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专栏

为什么我要去Bersih 4.0?

黄进发  | 
发表于  |  更新于

【时政】冷眼看螃蟹2.0

有别于Bersih 3.0人人争先,Bersih 4.0面对不少质疑的声音。

如果回顾历史,这其实和2011年的Bersih 2.0相差不远。对外,当时净选盟受到打压,支持者和盟友在一个月内被捕的有200人左右,其中“社会主义党4君子”还遭遇无审讯扣留。对内,支持者有的嫌净选盟太过温和,有的怕净选盟太过激进。讽刺的是,当局的打压和依布拉欣阿里等人的威胁反而团结了众人,汇成浩浩荡荡的黄潮。

从警察同一天内搜捕1DMB特工队两位高层和“缉拿纳吉”示威者看来,官方的打压只会越来越凶狠。而日前社交媒体上流传冒名安美嘉叫家人囤粮的短信,则说明负隅顽抗的政权的手段更加细腻,会多管齐下让Bersih 4.0失败告终。

Bersih 4.0到底要达到什么?应不应该要求纳吉下台?会不会成功?我谨此分享我个人的一些思考,或可供一些考虑要不要参与Bersih 4.0的朋友作为参考。

Bersih 4.0的诉求是什么?

净选盟在公告Bersih 4.0的声明列出四个诉求:干净选举、干净政府、异议权利、拯救经济。“拯救经济”这个诉求是为广受消费税(GST)、通货膨胀、薪资入不敷出、令吉暴跌等等经济问题所苦的民众发声,应该不会有人有异议。

经济要怎么拯救?这当然无可避免涉及到政策、意思形态上层面的辩论,然而,不管持什么意思形态,没有人可以否定,马来西亚经济的大敌是贪污。

举例说,一马公司的420亿令吉债务,就接近三年消费税的所得。单单进入纳吉户口的26亿令吉,用来建价值十万令吉的房子,就可以泽及2万6000户了。

那么贪污的成因是什么呢?净选盟在7月6日的 文告 列出3个原因:

第一,选举不公 。选举结果能够被操纵,贪官就不用害怕会因为贪污而下台,复因下台而被控。

第二,行政集权。 贪官不怕国会监督、不怕内阁同僚制衡、不怕总检察长公署、不怕反贪污委员会,贪污自然就无后顾之忧。

第三,异议被压。 公众如果因为害怕因言获罪而凡事敢怒不敢言,甚至形成犬儒心态,以“做什么都不会改变结果,参与政治只会被利用”之类的论调掩饰自己的懦弱和怠惰,贪官何所惧?

“干净选举”、“干净政府”和“异议权利”这三个Bersih 4.0的诉求,就是要对治“选举不公”、“行政集权”和“异议受压”这三个贪污成因,并涵盖了净选盟在7月6日提出的体制改革10个重点。

“干净选举”包含2个体制改革重点:

1.    选举制度与程序的改革(基本上不需要修宪);

2.    选委会应该改成向国会负责(需要修宪)。

“干净政府” 则包涵了6个体制改革重点:

1.    首相不得兼任财长;

2.    国会改革;

3.    总检察长(Public Prosecutor)与律政司(Attorney General)应该分成两职;

4.    反贪污委员会应该改成向国会负责;

5.    在联邦与州层级都制定《资讯自由法令》;

6.    部长与政府高官公告财产。

“异议权利”则强调最后两个体制改革重点:

1.    废除/修改压迫性法令;

2.    设立“独立警察投诉与过失委员会”(IPCMC)。

为什么Bersih 4.0要倒纳吉?

