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霹雳州首府怡保有一条很特别的街道,被命名为 Jalan Sybil Kathigasu。

Sybil Kathigasu 肯定不是华人, 也不是马来人或印度人。那么, 这个名字又为什么会用来为一个以华人为多数的多元民族城市的街道命名。而且, 几十年来, 街道名称未因马来化或回教化而被更改过?

抗日巾帼英雄

Sybil Kathigasu 或西碧儿.卡迪卡素原来是一位在三年零八个月日治期间在霹雳州近打谷,奋不顾身去扶危抗暴,深受各族普罗大众敬爱与怀念的普世人道主义者和威武不能屈的抗日巾帼英雄。

卡迪卡素夫人(1900-1949) 是信仰罗马天主教的欧亚混血儿,不过, 她也讲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马来话。因此, 她与怡保的各民族普罗大众, 特别是华人,生活得相当和睦。据我的祖母和父亲在我的童年时代告诉我,卡迪卡素为人也相当随和,不会因为她受英文教育或贵为一位医生的太太或亲英的上流社会精英,而轻视受中文、马来文或淡米尔文教育或没有受过教育的各族普罗大众。

卡迪卡素夫人的丈夫 AC.卡迪卡素医生在战前,就在怡保市新街场波士打律门牌141号开设医务所。而卡迪卡素夫人则从旁协助接生, 配药和分担一些护士的工作。他们的医务所其实也离我在吉利街门牌24号的咖啡店祖家不远。所以, 我的祖父母和父亲是在战前就在街市认识卡迪卡素一家人。

随着日帝蝗军从1941年12月8日开始,势如破竹地击溃英军在北马的海空陆防线,怡保也人心惶惶。我的祖父母和父亲一家人也据说象数以千计的市民一样,逃亡离开市中心,最后在甲板落户。日帝蝗军於1941年12月26日占领了怡保。

据说,祖母和父亲在甲板落户期间,双双体弱多病。祖父的经济状况也很不好,唯有向当时也落户在甲板大街门牌74号的卡迪卡素夫人求助,获得她施医赠药多次。我很小的时侯, 祖母和父亲就不时告诉我这些故事, 希望我会永远记得卡迪卡素夫人的大恩大德。

救济抗日活动遭日军迫害

我长大一点之后也逐渐了解,卡迪卡素夫人不只救活过我的祖母和父亲。她也救活过不少其他人,其中很多是华人,包括在甲板一带进行抗日地下活动或游击战的马来亚共产党人。

最后,她不幸被捕,在怡保警察局和日军宪兵部内遭严刑拷打。而且,她的丈夫和女儿也被折磨,企图迫使卡迪卡素夫人供认出她在甲板接济或救活过的抗日军。不过, 她依靠着对上帝的信仰和反法西斯战争必胜的信念, 坚强地顽抗她的迫害者, 结果被毒打至下半身瘫痪。

日军投降后,卡迪卡素夫人很快被送去英国治疗。不过,她不幸於1949年6月4日不治身亡。

按照她的遗嘱,她的遗体被运回她热爱的故乡怡保安葬。据祖母和父亲说,他们也和数以千计的怡保各族市民一样参加了卡迪卡素夫人的出殡游行和葬礼。现在,卡迪卡素夫人继续在怡保三德中学旁的圣米高天主教堂墓地安息主怀。

卡迪卡素夫人在英国期间以生动活泼,情感丰富,通白和典雅的英文,写下她部分的战时回忆录。该部未完成的战时回忆录以No Dram of Mercy为题在1954年和1983 出版过两次,可惜现已绝版。

燧人氏出版中文版自传《悲悯阙如》

幸亏吉隆坡的燧人氏事业出版社,最近决定将卡迪卡素夫人的战时回忆录翻译成中文版《悲悯阙如》出版,使到这位伟大的普世人道主义者和威武不能屈的马来亚抗日巾帼英雄的事迹与精神再度得以传颂。

在卡迪卡素夫人的战时回忆录第十四章中,她提及在狱中遇见了一位名称赖莱福的马来亚共产党人。赖莱福其实就是杜龙山当时的化名,而杜龙山就是马来亚共产党总书记陈平在其回忆录《我方的历史》中尊称为 “我的良师益友”的人。受杜龙山影响而参加抗日活动与马来亚共产党的人除了陈平外, 还有拉昔.曼丁和应敏钦。

据马来亚共产党的英烈榜记录,於1922年在霹雳州实兆远出生的杜龙山,先后在实兆远中正学校和南华中学就读。1937年中国 7.7抗日战争爆发后,即投入抗日活动,最后接受了马克思主义。他在1939年参加马来亚共产党,后来在森美兰州和霹雳州领导马来亚人民抗日军。

卡迪卡素夫人在狱中遇见了杜龙山不久后,日帝蝗军即将年仅21岁杜龙山斩首处决,时为1943年。

卡迪卡素夫人不是共产党人,也不亲共。事实上,她是当时亲英亲美的社会上层精英。不过,从她的战时回忆录中可感觉到,她对马来亚共产党人的抗日勇气与精神 非常钦佩。同时她也奋不顾身去秘密救济人民抗日军,最后牺牲小我,完成大我。

欣闻《悲悯阙如》中文版即将於8月11日晚上七点半在吉隆坡雪华堂,随即於8月28日下午三点在怡保育才校友会举行推展礼。谨此再向卡迪卡素夫人在天之灵敬礼。

卡迪卡素夫人永垂不朽!

点击阅读作者
的其他作品
阅读更多相关内容 :
ADS
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