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观点

大马经济不良十大迹象

发表于  |  更新于

【读者特约】

2009年,我们都为国家落实经济转型计划(ETP)以及政府转型计划(GTP)感到鼓舞,期许国家从此摆回正轨,迈向高收入先进国的道路。GTP和ETP可说是以兼容为原则基础,倡导包容和可持续发展,除了提高私营领域的投资,也務求让人民过更有素质的生活。

然而,在这两项计划实行七年后的今天,人民只有抱怨,丝毫不感觉到国家经济如何成功,即便政府曾信誓坦坦地说要聆听人民心声和脉搏。

尽管国家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会议(MPC)在7月13日,决定将隔夜政策利率(OPR)调低至3%以确保5月的通膨率降低至3.9%,但这对实际情况没有任何意义。

开支不受控、通膨与消费税

绝大部分马来西亚人都还是受薪打工人员,根本无法承受不断上涨而且跃幅不受控制的生活开支。

人民的经济不像国家经济如此“繁荣”,可负担开支已逐渐单薄。这与第二个原因相关,因为国家经济不健康,通膨率在约3个月前就曾一度飙升到5.1%。

更令人担心的是,评级机构(RAM Rating Services)预测今年的通膨率将从原本的3.0%升至3.8%。这是根据石油价格比起第一季度的评估更稳固而估计。

这意味着国内生产总值(GDP)将和通货膨胀一起浮动上升,同时未来也将反映在价钱更高昂的物价和服务上。

消费税(GST)的落实,是显示马来西亚当下经济状况的第三项指标,因为这凸显国家虽然已独立60年,却还是高度依赖油价为主要收入。

消费税是因为国家收入碍于全球石油价格降低而减少,才推出的“救国策略”。这代表要是全球原油价格持续下降,更多的物品将需要缴税。

收入低、涨幅少、马币软

导致国家当下经济欠佳的第四个缘由是,人民的收入水平仍然很低。

隶属首相署经济计划单位的大马统计局发出的《2016年工资和薪酬报告》显示,马来西亚员工去年的工资中位数相较于前年上升了6.2%;若不包括外籍劳工,本地劳工的工资中位数比起去年才升了3%。

这表示外籍劳工的薪资涨幅比本地劳工高,而若是扣除通膨率,仔细计算,本地劳工的薪资涨幅根本没有超过1%,也就是月薪涨幅只有约17令吉。

马来西亚经济的第五个不理想状态是,马币令吉兑美元比起邻国的新币、泰銖、菲律宾卢比、韩元等,表现是2007年以来最差。

自2008年以来,马币已经贬值近27.7%,新币市值则平均上涨6.8%。

一马公司丑闻余震不断

更糟糕的是,在《华尔街日报》揭发关于一马公司(1MDB)涉及将巨额款项汇入“大马一号官”(MO1)私人户口丑闻之后,马币便再次狂跌。

第六项指标是来自大马公务员职工总会(Cuepacs)的抱怨,国内公务员一共背负8.8亿令吉债务,恐将面临破产。

由于生活开支上涨,许多公务员借款应付日常所需及节庆开支,这些借款包括无节制使用信用卡、合作债务、银行私人贷款、向大耳窿借款等,最终面临破产。

第七,本地企业正目睹曾是大马引以为傲的普腾控股有限公司被卖给一家中国企业,未来他们还将见证这个前共产主义国家如何经营与管理,特别是以更廉价的价格引进供应商和员工。

逻辑上来说,如果在中国当地制造部件或雇佣自己的国民,价格都更加便宜,那么试问中国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又如何会选择本地供应商或雇佣本地劳工呢?

普腾员工及银行合并恶果

普腾的最新发展,必将刺痛供应商以及普腾的原本职员,迫使他们结束生意或另寻工作,因为当前局势已经可以预示,他们将很容易被更具竞争力的大量外国劳工取代。

另外,如果没有宏观地处理本地银行合拼,必定令员工面对苦果,导致他们在“自愿离职计划”(VSS)下被迫离职。问题是,他们在“自愿离职”以后能做什么?

第八个元素,可直接从国家高等教育贷学金(PTPTN)的收回情况得知。昔日从本地高等教育机构毕业的学生,在毕业后仍无法偿还贷学金,因为他们无法找到固定工作,或与文凭等值的薪资。

虽然并非全部如此,但预计大部分的PTPTN借贷者其实是想偿还贷款,只是他们无力偿还。没有固定职业以及相匹配的薪资,阻碍了他们成为能有借有还的贷款者。

除了生活开支紧凑,还有其他所需如结婚及奉养父母的义务,每每令他们刚离开学校,就处于要购买必需品,还是偿还贷款的两难窘境。

优步、GrabCar及德士问题

显示大马经济不良的第九个因素,是民主行动党近来的研究显示,优步和GarbCar的司机所得,相比起去年已下跌51%。

这还不包括本地的士司机遇到的问题,例如他们必须在现有的德士系统下承担高昂的租借费。这是全国约8万的士司机共同面对的问题。

第十个原因是,马来西亚为了振兴本地经济,太依赖来自中国的外汇投资,且为了国家经济而必须与外国势力协商退让。

有鉴于此,我国目前身处的十字路口,在第14届全国大选来到之前,人民可以自行评估和比较国家的经济和自己的口袋有多少钱。

如果我们还要投选执政党,消费税必将实施到更多物品上。但如果我们敢于求变,愿意等到在野党实现废除消费税及朋党制度等的公开承诺,那么他们必能证明自己比现有的政府更好。

 


安兰阿末诺(Amran Ahmad)是《马来西亚前锋报》(Utusan Malaysia)前经济记者,在2009年马来西亚半岛新闻从业员职工会(NUJ)的抗争中遭解雇。现为民主行动党的终生成员,也是已故行动党副主席阿末诺(Arwah Ahmad Nor)的长子。

本文是由邓婉晴翻译。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