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净选盟4为什么这么少马来人?

黄进发

更新: 2015/8/30 3:11 凌晨

【时政】冷眼看螃蟹2.0

“净选盟4”最多人问的问题是——马来人的出席率太低,以致许多华人参与者感到气馁或不安。这肯定会是平面、广播、网络、国际、国内乃至社交媒体的关注重点。

然而,是时候我们打破这种根深蒂固的陈腔滥调了。难道要集体行动,我们一定按族群秩序:一个马来人、一个华人、一个印度人、一个砂拉越人、一个沙巴人,找齐了人才能前进?

要救国家总要有人先站出来,也要争取更多人陆续站出来。

马来社会的不安全感

1998年,马来人奋起反对马哈迪对安华的迫害时,大部分华人不也袖手旁观?今天马来人反应不踊跃,我不以为是因为伊斯兰党动员不足,或者尽如独立中心民调所说的害怕暴乱与混乱这么明确。就算伊斯兰党愿意动员,我也不相信我们会有净选盟3.0集会的气势。

我以为,马来人的冷淡,主要是因为3个主要马来政党(公正党、伊斯兰党、巫统)从去年到现在相续分裂,让马来人觉得本身族群在政治上“一盘散沙”,和华人在2008年前的心态没有两样,因而无心参与,或者害怕参与了结果对自己不利。

这是为何净选盟主张,纳吉下台后所成立的过渡政府,并不指定必须是巫统与在野党联合政府,也不主张立即解散国会大选,更反对暴冲用长期占领等激烈手段来把纳吉拉下台。活在党国的“保护”下,马来社会的不安全感深入肺腑,就算巫统倒台也需要软着陆。

为事后攻防战做准备

华人参与者关注马来人参与率高低是好事,这表示我们有政治意识(political sense);但是,让我们清楚理解为什么它的重要,而不只是因为少马来人就失望或者恐慌甚至愤怒。马来人少参与,第一,集会受到武力镇压或挑衅的风险增高;第二,集会的后续力会因为集会被打上“族群”的标签而被削弱。我们现在只剩下14个小时,整夜无事,证明人数的确保障了我们的安全。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为集会后的攻防战做准备。

首先,我们要有文化的敏感度。譬如穆斯林同胞祷告时间,就不要罔顾主办当局恳求继续大吹呜呜祖拉(vuvuzela)。

我们同时要注意到马来社会是保守和尊敬权威的,因而把纳吉和罗斯玛动物化,可能会有反弹。纳吉和哈迪的相吻照片,如果在西方社会是见怪不怪,但是,在马来西亚就会构成大忌。一位示威者把脚踩在这张图片的照片,已经被一些人拿来做抹黑“净选盟4”的宣传。我希望今天不要出现更多明显、形象地把纳吉动物化的照片。我们觉得了不起的创意,可能会变成双刃剑。

第二,让我们具体凸显Bersih 4.0的正面意义,如果能够尽量也用马来文和英文。经过接近60年族群政治后,我们应该要体认到语文隔绝可以被人利用来制造恐慌和疑惧的危险。让我们以图片邀请没有上街的马来朋友思考:是的,这次集会马来人出席率很低,但是,出席率高的华裔到底做错了什么?他们睡在街上是为了什么?义工不停的派送食物和收拾垃圾,是因为华人要在马来人政治分裂的时候乘虚而入、乘火打劫吗?

我们还有努力的空间

我在东姑阿都拉曼路的街头睡了一夜,看到街上像个难民营,到处都是因为爱国而露宿的马来西亚人,当中华人占大多数,但是也有马来情侣、中年男士参与。

醒来时,志工派免费咖啡,一边举着“tak mau duit kopi" 一边喊:”minum kopi, tak mau duit kopi"。

我很感动。这个国家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让我这么充满希望。你觉得在场的马来朋友会无动于衷吗?你觉得他们会更相信华人都是自私的吗?

许多人爱说马来社会的资讯流通比较薄弱,但是,因为精明手机的普及化,其实,社交媒体正在打开缺口。各位没有职务在身的朋友,如果您觉得因为马来人出席率太低,请不要再继续问为什么?

好好拍几张“一图胜千言”的照片,用马来文或英文贴在脸书上,告诉更多还没有上街的马来西亚人:主导这集会的不是华人主导,而是爱国的马来西亚人;这集会不会因为纳吉明天不辞职而失败,相反的,它成功召唤无数的马来西亚人站出来要求体制改革。


黄进发是英国艾塞克斯大学比较民主化博士,曾任私立大学讲师,目前是槟城研究院全职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