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观点

根除华校:李光耀后悔了吗?

发表于  |  更新于

【时政】南望

李光耀逝后至今,有关他的种种议论渐寂。不过李万千先生3月27日在《当今大马》的〈 南大与李光耀的言而无信 〉一文,触及本土华教运动者多年来对李光耀打压华校的忿恨记忆,有几点或值得进一步细论。

李氏提到李光耀晚年曾有“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就不会关闭华校”的言论,但认定那不是他的真心话,“后悔没早点关闭南洋大学”才是。李光耀晚年确曾有过这番悔悟之言,但要追问他是否真心后悔根除华校,我们恐怕要更细致地谈他想保的究竟是华小、华中还是南大?又,这话说给谁听?又都在悔悟些什么?我关切的不是其历史评价,而是我们面对类似语文困局时的思考。

李光耀后悔根除华校的正式谈话,首见于1989年台湾《中国时报》专访他的场合。当时他承认若能重回1965年的旧时光,他会以不同手法处理华校。而当访者追问是否可能恢复华小时,他则慨叹为时已晚。此后李光耀在以华裔听众为主的场合里陆续谈过类似观点,不少亲建制的学者如吴元华、蔡志礼,也都在相关著作中反复突出这点。至于他逝世前,亲为其双语政策功过定调的《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则是这么说的:

我们的双语教育的模式不是尽善尽美的,其中有很多波折。我甚至曾在1989年表示,如果有机会回到1965年或1970年,我将会保留华文小学,然后加强其英文第二语文的教学,并鼓励所有的家长把子女送到华文小学就读,然后,在小学或中学阶段为这些学生延加一年的学习时间,让他们之中资质比较中等的,能顺利在中学阶段从以华文为第一语文,过渡到以英文为第一语文的课程中去。

(李光耀,2012,《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新加坡联合早报,页260。)

值得一提的是,该书备有中、英两版本,英文版对此竟只字未提,完全略过相关段落(见My Lifelong Challenge: Singapore’s Bilingual Journey, p.231)。事实上,几乎所有李光耀的个人著作(尤其是其自传)都有类似的编辑安排,即对不同教育背景的读者群讲述稍有出入的故事版本与观点,狡猾地避开对某读者群来说“敏感”的争议性观点,却又同时在另一语文版本中对此费劲解释。

由两版本的差异可见,李光耀显然知道这番悔悟,对非华裔公民及英文教育背景者来说,并不讨好,所以还是在他们面前少说为妙。根除华校,李光耀只向特定群体悔过,这是我们该注意到的第一点。

李光耀要保的仅华小

其次,由引文可见,李光耀清楚提到如果时光倒流,他要保的只是华小,不是整个华教体系。他会鼓励华裔家长送孩子入华小,留用华语作华小的主要教学语,但与此同时加强英语科教学,以装备华小学生升读英中。换句话说,李光耀的“悔悟”只及于华小,如果一切重来,母语教学至小学阶段足矣。至于中学,虽会保留一科华文(即以第二语文定位的母语科)供华裔子弟必修,其他术科理所当然要以英语教学。

这种先华小后英中的“双语教育理想”,国人可谓似曾相识。不妨回想2002年马哈迪倡议数理英化政策至今,国内多少华裔家长仍在渴盼政府复办英中?或一窥私立英校及国际学校的今日盛世,当中就不乏华小五年级或小六毕业后转入的学子。独中圈内多年来起起落落的教学语争议,也不无华中与英中之辨的况味。

我们更不妨拿香港这英国在东亚的另一前殖民地作对照:香港的小学教育,以母语教学为范;香港的中学教育,却转而以英中为尚。依此或可简略地说,李光耀后悔的,正是早年未能在双语政策上往香港的模式摆。新加坡的双语教育模式可谓李光耀独创,国际上不乏肯定,何以他本人却似有憾?

