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万学的硬仗

专栏  |  钟武凌
发表于  |  更新于

【审思明辨】

2017年雅加达省长选举顺利进行。正式的选举结果尚未出炉,根据民调机构Quick count的快速计票结果,原任省长钟万学-查罗特(Djarot Saiful Hidayat )组合以43.2%的最高票数领先另两个组合,即获得39.9%票数的前教育部长阿尼斯(Anies Baswedan)-乌诺(Sandiaga Uno)组合以及获得16.9%票数的前总统苏西洛的儿子阿库斯(Agus Harimurti Yudhoyono)-西尔菲娅娜(Sylviana Murni)组合。

如果没有任何一个组合赢得最少50%的票数,根据印尼选举法,雅加达稍后必须举行第二轮的省长选举,到时,原任省长钟万学-查罗特组合将与获得第二高票数的阿尼斯-乌诺组合对决。

钟万学拆木屋区引反弹

对钟万学-查罗特组合而言,第二轮选举将会是一场硬仗,因为反钟万学的势力很可能会加强操弄种族和宗教情绪,呼吁穆斯林选民切勿投选非穆斯林钟万学,因为他们认为那是违反伊斯兰教教义的,特别是钟万学不久前已被最高检察院列为亵渎宗教案嫌犯。

钟万学是在去年9月27日的一场演讲中引述一段《古兰经》经文,驳斥其对手呼吁穆斯林选民不要支持他的言论,但却遭政敌篡改和断章取义,恶意指控他亵渎《古兰经》,结果引起轩然大波。

而且,在第一轮选举支持阿库斯-西尔菲娅娜的选民很可能在第二轮选举中把票投给阿尼斯-乌诺组合而非钟万学-查罗特组合,因为这些选民大都不喜欢钟万学。

值得一提的是,阿尼斯-乌诺组合在第一轮选举中获得不少较早时被钟万学所领导的地方政府逼迁的木屋区选民支持。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客座研究员丘伟荣曾在《文化抑或政治的抗议:解读反钟万学示威》一文中指出,钟万学为了打造一个干净的城市而拆除木屋区,导致居民无所适从。

虽然地方政府有安排这些居民迁至廉价组屋区,但他们却必须在入住3个月后开始支付30万印尼盾(相等于100令吉35仙)的月租,这些居民因而对钟万学深感不满

丘伟荣也在其文章中指出,这些被逼迁的居民大都是穆斯林,但他们的困境鲜少获得相对开明的伊斯兰组织的关注,这导致一些较激进的伊斯兰组织乘虚而入,为这些居民仗义执言,结果成为后者“发泄不满的管道” 。

棉兰选举反华情绪前鉴

我预计第二轮的雅加达省长选举或会重演2010年棉兰市长选举的情况。当年,棉兰市长选举的唯一华族候选人陈金扬(Tan Kim Yang,印尼名为Sofyan Tan)医生和其女土著穆斯林竞选伙伴在第一轮选举中击败其中8个对手及获得第二高票数而进入第二轮选举与原任市长对决。

在第二轮选举中,陈金扬的对手不断操弄种族和宗教情绪,呼吁穆斯林选民切勿支持身为佛教徒的陈金扬,因为他们认为根据伊斯兰教教义,穆斯林不应该投选非穆斯林候选人。他们也散播谣言,说陈金扬一旦胜选,他将会把棉兰变成“中国城” (Chinatown),并增建多所华人庙宇,却不会增建一所清真寺。

此外,陈金扬的助选团团长透露,棉兰市政府命令市内的地方政府领袖确保原任市长在他们所管辖的选区中获得最高票数,否则将被革职。结果在投票日当天,许多在第一轮选举中投选陈金扬的选民发现他们的名字已不在选民册中,因而失去投票的机会。(见H. Hutabarat,“PDIP Tuding Ada Pengarahan Masif PNS oleh Pemko Medan”,Medan Bisnis,2010年7月18日,页2。)

而且,不少棉兰华族选民在第二轮选举的投票日前收到来历不明的恐吓性手机简讯,说如果陈金扬当选的话,棉兰将会爆发排华事件。结果,许多华族和土著选民都不把票投给陈金扬及其竞选伙伴,他们因而败选

民主与宗教宽容的考验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钟万学是原任省长,但在这次省长选举中,根据一些选民在社交网站和优频(YouTube)所透露的讯息,雅加达一些华人占多数的选区投票中心出现投票表格不足的问题,导致部分选民无法投票。如果这些讯息属实,这意味着这场选举中所发生的舞弊实在太猖獗,以致钟万学的助选团也无法有效地监督。

这场省长选举可说是对印尼民主以及宗教与种族宽容的严峻考验,倘若钟万学-查罗特组合败选,日后印尼激进和极端的伊斯兰势力将更肆无忌惮地操弄种族与宗教情绪以捞取政治资本,这肯定将进一步破坏印尼的宗教与种族宽容。

此外,印尼各政党也可能不愿再提名具少数群体背景的政治人物竞选地方首长选举,这将导致印尼的民主倒退。

钟万学-查罗特组合若要在第二轮选举中胜出,唯有尽力保住现有支持者对他们的支持,并加把劲争取前木屋区选民的谅解与支持。此外,他们的助选团也必须更有效地监督投票过程,以避免任何舞弊的发生。

 


钟武凌,出生于吉打亚罗士打市,霹雳怡保市长大,2014年考获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博士,现为马来亚大学高级讲师。她的毕业论文是关于华裔印尼人在后苏哈多时代印尼的民主化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除了华人社会,其研究兴趣也包括政治社会学、族群关系以及印尼和马来西亚社会与政治。

 

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