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反思油棕种植的代价

黄孟祚

【此岸彼邦】

由于全球市场需求不断上升,油棕最大生产国印尼与马来西亚在60、70年代以来,大力推展油棕种植。尤其印尼佔土地优势,其种植面积已于近年超越执牛耳近半世纪的马来西亚。两国相加油棕总面积已逾2000万公顷。

油棕原产非洲热带地区,南美的热带国家和其他东南亚国家也在世纪交替之际或之前投入生产。油棕与其他植物油相比,其生产效率被视为是最好的。也许正因如此,油棕种植可以违反土地开发原则,尤有甚者任何相关开发的环境考量与关怀的声音,皆被视为西方植物油行业对油棕业的嫉妒与反宣传。

Share this story

评论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