一些朋友不满净选盟把要求“纳吉下台”列在Bersih 4.0的声明中。有的认为这是逾越了净选盟推动体制改革的底线,也有的认为这会招惹纳吉和副首相阿末扎希的大力镇压。

其实,净选盟在7月6日的声明中只要求纳吉请假、解释账目款项流动明细等,到29日才把纳吉下台与前述的四项诉求并提。

在那23天中,纳吉封锁“砂拉越报道”网站、撤销《The Edge财经日报》与《The Edge周报》准证为期三月、闪电撤换总检察长、招揽国会公账会(PAC)包括主席在内的四位成员进入行政体系让正在调查一马公司丑闻的公账会瘫痪、闪电撤换警方政治部主任,在在显现纳吉完全不准备允许对一马公司进行独立调查。最新的发展是,警方甚至逮捕一马公司案特工队中两位高阶官员。

在这样的形势下,净选盟有可能维持7月6日的原来立场,只继续要求纳吉请假吗?难道我们期待净选盟不食人间烟火,在政治真空下谈4项诉求、10个体制改革重点?

我认为,净选盟的表态是负责任的行为。既然纳吉悍然抗拒改革,那么,要求纳吉去职就理所当然,也是第三个诉求“异议权利”的体现。

然而,要求纳吉辞职并不代表Bersih 4.0要毕其功于一役,要成为压倒纳吉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

Bersih 4.0不是以“人民力量”推翻暴政的革命,不是瘫痪政府运作的占领式抗争,更不是终结巫统政权的最后一战。

Bersih 4.0是要求体制改革的呼声,是在朝野各方合纵连横之际的灌顶醍醐。数个月来,从马哈迪到在野党领袖,要求纳吉下野的声音此起彼落,这些声音却不完全不谈怎样避免下一个首相贪污滥权。许多人都忘了,不到十年前,巴生港口自由区(PKFZ)丑闻涉及120亿令吉,当时号称马来西亚史上最大贪污弊案,而主事者不正是反纳吉最力的马哈迪?

在审慎考量政局发展后,净选盟支持和呼应各方要求纳吉下台的诉求,然而,净选盟坚持立场,不管是谁做首相,马来西亚都需要落实10点体制改革。

如果你反对的是体制败坏,不止是纳吉一人的贪污横暴,如果你担心政治精英私相授受,那么,你最需要参加Bersih 4.0,明确表明你的立场。

Bersih 4.0会成功吗?

Bersih 1.0、2.0与3.0成功了吗?如果我们以具体的诉求去看,这三场集会都是失败的。严格而言,政府只在两个诉求上做出了妥协:不脱落墨水和不在籍投票。而前者在第13届选举时变成“可食墨水”;后者也只是局部改革,不但军警选票的问题没有全面解决,享有不在籍投票权利的平民也只限于部分侨民。

那么,是不是Bersih 1.0、2.0、3.0吃的水炮、催泪弹、拳头和其他苦头全都白费了呢?

Bersih 1.0协助催生了“308海啸”。Bersih 2.0打破了族群隔膜与互不信任,散播公民民族主义的种子,并为接下去两年的黄绿集会增添了许多生力军。Bersih 3.0 让更多公民站出来、站起来,投入第13届大选,从返乡投票、推动选民教育、监票计票、观察监督选举舞弊乃至参与辅选,各就各位。

如果我们承认,公民醒觉是净选盟和平大集会的不明言目标,那么Bersih 1.0、2.0与3.0都成功了;Bersih 4.0也会成功。至于有多成功,最关键的因素当然是人数多寡。

Bersih 4.0后,不但纳吉可能继续在位,我们要求的体制改革也可能不会在短期内落实。

然而,如果这一场集会能够让更多公民看到贪污的制度性根源,体会到在马来西亚的国情下,没有民主就不可能消除贪污;而不是一面骂GST和贪污一面对一马援金(BR1M)或者选区拨款感恩戴德;这样的Bersih 4.0不值得去吗?

政客要怎样回应民意,是他们的事。公民要怎样提出诉求,是我们的事。

Bersih 4.0,我会去,因为在国家最需要公民站出来的时候,我拒绝用沉默喂养贪污、暴政与无知。就这样。


黄进发是英国艾塞克斯大学比较民主化博士,曾任私立大学讲师,目前是槟城研究院全职研究员。

Share this story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