办动力青年,多年活跃于青年学生运动,第13届大选中选为槟州马章武莫州议员。

Share this story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