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悲剧到灾难大片——《黑白变》舞蹈的审美转折

专栏  |  徐墨龙
发表于  |  更新于

【当今特约】

震撼!戏剧想到了但还没做到的,或做了却没魄力与能耐去达到那种境界与效果的,却让一场舞蹈做到了。宽泛来说这也是戏剧,一个舞团做的戏剧:一出“舞蹈剧场”。

诗歌与散文般的结构

这是双十一那天我在吉隆坡表演艺术中心看完共享空间舞团制作、马金泉编导的《黑白变》后首先想到的。在这之前我看到了以下一幕,也是这个号称以诗歌与散文方式结构的舞蹈剧场的最后一幕:

在光线缓缓转弱的剧场里,电声乐音却越来越大,无可计数的黑气球从天而降,打在观众头上、舞蹈员身上,继而在舞台地板与剧场过道上弹跳滚动。光源转弱骤然加快,彷如大鹏遮日,只剩下舞蹈员惨白的脸孔泛出一丝弱光,剧场能见度极低,电音继续加大,达到轰然巨响程度……

台中深处的第二道开关幕突然打开,数以万计(我想我只能这样形容了,虽然可能没那么多)的黑球如瀑布泻下,迅速淹没台上的舞蹈员,或反过来说是他们迅速地陷入了黑暗的“地表”里。到这里舞蹈瞬间营造惊悚的阿修罗地狱场景——只见演员化舞蹈为“泳蹈”,在一片汪洋黑海中泅泳。与此同时,另一道“黑瀑布”由观众席上方泻下,顿时,台上台下、整个剧场连成一片黑洋大海。最后,音乐消失了……剧终,戴着防毒面具的演员从“海里”爬出来,鞠躬谢幕。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