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观点

大使之死与叙利亚的血

发表于  |  更新于

【观天下】观照世界,思索在地。

文:张育轩(转载自《端传媒》)

12月19日当地时间晚上,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Andrei Karlov在参观安卡拉詹卡亚区当代艺术中心(Contemporary Art Center of Cancaya Area)时,被一名休假中的土耳其警官当场射中八枪,随后俄罗斯媒体宣布大使不幸身亡。根据报导,该名警官在开枪时,同时高声呼喊“别忘阿勒颇(Aleppo)、别忘叙利亚、不管是谁参与到这场残酷的行为当中,都将一个一个付出代价”。

这名枪手指的是近几个月以来,俄罗斯对叙利亚大城阿勒颇的轰炸。阿勒颇是叙利亚叛军的最重要也是最后的阵地,而俄罗斯的军事行动,旨在帮助叙利亚的阿萨德(Bashar al-Assad)政府重新取回这个战略要地。如果反对派失去这个立足点,叙利亚的政治选择将只剩阿萨德政府或伊斯兰国;从政治上来说,届时阿萨德政府将居于不败之地。

在叙利亚这个已经沦为大国博弈的战场当中,俄罗斯与伊朗坚定支持着阿萨德政府,而美国、海湾国家和土耳其则支持反对派推翻阿萨德。所有参与方,都在“打击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的大旗下,在这块土地上各自支持自己的代理人;实际作为则是各怀鬼胎。

土耳其与俄罗斯的诡异合作

其中土耳其与俄罗斯近来几个月的合作,是这场复杂地缘政治博弈诡异的一环。如果论阿萨德的去留,土俄其实是站在相反阵营。从俄罗斯的角度来看,叙利亚关乎俄罗斯是否有港口可以进入地中海,是否能将恐怖分子挡在中东,而不至于影响到俄罗斯南部的高加索地区;再者,欧美所支持的反对派是一盘散沙,不如阿萨德更能确保叙利亚的稳定。

从土耳其来看,介入叙利亚首先是确保库德族不会壮大,以至于鼓动土耳其国内库德族的自治运动;同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艾尔多安)一直试图透过与温和的伊斯兰政党交好,推翻阿萨德来拓展自己在中东的影响力。

然而现实政治的需求,拉近了两国距离。土耳其与俄罗斯的利益交会点,在于共同确保叙利亚领土的完整,这样可以同时限制库德族和恐怖组织;两者同时也反对美国的叙利亚政策。土耳其认为,美国想要以族群来重新塑造叙利亚,而俄罗斯根本反对美国所谓“民主化叙利亚”的计画。土耳其同时希望藉由靠向俄罗斯,来获得参与叙利亚未来政治蓝图的入场卷。

直接效果,是去年土耳其进军叙利亚,在叙利亚取得制空优势的俄罗斯既没反对也没支持。而俄罗斯则藉由拉拢土耳其与伊朗,搭配军事行动,掌握了叙利亚政治未来的谈判优势,并且分化北大西洋公约组织。

从更大的角度来看,土耳其与俄罗斯的关系并非那么公平,内涵也非毫无稜角,实际上更是互相猜忌防备。俄罗斯是藉由拉拢土耳其,作为自己扩张与突破美国经济封锁的合作伙伴;但土耳其外交政策过于独立,难以控制。

土耳其方近年来,国内主张土耳其应追逐自己的欧亚主义(Euraisanismts),执行“脱欧盟入亚洲”:未来应多和中国与俄罗斯交好,摆脱欧盟对土耳其的政治枷锁。一方面,土耳其已经不再坚持申请加入欧盟,另一方面又拉拢北约增加对黑海的重视,避免黑海成为俄罗斯的内海。

对比起来,土耳其之于俄罗斯,最多就是一个不可靠的合作伙伴;但俄罗斯之于土耳其,却是未来的靠山兼隐忧。

枪击案控诉的叙利亚血泪

回到叙利亚,内战可以持续这么久的主因,在于参战的各方都缺乏彻底消灭对方的能力。欧巴马政府尽管口口声声支持反对派,实际上近乎任凭反对派在地面自生自灭,更不愿意设立禁航区来阻止俄罗斯空袭。伊斯兰国势头已尽,而阿萨德政府在黎巴嫩真主党和伊朗革命卫队帮助之下,撑到今天。直到去年底俄罗斯正式以军事手段介入内战,内战的天平才大幅向阿萨德政府倾斜。

考量到川普与普京的友善关系,叙利亚的未来几乎不可能跑到反对派手上。未来的关键在于所谓“后伊斯兰国时代”(Post-ISIS era),叙利亚的政治未来该如何决定──针对这点,土耳其和俄罗斯恐怕不会完全一致。土俄两国,都视叙利亚内战为自己“大国崛起”的跳板,都试图藉叙利亚将势力扩展到中东。此刻现实政治的需求将两国推到一起,但展望未来,随着叙利亚内战的结束,土俄合作恐怕难以持续深化。

俄罗斯大使的死,再度凸显了埃尔多安和普京合作的暧昧。埃尔多安本想把自己包装成叙利亚公正的代言人,一边却又和轰炸叙利亚的普京握手;而身为土耳其警官的枪手用八声枪响,用叙利亚的血泪,控诉了这场合作的虚伪。然而随着俄罗斯将此事定调为“恐怖袭击”,意味俄罗斯暂时不想就此大做文章。现实政治的合作仍将压倒短期的不愉快。

但长期而言,土俄根本的分歧仍在。两个双双拥有大国梦的政治强人,国家距离这么近,一山又怎能容得了二虎?或许最后两国会共同体验的,是牺牲在他们砲火下人们的怒火,转化而成的暴力。土耳其已经经历不少恐怖攻击,俄罗斯则刚失去一个大使。

倒在血泊中的大使背后是一幅幅摄影作品;据俄国通讯社《塔斯社》报导,展览主题是“突厥人眼中的俄罗斯”(Russia as seen by Turks)。早在18世纪俄罗斯意图进犯君士坦丁堡时,突厥人就视俄罗斯为嚣张蛮横,而骄傲的突厥人会阻止其野心。时移事往,表面上当前土耳其迈向合作,但台面下的对局张力仍波涛汹涌;而枪手与倒下的大使的画面,也吊诡地成为展览主题最新的一个注脚。


张育轩,洞见国际事务评论网编辑,伦敦大学UCL政治理论硕士

原稿由端传媒提供,原题为《大使之死、叙利亚的血,与土俄合作的虚伪》,《当今大马》仅更动题目、内文与小标题均无异动。

《当今大马》和《端传媒》结为合作媒体,共享文章,引介深度报导与评论。

原文:大使之死、叙利亚的血,与土俄合作的虚伪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