这就需要回到李光耀将国民母语列为必修第二语文的初衷。他已多次在著作及演讲中提到,强制国民修习母语,是重视母语在传承文化与价值观上的功能。李光耀早年根本无视华语∕马来语∕淡米尔语的经济价值,但他要确保国民的“亚洲价值观”,确保新加坡人不会遭教育英化后夹带而来的西方价值观“荼毒”。提倡儒家思想,也是出于同样的功利考量。

李光耀晚年之憾,显然是意识到一、以母语这单薄一科来维系“亚洲价值观”,并无法扭转新加坡年轻一辈骨子里洋化的大趋势;二、特选学校不论,学生的母语程度普遍低落,莫说这不利于国际沟通,朋辈间日常都未必用母语交谈。换句话说,单科母语教学,难以达成文化使命。李光耀深悔没经由六年的华小教育,先巩固华裔子弟的母语及传统文化根柢,再于中学完成教学语的转换过渡,最终以英语汲取知识。依此思路,南大对他来说当然还是不能留。

 

李光耀悔悟的二提醒

接下来的问题是:如果确有悔意,那李光耀所谓too late的慨叹,岂非惺惺作态?政策既然不符预期,依李氏一贯的果决作风,干嘛不改?其实我们在语言政策的讨论上,往往夸大了决策者的角色,民间的语文偏好同样关键。李光耀没错自1960年代始就软硬兼施压抑华校,但其政策转向若无主流的华裔家长奉陪,显然不会成事。1990年代后他虽退而不休,面对的还是类似处境,而这回华裔家长的语文偏好已更加难以摆布。

举例来说,2004年新加坡的双语政策调整,就试图以更多制度弹性去照顾不同“母语”实力的学子,如将母语科的程度分级因材施教、开始在部分小学以英语教授华文、免除母语科成绩对学生升读大学的影响等。这些本质上是在削弱而非强化母语整体水平的调整措施,源于执政者不得不面对的一个新现实:英语才是岛内大多数学童的母语。统计资料显示,尽管历经轰轰烈烈的“讲华语运动”等国家努力,2004年以降,新加坡小一学生的主要家庭用语,泰半已是英语。这批新生代,当然无力也无意达致国家强求于他们的“母语”水平。

李光耀的悔悟,提醒了我们什么?我想至少两点:一是多语政策与文化传承上的困局;二是多语政策和个人语文学习上的困局。两场困局的大时代背景,是英语赓续了数世纪的文化霸权。这种文化霸权既形塑家长和学生的主观语文偏好,更逼着他们面对学习英语的客观需要。这方面新加坡如是,马来西亚、香港亦如是。

李光耀首先想凭强定国民的母语为第二语文来保住文化传承,最终发现如果单靠母语一科,功能不彰。但即便时光倒流,新加坡在双语政策上与香港趋同,是否就意味着能有效巩固文化主体?我不无保留。其次,新加坡双语政策最广受肯定的务实之处,是它很早就从教育实践中意识到,“精通双语”并非正道,语文学习终究要分主次,遂以英语为主、母语为次。但新加坡一语和二语在语文程度及使用的频率上,未免过于悬殊,以致不少新加坡人的二语∕母语并不堪用。

 

多元的国民教育体系

李光耀一生未能更好地解决这两项困局,除了因为难逆家长的主观意愿,更在于他根本无法接受一个“不统一”的教育体系。不过理论上,这类困局并非无解,关键在我们追求的究竟是个真正多语的社会(societal multilingualism),还是一个由“多语的个人”构成的社会(individual multilingualism)。

个人禀赋不一,强求人人精通双语甚至多语并不实际。马来西亚华人张口固然都能说上好几种语言,精通三语者实如凤毛麟角。如果我们志在社会多语而非个人多语,那教育体系里的第一语文既可以是A,也可以是B或C。家长和学生应有权自择,各体系则彼此间竞争共存。这听来恰是马来西亚教育体系的现状,譬如中学阶段,我们就有国中、独中及国际学校可供选择。但我说的是“国民教育体制里”的多元,而非“体制内加体制外”的多元。

王国璋 槟州北海人,现任职于香港中文大学未来城市研究所。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