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专栏

政府的手别伸太长:<br>谈统一征收音乐版权费

丘钦瀚

更新: 2017/6/23 8:17 早上

【读者特约】

政府早前为了统一单一化版权收费,于去年2016年11月开始集成合并国内四大受承认的版权征收管理机构,即大马音乐创作人版权保护协会(MACP)、 大马唱片播放版权有限公司(PPM)、大马唱片艺人协会(RPM)和大马音乐演绎者权益有限公司(PRISM),成立单一征收机构,即大马音乐版权有限公司(Music Rights Malaysia Berhad,简称MRM),以代表以上4个机构向商家征收版权费。

在这里向大家解释一下,任何单位在媒体、电视、电影、电台、数位平台等,向公众播放音乐;或者在一些表演场合使用音乐,如在大型商场、餐厅、各种实体店面的销售行业、夜店、KTV、民歌餐厅等以音乐为卖点的生意,或者小至婚宴、歌台等有小型音乐演出的小型场合,大至巨星演唱会大型演出等,版权征收管理机构都有权利向涉及单位征收版稅后支付予版权持有人。

四家版权征收管理机构

而刚才所提及国内首承认的版权征收管理机构有以下这四家:

1) 大马音乐创作人版权保护协会(Music Authors’ Copyright Protection (MACP) Berhad)

大马音乐创作人版权保护协会成立于1989年,代表超过3100位词曲创作人(音乐人)及唱片出版商向在大马公开演出及广播者征收词曲版权费。透过互惠协议,MACP亦对其会员的海外作品征收版权费。

2) 大马唱片播放版权有限公司(Public Performance Malaysia Sdn Bhd,PPM)

大马唱片播放版权有限公司成立于1988年,代表RIM会员向使用音乐、音乐影像影片及卡拉OK伴唱录影以作公开演出、广播以及商业用途者发出播放执照并代收版权费。

3) 音乐演艺者权益单位 (PRISM SDN BHD)和马音乐演艺者权益有限公司 (PRISM BHD)
原先为艺人征收唱片以及歌曲版稅的PRISM于2002 年成立,在2012年解散。

在PRISM Sdn Bhd 在2012年解散后,部分会员另外筹组的鸠收版权公司就是现在的PRISM Bhd。PRISM Bhd和大马唱片艺人协会(RPM)同时征收“表演相关权”版税,导致“双重征税”的局面出现。演艺圈多为希望PRISM Bhd 和RPM尽快合并以避免混乱。

4) 大马唱片艺人协会(Recording Performers Malaysia Berhad,RPM)
RPM于2011年10月18日,在PRISM宣布解散后正式注册。RPM是依据1965年公司法下所注册成立的公司,主要代表歌手及唱片音乐人征收录音广播领域及录音公开播放的版权费,以及保障与争取同行应有的权益。

政府单位直接委任主席?

由于PRISM和RPM这两个单位存在混淆,政府最后决定插手管制版权费征收,而给予的官方理由是避免造成商家继续混淆,并且成立新的版权征收管理单位,即大马音乐版权有限公司(Music Rights Malaysia ,MRM )。

MRM的成立宏观来讲,对于很多经营小娱乐行业,如音乐餐厅、家庭式卡拉OK等行业的业者有很大的帮助,这些商家业者不必再担心是否白白给了不必要的费用,或给到错误单位。业者可以无后顾之忧经营生意,并且赚取利益后,正确地缴交版稅给版权征收公司。

可惜的是,大马知识产权局(MyIPO)迟至今仍未发执照予MRM,以致原定今年1月1日正式运作的MRM,半年以来一直未能合法地向商家业者征收版权费。在这里不得不提的是MyIPO隸属政府贸消部,而迟迟未发征收执照予MRM。

根据知情者透露,MyIPO临时拒绝MRM所呈交的70%章程,以致与MRM的4家机构无法达成协议,当中MyIPO原先只委派一位非执行董事在MRM,如今反口变成由MyIPO直接委任主席,并且MRM所有架构均可由可MyIPO所委派的人员全权决定,造成双方已僵持近1年,而首当其冲,深受其害地则是一般无辜的音乐人创作人。

业者音乐人都被蒙在鼓里

统一单一化版稅收费当然不是坏事,坏是坏在MRM迟迟未能运作,国内四家受承认的版权征收管理机构的执照却被吊销了,从2017年1月至今,MACP无法履行职务向商家业者征收版稅,致使国内各界音乐人创作人有关人士,至今分文未得,一分钱也没有收到。

更甚者,目前受影响的业者、音乐人等各方面均蒙在鼓里,MRM到底接下何时可以投入运作,交接程序和交接期间内的版稅需不需要更长的一段时间去处理等,均不得而知。

而音乐人最关心的一层莫过于MRM是不是“免费”提供服务还是想从中再剥一层皮?要剥多少?音乐艺术乃知识产权的一部分,属于个人资财,不应该由政府去决议分配及剥夺,这是最为关键的一点。

然而在一切均未明朗化的当儿,据悉MACP、PPM、RPM和PRISM去年尾已经把各自机构内的员工和财务调至MRM,而MRM内部已有官员正式上班领钜额薪水,耐人寻味的是薪水是从哪里来?

攸关海内外创作人的公播权利金,包括你最认识的周杰伦、五月天等创作人,当然也包括国际级创作人,MACP这几年的业绩就是千万马币,恐怕其他单位也差不了多少,当中所涉及的金额是一笔过亿的稅收。

MACP的创作人成员一致认为,政府应先更新MACP执照,让MACP可以先替会员征收2017年的版权费作为过渡。若此事拖至6月尾仍未得到政府的决议,MACP全体会员也一致同意发起停止音乐授权行动。届时大马全体音乐创作人同时停止音乐授权,电视台、电台都不能再播放大马音乐人的作品,如果海外唱片协会加盟这项抗议活动,等于全马听众没有歌听。

公众应尊重创作人的版权

音乐人、创作人若真走到停止授权这一步,实属被剥削的无退路,试想,他们甘冒明年2018至少一半的收入突然蒸发,更严重的可能是零收入,多年的努力因为政府一个举动导致付诸流水。创作人在自己适当的空间和时间内创作,早已是饱经风霜,如今还需确保自己可以实际地经营事业,而非任政府鱼肉。

如今网络盛行,可以随意下载,观看自己喜欢的音乐/MV。对于听众来说,电台也一直是免费听歌的平台。而在做网络翻唱cover视频,有多少人意识到这不是应该只是源自于那首歌的欣赏和尊重,而是在赤赤裸裸地侵犯他人的知识版权;而当大家都在当评审评论哪个大型歌唱真人秀时,有谁意识到节目里唱的每一首歌是没有付于原创人版税的呢?

社会公众需多一分关注和谅解,及多一分支持音乐人、创作人,这世界有一群人因为政府的举动而无法糊口,他们默默耕耘多年,在面对各种巨轮转变的冲击下挣扎着。如今面对政府一举不成熟的举动,罔顾和牺牲各创作人的基本权益,他们需要社会上更多人的关注和关心,了解他们现下所面对的困境以及不公的逼迫,以还他们公义。


丘钦瀚是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理事

Share this story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